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体育奋进 70年天津乒乓 国球情缘

全文2820个字,阅读时间预计6分钟。

70 年奋进征途,70 年辉煌成就。由天津市体育局和海河传媒中心联合推出的《天津体育奋进 70 年》,为您讲述逐梦 70 年,百名天津体育人的故事。在中国体育的版图中,乒乓球被称为国球,在国际赛场上,中国选手横扫千军,但是在上世纪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中国乒乓球队曾有过一段低谷期,在这段时间里,来自天津的乒乓球选手马文革,用自己的努力拼搏,带给了中国乒乓球界一丝希望。

新中国成立后,在天津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历程上,王志良是不得不提的名字。1958 年入选天津乒乓球队的他凭借一手横板削球打法,曾在第 27 届世乒赛上与张燮林合作夺得男双冠军。

退役之后,王志良担任中国女乒主教练,1971 年第 31 届世乒赛,他率队夺得女单、女双和混双三项冠军,在中国乒乓、世界乒乓的历史上写下了天津人的名字。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天津乒乓又涌现出一位优秀选手,他就是曾经在将近十年时间里领军中国男乒的马文革。

马文革,1968 年出生于天津,在家人的熏陶下,7 岁开始练习打球,小学三年级他加入了校乒乓球队,正式踏上了自己的乒乓球之路。1981 年,马文革加入天津队,1985 年,17 岁的他一举夺得全国锦标赛冠军,并且凭借优异的成绩顺利入选了国家队。当马文革在国家队正处于当打之年的时候,世界乒坛也迎来了历史上罕见的一次天才井喷:佩尔森、塞弗、普里莫拉茨与盖亭,这些优秀的欧洲运动员如同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他们的崛起为乒乓球运动带来了横拍两面反胶打法的技术革新。1989 年,多特蒙德世乒赛男团决赛中,瓦尔德内尔和佩尔森率领的瑞典队横扫了中国男乒的江嘉良、陈龙灿和腾毅三位直拍正胶球手,夺走了斯韦思林杯,当时 21 岁的马文革,在场下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马文革

天津乒坛名宿

我应该算最年轻的,当时这届是中国进入到决赛,最后对瑞典队是 0 比 5 就败了。从这届开始,我感觉中国队的乒乓球开始走向低谷,因为从各方面,从技术方面、从器材方面,还有从理念上,应该说欧洲都要超过我们。

兵败多特蒙德,中国乒乓球队技术落后的现实让人触目惊心,但是马文革的横空出世,又让人们看到了些许的希望。同年的世界杯男子单打比赛中,世乒赛上的板凳选手马文革一路过关斩将,夺取冠军。三年之后的 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马文革第一次登上奥运舞台,当时的他完全具备冲击冠军的实力,然而在半决赛中,他遇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碰到的对手法国人盖亭。对手在技术层面的制约,让马文革未能更进一步,他最终以一枚铜牌结束了巴塞罗那奥运会之旅。

马文革

天津乒坛名宿

其实这场球还是有挺大的遗憾,因为第二局 18 比 11 、18 比 12 领先,没有拿下来。第一局我赢了,然后第二局如果能拿下来,这场球 2 比 0 领先的话,当时五局三胜,那么基本上这场球就能够拿下来,至少有这个优势了。当然那几个球他自己打得也好,我可能自己从心理上有些波动。

来不及回味自己首次奥运之旅的百感交集,1992 年年底,马文革参加了第 13 届世界杯,并在单打决赛中击败韩国名将金泽洙,第二次夺取冠军。正是马文革的苦苦支撑,为中国男乒的复苏赢得了时间、积累了信心。1993 年哥德堡世乒赛,作为领军人物,马文革带领球队杀入决赛,虽然他在决赛第二盘击败了老对手瓦尔德内尔,但中国队还是以总比分 1 比 3 败下阵来。

