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红楼梦》,真的永难复制了吗?

文 | 青草 砍柴书院专栏作者

编辑 | 淡淡翠

87版《红楼梦》,真的永难复制了吗?

前段时间,87版电视剧《红楼梦》经典曲目在北京奥林匹克音乐季上再次唱响,让人瞬间泪目。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歌声流转,凄美哀婉,仿佛又把人拉回到,那个繁华苍凉的红楼绮梦中。

1987年,电视剧《红楼梦》横空出世,成为了人们心中难以超越的经典。

时光荏苒,32年过去了,那些熟悉旋律还是如此撼动人心。

有网友说:

“87版绝对是经典,无论内容,还是歌曲,或是妆容,任何一样拿出来都是一顶一的精彩!这一版红楼,永难复制!

人美、景美、音乐美、服装美、画面美,即使是现在,87版《红楼梦》仍能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除了那些在心里留下深深印记的东西。

32年前,电视剧《红楼梦》一经播出,便红遍大江南北。

王扶林没想到,自己“不知深浅”地做了《红楼梦》的导演,居然真的把它拍成了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

而此前或之后的多达十种版本的《红楼梦》都没能超越87版,2010年的《新红楼梦》,夸张的造型和阴郁的色调更让网友一度认为是看了部鬼片。

《红楼梦》是中国人心尖上的宝贝。

拍出来容易,被认可难,观众的眼光挑剔着呢。

敢把他们心中的“宝哥哥”、“林妹妹”改个样儿试试?

《新红楼梦》的“铜钱头”造型师,就差点没让骂死。

这么难啃的骨头,当年只拍过几集电视剧的王扶林怎么敢动?而且还愣没让十几亿观众挑出刺来?

其实,王扶林当《红楼梦》导演,是赶鸭子上架。

拍《红楼梦》的建议,是王扶林自己向央视提出的。

他随口一提,没想到领导立马同意了,这下有点难办了,接吧,心里没底。

找外援,找了几拨都没人敢拍,只好硬着头皮自己来。

好在央视给了他最大的支持,他又有个“王大胆”的名号,于是就放开手脚大胆地干起来。

刚开始很多人不相信他能拍好这部名著,他的“大胆”行为,更是让人预言他得“演砸”。

他大胆在哪呢?

他从全国各地海选演员,不用任何一个当红明星,全部启用新人,这个决定让人大跌眼镜。

不靠明星拉升流量,也不靠演技保证质量,这部剧该怎么往下演?

王扶林自有他的道理。

“我的戏里可以有工人、农民、话务员,但我不会用明星,因为明星已经给观众一种先入为主的感觉了,相反倒是新面孔可以让观众认定他们就是剧中人。

不会演戏,不懂《红楼梦》,没关系,可以学。

他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暂停手里一切工作,找了个招待所,抱着几大本《红楼梦》原著,“死嗑”了一年。

钻研原著,不仅仅是王扶林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对主创人员,乃至演员的基本要求。

剧组里服装、道具、摄影、化妆、作曲等人员,《红楼梦》精读七遍以上的比比皆是。

有人开玩笑说,大家那段时间戏里戏外,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红楼梦》,拍完《红楼梦》,差不多都是半个“红学家”了。

不仅要读懂原著,还要吃透,王扶林为此专门审请经费,为主创人员和演员办了个《红楼梦》学习班。

还请来周汝昌、曹禺、沈从文、吴祖光等红学大家做顾问,为学习班授课。

单看这些授课老师的名单,你就知道他有多用心了。

选演员,王扶林只有一个条件:符合原著形象。

剧组派三个小组,奔赴全国各地,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海选”。

听说《红楼梦》选演员,当时的大众都沸腾了。

很多人慕名而来,都认为自己是林黛玉、贾宝玉、王熙凤……前来面试的人络绎不绝,来信更是如雪片一般。

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就是被从来信中发现的。

王扶林第一次见陈晓旭,觉得她很有林黛玉的味道,纤细苗条,有种弱柳扶风的美,但他心里的林黛玉,还应该再美一点,便没给陈晓旭明确答复。

不过,临走时王扶林还是给了忐忑的陈晓旭一丝期待,他说:“把来时的火车票存好,说不定以后还有用。”

同样的定心丸,他也给过宝玉的扮演者欧阳奋强。

当年,穿着皱巴巴的背心、短裤、塑料凉鞋就去试镜的欧阳奋强,混在一群风度翩翩,衣冠鲜亮的帅哥里面,是那么的不起眼。

欧阳奋强心想,贾宝玉他是没戏了。

但试镜后,王扶林居然让工作人员给他买了张头等舱的机票回去,他一下子心里就有了底。

邓婕扮演的王熙凤,可以说是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中最出彩的角色之一,她把王熙凤的八面玲珑、狠毒泼辣演绎得淋漓尽致,至今无人能超越。

而当初,她可是差点失去王熙凤这个角色。

选角导演觉得“她样子有些泼辣,但个头太矮,又不是很漂亮,演丫头气质大了,演夫人、小姐个子不够”。

然而,等其他女孩子试完戏,邓婕走到摄像机前一表演,真是人不可貌相,太上镜了!

