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编剧邹忆青走了,我们永远怀念她

邹忆青中年丧夫,老年丧女,冷冷清清地走完了后半生,听说她生前唯一惦念的,就是她的小外孙了。

今天早晨8点32分,《西游记》的编剧邹忆青,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生前她一直被病痛折磨,希望她一路走好,我们永远怀念这位好编剧。

国庆节的前两天,宋小川告诉我,邹老师病情恶化,住在昌平的医院。我去探望的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呼吸急促。但跟她握手的时候,我知道她是有意识的。我说:“你快点儿好起来吧!你的《西游记》剧本下个月就出版了,你得健康地看到这一天啊!上次你不是说还要请我吃烤鸭吗?赶紧恢复健康吃烤鸭去……”她流下了眼泪,我心里很难受。

当年《西游记》的三位编剧戴英禄、邹忆青、杨洁在探讨剧本。

演职人员九华山合影,前排右二为邹忆青。

很多人知道邹忆青是《西游记》的编剧之一,但对她的经历并不太熟悉。她是一位才女,1938年出生于湖南益阳,1961年从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国家京剧院工作了一辈子,是著名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在三十多年的创作中,她编写了近三十部剧本,包括京剧、昆曲、地方戏曲、歌剧、广播剧等,代表作包括《蝶恋花》《李清照》《乐昌公主》等。她还出版过一本文集《湘女湘思》,一本长篇小说《杜鹃声里》。

邹忆青来参加杨洁的追思会。

邹忆青的一生,是悲苦的一生。早在八十年代,他的爱人樊栋卿就去世了。樊栋卿是一位优秀的杂志编辑,罹患肝病,积劳成疾,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惦记工作的事情。当时《西游记》马上就要播出了,樊栋卿很为妻子是《西游记》的编剧而自豪,他们都期待着这一天。但最终还是未能等到《西游记》播出,樊栋卿就离开了人世。2009年,他们的女儿因病去世。邹忆青中年丧夫,老年丧女,冷冷清清地走完了后半生。听说她生前唯一惦念的,就是她的小外孙了。现在,她和她的丈夫、女儿,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了。

邹忆青解读《西游记》的编剧艺术。

我和邹老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联系,杨导演追思会的时候,她来参加了。后来,我帮她联系出版《西游记》剧本的事情,于是来往多了起来。就在半个月前,她打来电话,声音微弱,感觉不太好。再后来,小川就告诉我,已经病危了。人生真是无常啊!

三位编剧共同署名的《西游记》剧本下个月就要出版了,很遗憾,邹忆青没有等到这一天。等出版了,希望她在天堂里能感知到。另外,她将她的遗作——邹忆青自传《湘女多情》交给了我,希望我能够帮助她出版。我一定要替她完成这个愿望,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找到合适的出版机构为她出版。

目前正在国家图书馆举行的“国图建馆110周年艺术名家手稿展”上,展出了邹忆青当年写的《坎途逢三难》和《三调芭蕉扇》这两集的手稿。

怀念我们的好编剧,邹忆青。

这是她挑选出来的、要放在剧本中的个人照片。

本号内容均系原创,转载须注明来源!

王崇秋:一台摄像机“筑成”82版西游记

(微信ID:chongqiu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