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纳二十:左手主旋律,右手好莱坞

作者|杨 雪

编辑|友 子

上映第9天,《中国机长》票房终于破了20亿。

《烈火英雄》拿下暑期档亚军,《中国机长》成为国庆档亚军,两部主旋律大片背后的主要出品方博纳影业,再次聚焦了人们的目光。

1999年,因国企改制,于冬下海经商,白手起家创办了北京博纳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成为了博纳影业的前身。2019年,不仅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博纳成立20年。

深耕电影行业20年,博纳出品了不少票房和口碑双丰收的影片,从于冬早年带着拷贝跑遍全国的《我的兄弟姐妹》,到《投名状》《窃听风云》等港式大片,再到《建军大业》《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这样的主旋律大片,博纳在重头项目上的选择,反映出了国产电影内容风潮的变迁。

与此同时,博纳也没有放弃进口片的市场空间:从《火星救援》《X战警:天启》《异形:契约》到《好莱坞往事》《星际探索》,一系列好莱坞大片背后也出现了博纳的身影。

在此期间,博纳也从一家启动资金不足50万的小公司,成为了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影视巨头,业务如今涵盖了制片、发行、影院、院线、艺人经纪等影视产业链多个环节。

只不过,于冬和他的博纳影业拥抱资本之路始终充满了曲折。今年的7月25日,博纳IPO的审核状态再次变成了“中止审查”,这距离其从美国退市已经过去了三年。在此期间,影视行业从热钱涌入回落到资本寒冬,已经走过了一轮循环。

三片票房近40亿,

博纳的主旋律大片进化史

10月8日,《中国机长》票房突破20亿,成为了《红海行动》之后博纳第二部突破了20亿的大片。

今年博纳已经两度凭借主旋律大片在热门档期脱颖而出。和《中国机长》一起,《烈火英雄》《决胜时刻》三部影片构成了于冬所说的“中国骄傲三部曲”,分别进入了暑期档、中秋档和国庆档。

于冬2016年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曾介绍,“博纳影片生产时间都是按照发行档期倒推,博纳作为发行起家的公司最懂得档期的重要跟片源的重要”。

由黄晓明、杜江、杨紫等出演的灾难剧情片《烈火英雄》8月率先登陆暑期档,拉开了“中国骄傲三部曲”的序幕。凭借震撼的救灾场景还原和催泪的剧情,上映前热度并不高的《烈火英雄》最终以近17亿的成绩成为暑期档票房亚军,大大超出外界预期。

接下来的《决胜时刻》调整了档期,从中秋档的9月12日推迟到9月20日,影片结尾历史性地使用了4K高清修复的1949年开国大典彩色素材,引发热议。尽管避开了中秋档较为强劲的竞争对手,电影票房表现不是很理想,刚刚过亿。

9月30日,《中国机长》与《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一道,吹响了“史上最强”国庆档的号角。《中国机长》在前期的走势并不突出,预售票房、首日票房和上座率均不占优势。

然而从10月5日起,影片票房反超《我和我的祖国》,斩获单日票房冠军。最近四天,影片一直保持了单日票房领先,总票房预期也大幅提升至29亿。

回顾过去几年可以发现,博纳在每年各个重要档期均有布局,并且越来越多选择了主旋律大片打头阵。从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开始,博纳率先走上了一条“港式商业片元素+主旋律题材”融合的道路,这样的模式在《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身上得到了充分回报。

纵观“中国骄傲三部曲”,也和之前的“山河海三部曲”——《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一样,都带有很明显的博纳特色。

首先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烈火英雄》还原了2010年7月16日大连油管爆炸事件中消防队员战斗的画面;《决胜时刻》以1949年中共中央进京后驻扎香山的一段真实历史为原型进行改编,讲述了国共和谈、指挥渡江战役和开国大典等历史。《中国机长》的原型来自去年川航3U8633航班安全备降的事件。更早的《湄公河行动》和《红海行动》分别改编自中国公安跨国追捕毒贩和也门撤侨事件。

这样的真实事件不仅给影片提供了内容,也帮助了影片的宣传。《中国机长》拍摄期间,电影原型“中国民航英雄机组”现身剧组探班,与演员一对一沟通交流,分享事发当时的细节与心理活动。国庆上映以来,电影与川航事件相关的信息屡屡登上热搜。

