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戴眼镜,只坐半个腚,清朝官场觐见长官的奇葩规定

清朝官员觐见长官时有个规矩:长官坐在炕上,而作为下级的僚属则坐在两旁的椅子上——当然不会像拜见皇帝时行三跪九叩之礼了。不过,僚属必须面对着长官,因此,不能正面坐定,只能将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另外半个屁股则“半悬于外”(马叙伦《石屋续渖》),用脚着地支撑,而且必须挺直腰杆,以示恭敬。因此,倘若不经过长久地练习,或者没有在宦海浮沉多年,往往就会“失仪”。失仪要被弹劾处罚,甚至还会丢掉乌纱帽呢。还有就是:僚属见长官时,不得戴眼镜,否则就是不敬。因此,哪怕你近视程度再深,见长官时也必须摘掉眼镜。以致有些近视眼下属,被驱使了若干年,还不知道顶头上司长着怎样一副尊容呢。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这些陈规陋习自然都被废除了。

然而,效果究竟如何?

马叙伦

1922年,杭州人汤尔和(1878年~1940年)出任中华民国教育部长,他的杭州老乡马叙伦(1885年~1970年)出任教育次长。刚刚抵任,汤尔和就带着马叙伦去总统府谒见大总统黎元洪。两人都是知识分子,都戴着眼镜,尚未进入总统办公室,汤尔和就急忙将眼镜卸掉,并且嘱咐马叙伦也赶快卸掉。马叙伦患有深度近视,摘掉眼镜实在难受;他更为诧异的是:自己的这位同乡曾经游学德国,不但经历过欧风美雨,还获得柏林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归国后又先后在北京的两所医科学校中担任校长。怎么刚刚进入官场,就沾染了如此深重的陋习?唔,这个规矩在教育部已经被废除了,没想到总统府中却依然保留着。众所周知,虽然名为大总统,黎元洪其实并无多少实权。马叙伦又想:前任总统袁世凯在位时,遗留的前清官场陋习,必然比此刻多得多!

马叙伦大概没有想到,其时距清廷灭亡不过十来年;与数百年难改的陋习相比,还真算不上什么呢。

公元1662年,即清朝康熙元年,郑成功率军从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台湾,并把台湾作为抗清基地。清廷为了对付郑氏,强行将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沿海居民内迁三十至五十里,设界防守,严禁逾越。而对于台湾对面的福建则更加严厉,每年各地方大员如总督、巡抚等,在向朝廷奏报时,都有这么一句“并无福建人私行入境”,而且“冬夏各一次”(况周颐《餐樱庑随笔》)。为什么如此?因为福建曾经是郑成功的根据地,郑氏派出侦察清廷动静的间谍,以福建人居多。直到光绪末年,东三省仍然沿袭着这个规矩。直到有个名叫张元奇的出任吉林巡抚,看到属下拟定的这个奏报,勃然大怒,斥道:“我就是福建人,怎么能说‘并无福建人入境’呢!”于是,这个老规矩才被破掉了。注意,东三省由于是满清王朝的“龙兴”之地,清廷对这一地区格外重视,推行不同于内地的管理政策,即设立东北三将军:盛京将军、吉林将军、黑龙江将军。直到1907年,即光绪三十三年,才废除了东北三将军,与关内各省一样,推行了行省制,设奉天巡抚、吉林巡抚与黑龙江巡抚。张元奇(1860~1922)是福州人,他担任吉林巡抚,总在1907年或稍许往后些吧。其时距郑成功收复台湾已有245年,距清廷统一台湾的1683年,也有224年了。

由此看来,马氏碰到的“摘掉眼镜见总统”的陋习,与“并无福建人私行入境”相比,只能算是“小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