时隔30多年后,王扶林回忆说,邓婕上镜之后当真是惊艳。

有一个漂亮的女演员叫胡泽红,非常想演林黛玉。

为了争取到这个角色,本来性格活泼开朗的她整天装的很忧郁,给人文文弱弱的感觉,一度被认为很有黛玉的潜质。

结果有一天,她碰到一个“怪老头”。

交谈中,在“怪老头”循循善诱下,她打开了话匣子。

热火朝天聊完后,她才知道这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王扶林。

就这样,胡泽红失去了黛玉角色的竞逐资格,后来演了惜春。

王扶林的选角标准就这么严苛,演员不仅形象要符合原著,平日的性格、个人气质都得要向角色靠近。

用王扶林的话说:

“你要把《红楼梦》的角色吃透,照照镜子:我是不是他?千万别觉得林黛玉重要,我就要演林黛玉。一定要跟角色谈一次恋爱,看看他是不是你想的那个对象。”

经过几年的打磨角色,《红楼梦》的演员们早就“活”成了书里的人物。

“慢工出细活”,王扶林用了五年时间,慢慢地熬出87版《红楼梦》这部经典之作。

这部剧为什么那么深入人心?

第一个秘诀是:“情感真实”。

演员要“真实”的如同从书里活过来一样,拍戏过程中也要真正入戏。

凡有哭戏,剧组拍戏从不用眼药水,都靠演员的真情实感。

尤二姐的一场哭场,拍好几次过不了,就被副导演“催泪”,上去劈头盖脸一通骂,骂得尤二姐“梨花带雨”,顺利完成拍摄。

小演员也是如此要求。

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戏时,最让王扶林满意的一场戏,是刘姥姥的一个无意识动作。

刘姥姥领着板儿在王熙凤屋里,板儿看到什么都想吃,被刘姥姥强拽着走,可板儿不走,被刘姥姥打哭。

当时导演要求饰演板儿的小演员必须真哭,要哭出板儿那种真情实感和委屈撒泼。

可小演员才5岁,怎么也哭不出来,刘姥姥有点急了,就狠狠拽着板儿后脑勺那根长命小辫子,疼得他立马哇哇大哭,特别真实,一下子就过了。

宝黛的“意绵绵静日玉生香”这场戏,宝玉、黛玉同床共枕,讲笑话,打打闹闹,如果演不好,很容易走样,会被误认为是两个人在调情。

王扶林让欧阳奋强和陈晓旭在开拍前就经常在一起培养“耳鬓厮磨”的感觉,所以在这场戏中,基本是本色出演,把小儿女间两小无猜、纯洁无邪的感情演绎的淋漓尽致。

第二个秘诀是:“场景真实”。

一部剧是否用心,从它的场景、道具中便能体现出来。

红学界元老,中国民俗专家邓云乡,自始至终跟随《红楼梦》剧组,确保剧中的道具、场景、服饰、礼仪等都符合规范。

荣宁街,荣国府,大观园等场景,是按书中的描写建造的。

“秦可卿出殡”是《红楼梦》中的重头戏。

一切布置全部按那个年代王公贵族出殡的真实场景安排。

仅仅现场摆的各类纸扎,就是专程请一位82岁的洪老师傅领他的同事们用了一年时间扎成的。而这位扎纸的师傅,也不是泛泛之辈,他曾经为吴佩孚的葬礼做过纸扎。

服装师史延芹耗时三年,为《红楼梦》人物精心设计了2700多套精美绝伦的服装。

衣服的材质、刺绣、编织,包括色彩的搭配,都力求符合原著描写。为找到一条满意的狐皮,她从浙江找到上海。

剧中上千条字幕,都是纯手写。

包括剧中的书法道具,都是专业书法家写的,有的则是演员亲笔书写。

因为匾额上一个错字,工作人员通宵达旦重新镌刻。

没有搭影棚,没有电脑特效,剧组从东北到江南,全国各地实拍,足迹遍布北京、江苏、扬州、黑龙江……

这也许跟现在动辄上亿的大制作比,不算什么,但它有个前题:

这部让演员用几年时间浸润角色,并且制作精良的36集电视剧,前后只花了850万元。

850万元放在现在,可能连一个当红明星都请不起,而在当年,这是《红楼梦》剧组的所有费用总和。

虽然经费不多,但我们看到的87版《红楼梦》,无论服饰、妆容、建筑还是美食,都充满了贵族气息,丝毫没有一点敷衍和拼凑。

当年靠着一边拉赞助,一边拍摄,红楼梦剧组硬是用有限的经费拍出火了30多年的经典之作。

第三个秘诀是:“人物形象真实”。

87版《红楼梦》那些经典的人物形象至今仍让人印象深刻,真实的像是书中人物的原版再现。

不同于现在古装剧千篇一律的韩式妆容,30多年前87版《红楼梦》,上百个演员,只一眼便能分辨出谁是谁。

这要归功于中国古代影视化妆界的泰斗,被誉为“天下第一梳”的杨树云。

没有美颜、没有滤镜、没有五花八门的化妆品,他让黛玉、王熙凤等红楼梦众多人物美了30多年。

没有锥子脸,欧式眼,却美得过目难忘,和书中人物对照,他们神形兼备。

拍摄时,他给《红楼梦》中每个人物都做了小卡片,记下了所有他们外貌和内在的描写。

他结合资料和人物背景,创作了林黛玉带着病态和愁容的“罥烟眉”,画完妆后,陈晓旭看到镜中楚楚可怜的样子,忍不住落下泪来,一下子找到了林妹妹的感觉。

给邓捷试装时,两道弧度夸张的柳叶弯眉,立即把凤姐那种精明算计、不怒自威的神情显露了出来。

凤姐在剧中服装多达74套,他根据剧情发展,为凤姐设计了大妆、盛妆、宴妆、艳妆、正妆、家居妆、残妆、病妆、囚妆和死妆等几十种,无一出戏。

在化妆时,他执着于每一个细节,黛玉进贾府时有手的特写,他为这双手化了两个小时妆,最后呈现在镜头前一只柔若无骨、肤如凝脂的纤纤玉手。

只是看手,还未见人,就能让人想象到林黛玉的绝世姿容。

塑造刘姥姥的形象时,他连牙齿都不放过,给刘姥姥做了黄牙,甚至还有黄牙里面的牙垢,这样的刘姥姥一下子和贾母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有人问:“为什么今天的古装剧,不像以前那么古典有味道?”

杨树云回答:

“我看了多少古代绘画,临摹了多少作品,翻阅了史料与资料,吸收了多少姊妹艺术的造型精髓。

现在的人,对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欠缺热爱,不会也不愿意下那么大的功夫。”

欧阳奋强说:“87版《红楼梦》中有两个灵魂,一是王扶林导演,二是音乐。”

87版《红楼梦》在各个电视台重播千余次,剧中一系列插曲也唱尽了红楼梦中人可悲可叹的人生际遇。

这些插曲的创作,被作曲家王立平形容为已经走向绝路时,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过程。

当年为了写出更能接近原著,更符合情节的歌曲,他几乎付出了所有的努力,用尽了毕生的才华和心血。

整整四年时间呕心沥血的创作,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字都是从原著抠出来的,写的最苦的一首《葬花吟》,耗时一年零九个月才完成。

创作时,他把身心都融进了《红楼梦》,常常写到气断神伤。写主题曲《枉凝眉》,宝黛凄美的爱情一直揪着他的心,他几乎是哭着写完。探春远嫁时的配乐《分骨肉》,一声“奴去也,莫牵念”,瞬间让人泪目。

创作《分骨肉》时,王立平写尽了探春远嫁,和亲人分别时难舍难分、肝肠寸断的心情。

写完后,他趴在钢琴上泪流不已。

付出总有回报,那空灵、凄惋、如泣如诉的音乐,仿佛就是从原著中流淌出来的。

如今那些乐曲,早已和87版《红楼梦》一起,历经岁月的洗礼和沉淀,成为不可逾越的高峰和经典。

87版《红楼梦》是一代人心中的经典之作。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红楼梦》,如同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要想把这部恢宏巨著拍成电视实属不易,要成为人人喜欢的模样,更是奇迹。

为什么在那个彩色电视机还未普及的年代,这部画质都不清楚的片子,会经久不衰?

用心的作品最能打动人,87版《红楼梦》之所以能成为经典,是因为把所有细节都做到了极致,用极端严谨的态度雕刻打磨来出完美的作品。

而如今,影视剧拍摄的速度越来越快,门槛越来越低,再也没有几个人能像老一辈艺术家一般,沉下心来,倾尽全力,打磨精品。

其实,时间最公平。

一部伟大的作品,永远经得起漫长时光的锤炼,常被想起,不会忘记。

历久弥新的,从来都是“用心”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