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 Percent解散:消散的团魂,被重置的偶像团体

文|石榴

对于Nine Percent粉丝们来说,这是值得深深铭记的一天。

10月6日,Nine Percent官微以一张罕见的九人合照宣告了毕业的到来,18个月,548天的捆绑宣告就此结束。

离散终有时,是从NPC成团那一刻起的共识。但彼时真情实感的大厂女孩们大概想不到,成团并不代表着开始,而是结束。

在那张毕业照的背后,迎来的是粉丝们的普天同庆的与奔走相告。粉丝们兴致勃勃地以抽奖、控评、抢占广场等形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

但除了粉丝们的自嗨,NPC的解散,更多人感受到的或许不是偶像梦想的重新启程,而是对于偶像团体何去何从的茫然——万众瞩目的成团,映衬着解散时人走黄花,九个独立的个体让NPC在这一年间名存实亡,造星工程的烂尾似乎并不让人意外。

而这样的结局,也不禁让人疑问,一年前心心念念的偶像元年,就会在这九个独立的个体间,粉丝们的各自为营中,走向最终的命运吗?

消失的团魂

“今天NPC解散了吗?”

这是成团一年间,Nine Percent所面临的最多的疑问。

作为偶像元年间第一个吃螃蟹的偶像团体,Nine Percent对于偶像时代的意义不言而喻。但就如同如今令人啼笑皆非的解散大戏,其对于偶像元年起到的作用似乎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彼时轰轰烈烈的全民Pick,对于偶像元年的期待却并没有让团体真正火起来,火的是另一些个案化的标签和符号,比如顶流蔡徐坤,比如趋之若鹜的资本。

而团体本身,则更像是个体艺人走向更大舞台的旅途中的过路站,是必经的路途,却不是重点。因此,如今偶像团体成员间所呈现出来团魂,往往是处于缺失状态的。

而“团魂”缺失的直接表现便是合体罕见、作品难产、团体无名。其中,NINE PERCENT便一度被粉丝戏谑地称之为三无男团——无合体无团综无专辑。即便是期待了整整一年的团综《限定的记忆》中,成员们亦是各自为阵,相比于团综而言,则更像是九个人Vlog的合集拼凑。这对于心心念念盼望合体的团粉而言,又不异于一次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这,似乎也不仅仅是新偶像时代的偶像团体们所面临的难题。前有每逢周年演唱会便迎来灯牌大战的TFboys,后又将较量与矛盾放在明面的SNH48,偶像团队的“团魂”不断被蚕食,似乎正在成为当红偶像团体的共同命运。

团体与个人的矛盾

从TFBOYS、SNH48,到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再到R1SE、UNINE等新型偶像组合,国内偶像团体运营形式的几经转变,团魂也随之越减越少,这既与经纪模式中的原生团魂缺失有关,也脱不开粉丝经济中的次生团魂的达成过程。

如果说早期TFboys还延续了小虎队、SHE中相亲相爱好兄弟姐妹的组合模式,那么从日韩练习生文化入侵内地始,原本属于台下的竞争被搬至台上,曾经相亲相爱的组合形式也在向着相爱相杀而转变。

SNH48的年度竞选、Produce101的全民pick,成员排位分配决定了资源,人气带动着商业价值。偶像们被明码标价,人气让他们相聚,也让他们成为最熟悉的竞争对手。

而这种情况,更是随着偶像元年的逝去愈演愈烈。作为限定团体,原本分属于不同经纪公司、不同组合的偶像们,不仅存在发展空间上存在着明显的竞争关系,且身为限定团体的他们从成团开始便已注定了解散。

这种形势之下,成员的个人利益也就远远高于了团体本身。尤其是在一个群体中,当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时,艺人作为团体成员出现,就必然要削弱个人特色服务于团体品牌形象的情况下,吴宣仪和孟美岐作为已经成熟的艺人再次出道,尚且存在撞型,那些因个人魅力圈粉而获得出道位、进入团体偶像们,其粉丝更是难以拧成一股绳。

因此,从战略和时间上来看,对于偶像个人来说,即便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保持合作也是困难的。彼时,鞠婧祎、李艺彤两人的明争暗斗不亚于一部宫斗大戏,如今,火箭少女101粉丝间的唾骂更是热搜常客。

而当团魂的缺失时,又会反过来导致这些团体更难以团队形式发展。彼此矛盾的偶像团体命运与成员们的个人发展空间,似乎让偶像团体的命运走向了死胡同。

偶像团体何去何从?

“聚是一团糊,散是满天星”的饭圈名言从来不是一句调侃,抛开个体成员星光灿烂,“团糊”某种程度上依然是国内偶像团体的真实写照。

看起来暂时找到方向的蔡徐坤、杨超越们,他们个人乃至其他成员“单打独斗”收割的成果,有多少能反哺到团体的未来发展上?

以杨超越为例。作为火箭少女101中个人资源最好的成员之一,在成团一年间,她接连不断的综艺资源和无缝进组的演员生涯,让这位《创造101》期间备受争议的“村花”一跃成为娱乐圈冉冉升起的新星。

但她的人气却并没有反哺于团体本身。除却去年一首《卡路里》广为人知之外,如今观众对于火箭少女101的印象依旧更多的集中于人气上位圈的几位成员之中。而与之相对的其他十位成员,事业发展依旧晦暗不明。一直处于上位圈的孟美岐、吴宣宜尚且可以凭借高人气尝试向影视剧转型,主唱段奥娟在各种影视作品主题曲中展露功力,而其他的成员则相对较弱,而李子婷、yami、杨芸晴等人几乎可以说是查无此人。

如今NINE PERCENT的解散,已经预示着偶像格局的再次洗牌。但只是被动等待洗牌,可能远远不够。产业迭代速度加快的主动变革,谁也不知道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对于嘻哈的热情在今夏消散,偶像的高光时刻留在了去年,如今的观众乐队中不可自拔。

如今偶像产业需要做的,是建立护城河,静待行业洗牌,秩序恢复。但这个恢复和洗牌期有多久,没有人知道准确的数字。

不过好在,已经有人开始行动了。

在经历了去年火箭少女美宣宁退团事件后,自带流量和曝光度的平台逐渐强势,将限定团的运营牢牢把控在自己手中。

相比于NINE PERCENT的名存实亡,如今UNINE不仅签约时长为3年,且在征集粉丝名和应援色上明确表示官方不承认组合期间的个人应援色;而R1SE的团体形成,也远远多于成员个人。

偶像产业正在不断扩大的赛道,想要偶像团体的命运不再是昙花一现,也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期待、享受、满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舞蹈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还是“毒药”?

END

合作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