其次是类型片优势突出。“山河海三部曲”大获成功,让博纳有信心进一步推动主旋律大片的类型化改造,继续采用了商业片经验丰富的港片导演参与:《烈火英雄》由香港导演陈国辉执导,刘伟强、李锦文监制;《中国机长》则由刘伟强执导,李锦文继续参与监制。两部电影具有题材类型的优势,保证了视听上足够的冲击力,给予了主旋律电影与香港警匪片、灾难片一样的高度可看性。

截至10月9日,“中国骄傲三部曲”票房合计超过38亿,《中国机长》有望看向30亿,成为又一部《红海行动》。

不过整体数字距离于冬预测的60亿还有不小的距离。三部电影中,于冬对《决胜时刻》的票房预测是6到8亿,但电影最终仅以1亿元的票房遗憾“掉队”。

从《中场战事》到《决战中途岛》

博纳的好莱坞大片梦

深耕主旋律在各个档期占领主要地位的同时,博纳也并没有放弃好莱坞大片,这类影片尽管单片票房难以与顶级国产大片匹敌,却始终在内地电影市场占据了半壁江山。

或许是美国上市期间积累了一定的海外资源,博纳从华人导演李安的影片开始,到福斯的片单投资,再到《决战中途岛》成为主要投资方,不断提升在进口片背后的参与度和话语权。

2015年3月,博纳影业投资了李安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电影的主要投资方是索尼哥伦比亚和复星旗下的Studio 8,但博纳拿下了影片在中国的发行权。

虽然《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票房上并不及预期,博纳很快还是找到了另一个重要的投资机会:2015年11月,博纳向与二十世纪福克斯长期合作的娱乐金融公司TSG Entertainment Finance进行2.35亿美元的高额投资。

这些资金用于6部主流商业大片的制作,分别是《火星救援》《X战警:天启》《独立日2:卷土重来》《佩小姐的奇幻城堡》《异形:契约》《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

根据协议,博纳在这6部电影中投资比例均为20%,有权利获得这些电影的同比例全球票房分账。随后双方还补充合作了休·杰克曼主演的《马戏之王》,博纳一共投资了7部二十世纪福克斯的电影。

这些电影当中,《火星救援》全球票房突破了6亿美元,并入围了多项奥斯卡,是公认的大获成功的科幻片。《猩球崛起3》和《马戏之王》全球票房分别为4.9亿美元和4.3亿美元,也都收获了奥斯卡部分奖项的提名。

在好莱坞掘金的中国影视公司不止博纳一家。但有别于其他中国资本,博纳的投资方式一直坚持从项目入手,从单片投资到片单投资全球票房分账,再到主控主投,参与度不断深入。

2017年戛纳电影节,博纳宣布与著名娱乐体育经纪公司CAA共同建立了电影长期专项投资基金,首期规模达1.5亿美元,该基金的首个项目是《决战中途岛》。博纳为这部电影付出了8000万美元的高额投资,拥有除美国以外的全球所有权,包括中国的发行权。

这也是中国资本第一次主控主投好莱坞大片。按照此前的报道,于冬将担任电影的总制片人,希望将《决战中途岛》打造成《珍珠港》《敦刻尔克》一样的战争大片。目前该片定档今年11月8日美国上映,内地暂未定档。

此外,凭借与索尼影业良好的合作关系,博纳影业还获得了投资《好莱坞往事》的机会。按照《综艺》的说法,博纳影业将分得一定比例的全球票房收入,并将负责《好莱坞往事》在大中华区的发行事宜。

《好莱坞往事》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布拉德·皮特主演,是昆汀·塔伦蒂诺首部以真人事件为背景拍摄的电影,堪称“神仙组合”。电影在5月登陆戛纳进行首映,口碑爆棚,IMDB的评分达到9.8分,烂番茄新鲜度91%。随后7月26日在北美上映,三天拿下了4035万美元,全球票房早在9月底也突破了3.2亿美元。

在多次传出定档消息后,影片终于确认将于10月25日在内地上映。于冬和陈永雄担任执行制片人。

尽管在全球收获无数赞誉,导演和两位主演在国内粉丝众多,但《好莱坞往事》在中国市场的票房前景面临着一定的变数。和以往昆汀作品一样,影片定位R级,引进国内势必会遭遇一定程度的删减。

