安徽桐城农商行原董事长苏绍云回国投案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黄蕾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10月8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经安徽省、合肥市纪检监察机关不懈努力,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苏绍云主动回国投案,并表示愿意积极退赃。

苏绍云,男,1963年8月出生,安徽省桐城市农村商业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2016年3月外逃,2017年1月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经查,苏绍云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企业在办理贷款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涉嫌犯罪。监察体制改革后,该案追逃工作转由合肥市纪检监察机关负责。

中央追逃办负责人表示,苏绍云是党的十八大后外逃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该案是一起典型的金融领域职务犯罪案件。苏绍云回国投案,是纪检监察机关贯彻落实中央纪委三次全会精神、加强金融领域追逃追赃工作的重要成果。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深化金融领域追逃防逃追赃工作,有力削减存量、有效遏制增量,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

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该行官网显示,桐城农商银行前身为桐城农村信用社,始创于1953年8月;2003年9月,在全省率先统一法人,建立桐城市信用合作联社;2008年12月22日,安庆市首家农村合作银行——桐城农村合作银行挂牌开业;2012年7月17日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该行存贷款规模在桐城市的市场份额为34.58%和40.48%,在当地金融体系中具有重要位置。

新任董事长上任三年 回归“支农支小”

桐城农商行官网消息显示,2016年3月7日,该行发布公告表示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苏绍云已于2016年1月22日辞去本行董事长职务,经该行2016年1月22日董事会决议由副董事长汪建国代为行使董事长职务,且履行了相关法律手续。

该行官网消息显示,2016年7月16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刘决琦被任命为新任董事长;启信宝数据显示,2016年8月2日,该行法人由苏绍云变更为刘决琦。

刘决琦,男,1968年11月出生,中共党员,硕士研究生学历,高级经济师。现任安徽省联社党委委员、安徽桐城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曾任人行安庆分行外管办科员,人行国家外汇管理局安庆分局办公室副主任,人行安庆市中心支行办公室副主任(主持工作)、银行管理科科长,安庆银监分局银行管理科科长、监管三科科长,省联社安庆办事处副主任(主持工作)、业务管理处副处长(主持工作)、业务管理处处长,省联社调研统计部总经理、发展规划与调研统计部总经理。

在接受任命时,刘决琦表示在接过桐城农商行新一轮改革发展的接力棒后,他着力完善法人治理、提升服务水平、夯实管理基础。

据了解,针对业务增速放缓和信贷风险暴露等问题,2016年上半年,桐城农商行开始战略转型,加大对“三农”、个体工商户、城乡居民的投入力度,重新确立“支农支小”的市场定位,将信贷投放重点由中小企业转向零售和小微金融,调整优化客户结构,推动业务转型发展。

截至2018年末,桐城农商行小微及零售类贷款余额为56.54亿元,较2016年初增加49.06亿元,小微及零售类贷款占比由2016年初的9.47%提升至41.03%,全行户均贷款余额由2016年初的205.55万元降至29.47万元。

二季度净利降幅近50%

桐城农商行8月8日披露的2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该行实现净利润0.63亿元,同比降幅达49.75%。上半年该行实现营收2.8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0.78%,营业支出则较去年同期大幅上涨50%,具体分析可发现,其中资产减值损失较去年同期上涨130.49%至1.15亿元。

虽然二季度该行并未披露资产质量情况,但是今年1月,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安徽桐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稳定,将2015年2.7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评级报告认为,桐城农商行面临包括不良大幅攀升、拨备覆盖率严重低于监管要求、盈利及资本相关指标大幅下滑、公司治理机制和风险管理体系有待完善、品牌和核心竞争力有待增强、异地经营以及设立村镇银行的管理和人才问题等诸多方面挑战。

截至2018年末,该行总资产215.2亿元,较2017年底“缩表”1.97%,今年二季度末该行总资产为224.1亿元,较年初有所增加,但是较上季度末减少4.52%;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率由3.49%升至12.25%,拨备覆盖率由145.26%降至25.20%;2018年全年实现净利润0.7亿元,较2017年下滑71.66%,原因还是在于为应对资产质量大幅下滑,该行2018年共计提贷款损失准备3.05亿元,较上年大幅增加2.05亿元,占拨备前利润的76.57%,较上年大幅上升45.46个百分点。

评级报告指出,信贷资产方面,近年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当地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受到较大冲击,桐城农商行部分贷款客户无法按时偿还银行本息,形成不良贷款;同时受安庆及桐城等地非法集资、担保圈和担保链风险持续暴露影响,当地信用环境受到严重破坏;此外桐城农商行及其发起设立的部分村镇银行在贷后管理及风险控制方面存在松懈,上述因素使得该行资产质量明显下滑。2018年以来,当地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非法集资、担保圈和担保链余波持续发酵,且受前期信用环境恶化影响,贷款客户和担保主体还款意愿下降,逃废债趋势有所上升,该行信贷风险管控面临较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