马文革

天津乒坛名宿

那是最有机会翻身的一次了,当时团体赛决赛之前,就是研究对方决赛的排兵布阵,我们到底怎么排,很细很细的,因为那阵是王浩削球,这种打法对瑞典的卡尔松还是比较好,所以当时排他打一号,我是打二号,结果第一场王浩对卡尔松那场球,机会很大,两局 19 比 16 领先,败了。如果说他那场赢了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在那届就有可能翻身,因为第二场我对瓦尔德内尔,也是最后我 2 比 0,我赢的瓦尔德内尔,团体打成了 1 比 1 。但是当时我是打第二场和第五场,第五场没打到,应该说 1993 年也是我最好的时期。

1993 年世乒赛之后,中国男队迎来了一批年轻才俊的崛起,丁松、刘国梁、孔令辉等人逐渐成长,他们的到来分担了马文革肩上的重担,也让所有人看到了中国男乒复苏的迹象。与此同时,马文革的状态因肩伤起伏不定,为了彻底治愈伤病,马文革决定放弃 1994 年中的大部分比赛,为来年在家乡天津举办的世乒赛做准备。

马文革

天津乒坛名宿

一直在治疗、一直没有经过训练,到 1995 年世乒赛之前的一个月,教练组还在研究,有没有机会,还能不能上,因为不管怎么样,我对瑞典队的整个战绩还是最好的。后来为了治肩伤去趟深圳,当时找了一个能够治我这个伤的一个民间大夫,结果我去了一星期,人家就给我治好的。

所有了解乒乓球历史的人们都清楚,1995 年天津世乒赛对于中国乒乓球队意味着什么,那一年中国男女队双双团体夺魁,各个单项更是全面开花,历史上第二次实现了对七项冠军的包揽。在男团决战的那一夜,相信很多人都记住了削球手丁松的守中带攻,看到了王涛的惊世一躺,然而很多人都忽略了,是马文革将中国队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面对瑞典队,中国队男一号王涛首场惜败,第二个登场的马文革在面对佩尔森时又是首局失利。关键时刻,马文革顶住压力,逆转成功。

马文革

天津乒坛名宿

王涛第一场一输,第二场我上去的时候,那种压力还是有的,我认为从蔡振华那种感觉来说,我现在状态也不是最好的时候,至于我发挥成什么样,他真的也没数,我也没多大数。第一局一上去以后,18 比 12、18 比 13 领先,这个时候却被佩尔森给追了回去。第二局上去以后,又是 4 比 9 落后。比赛结束后,蔡振华跟我说:“第二局你一到 4 比 9 的落后的时候,我当时就想完了,又得再等两年了。”就是这种想法,我第一局一输,我自己也有这想法,坏了。我当时自己就说,放手一搏吧,一下子就追回了比分,那几个球也算是真有运气,搏上了,一下心里踏实了。拿下第二局后,我就认为行了,我的状态已经回来了,心态也平稳了。

一场惊心动魄的翻身仗,让中国男乒终于夺回了斯韦思林杯,在家乡父老面前登上领奖台,中国男乒的小伙子满是激动,但在马文革的内心,尚有在决赛中未能为国乒拿到两分的些许遗憾,带着这份遗憾,马文革决定远赴欧洲打球,这一走就是十四年,虽然已经熟悉了欧洲的生活,但是心系家乡的马文革从未忘记故土的培养。2009 年 6 月,在天津市体育局的召唤之下,马文革决定回归津门,执掌天津乒乓球队教鞭,这一干就是十年。十年来,马文革从未放弃对乒乓球事业的热爱,经过多番努力,他终于在 2019 年带领球队夺得了乒超联赛的冠军,创造了天津乒乓球新的历史。

马文革

天津乒坛名宿

确实联赛里面高手如云,各队的实力都不弱,能够在联赛里拿到这个冠军,给我的感觉不容易,我当时还是很激动的,其实我一直忍着。应该说,当时我跳挡板的时候,跳过来的时候,真的有一种冲动,应该说队员也是特别给力的。

如今,马文革依然奋斗在一线,在已经知天命的年纪,他像年轻人一样充满斗志,马文革希望通过努力,给天津乒乓一个灿烂的未来,让国球情缘继续在天津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