而片中对李小龙的呈现此前已经遭遇了李小龙家属的抗议,势必也会引起一定的争议。数娱梦工厂注意到,《好莱坞往事》豆瓣评分为7.5分,14%的差评中,大部分都与李小龙有关。

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科幻惊悚片《星际探索》,投资方同样有博纳影业的身影。电影于9月20日在美国上映,制作成本高达8000万美元。

但和观众一般认知上的科幻大片不同,影片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后传出了节奏较慢的评价,此前在北美市场更是遇冷,截至10月7日全球票房刚突破1亿美元。

《星际探索》确认将引进国内,但结合海内外口碑来看,影片要复制同类型影片《星际穿越》《火星救援》的辉煌有不小的难度。

除了已经定档的《好莱坞往事》,《星际探索》《决战中途岛》内地档期暂未确定,三部影片最终的票房表现还需要等待市场进一步检验。

不过于冬对好莱坞出品充满信心。在2015年与TSG合作时,他曾表示:“未来,我们将更多参与有中国故事嵌入的国际合拍业务,期待着中国和好莱坞真正的联合制作,这些联合制作包括以普通话为主的中国电影,以及以英语为主的好莱坞电影。”

博纳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尽管电影主业风生水起,博纳与资本打交道的过程却并不顺利。

2010年,于冬带领博纳影业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中国首家在美国上市的民营电影公司。不过上市首日股价即遭破发,首日收盘报6.58美元,较发行价下跌达23%。

此后博纳在美国资本市场水土不服,一直未获得美国投资者的青睐,上市5年仅融资9250万美元。

与此同时,博纳在国内上市的竞争对手们纷纷受益于资本对影视的追捧,在2015年热钱涌入的高峰,华谊市值最高近900亿,光线传媒市值最高达517亿。

因为认为博纳的市值长期被低估,于冬选择了退出美股,希望重返A股。博纳最终在2016年4月完成私有化交易,退市时市值仅有50亿。

为了加快上市进程,博纳影业在2016年12月13日,将注册所在地从北京迁到了新疆乌鲁木齐,走证监会对于新疆企业首发上市“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的绿色通道。随后12月20日,博纳宣布完成总规模为25亿元的A轮融资,由阿里影业、腾讯领投。此轮融资过后,博纳的估值达150亿。

2017年5月,博纳进入上市辅导期,正式冲刺A股上市。同年10月,证监会官网披露了招股说明书。

此后,博纳进入了漫长的排队等待上市岁月。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距离上市还有一步之遥,博纳的IPO审查却在2019年两次突然中止。

今年3月中旬,博纳影业在深交所中小板里的IPO审核状态显示为“中止审查”。证监会对此出具了多达38条的招股书反馈意见,对财报数据细节、股权变动、私有化过程中的融资遗留问题、公司实控权、股东同业竞争等问题进行了质疑。博纳在招股书中进行了补充,才又重启了上市进程。

对博纳上市影响更大的是“瑞华事件”。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因连爆康得新、辅仁药业两颗大雷,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瑞华手中正在排队的29家IPO项目均被暂停,博纳影业作为瑞华中小企业IPO的客户之一,上市之路惨遭中止。

7月25日,根据最新IPO排队情况显示,博纳已经排队到第10号,是目前瑞华所代理的IPO项目中排号最靠前的企业。

然而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博纳影业IPO审核状态再次变成了“中止审查”。博纳再次与正式IPO批准文书擦肩而过,接下来还要重新申请排队。

对于这一事件,博纳给出的回应是:“目前博纳业务基本层面没有任何变化,电影项目和电影院项目仍在有序推进。”

从2010年登陆纳斯达克,到2016年退出美股、筹备A股上市,再到2019年两度被中止审查,博纳近10年的资本运作,一次又一次碰上了阻碍。

不幸中万幸的一点:迟迟未能在A股上市,也让博纳避开了国内影视股灾。根据此前有媒体的统计,2018年20家影视公司共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成立二十年以来,博纳在电影主业上无疑是非常扎实的,但如何能破除其与资本市场并不顺畅的关系,或许是于冬下一个阶段需要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