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123家企业获IPO“通行证” 7家上市公司“离场”

2019-10

10

文| 孟珂安宁刘琪

今年A股市场从入口、出口两端发力,提升上市公司质量。根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显示,截至10月9日,今年以来,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的企业共计80家,证监会同意科创板IPO注册的企业有43家,超过去年全年111家IPO审核通过的企业数。

“IPO作为企业主要的融资渠道之一,对实体经济发展有着重要作用。IPO常态化,一方面可以让优质企业更快的乘借资本市场‘东风’;另一方面,IPO常态化对于A股市场而言,有利于吸引增量资金,为A股市场输送新鲜血液。”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盘和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退市方面,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10月9日,年内共有7家上市公司退市,10家上市公司暂停上市;而去年全年共有6家上市公司退市,无暂停上市公司。由此可见,今年A股市场退市力度较过去明显加大。

对于今年退市力度加强的原因,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10月9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证监会下重拳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市场化退市制度不断完善和发力的结果。二是近年来,一些上市公司出现发展困境,股价长期低于面值的公司不断增多,也加剧了退市公司数量的增加。三是行业整合不断加剧,上市公司之间的并购重组在逐步发生,部分上市公司通过吸收合并等方式实现退市。

“畅通劣质公司退市渠道,有助于净化资本市场环境,促进资本市场有效循环和优胜劣汰功能的发挥。同时,严退市也需要与严把IPO入口关相配合,从源头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有进有出,才能保证资本市场这一生态系统有效循环,从而充分发挥出资本市场资源配置的作用。”何南野分析称。

在何南野看来,退市力度加强还有助于对劣质企业、投机企业形成强有力的威慑,让其主动申请退市,也可以打破意欲“带病上市”企业的侥幸心理,让其主动退出拟IPO排队序列,大幅降低监管成本,有效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值得关注的是,9月10日,证监会召开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座谈会,会议提出,切实把好入口和出口两道关,努力优化增量、调整存量。严把IPO审核质量关,充分发挥资本市场并购重组主渠道作用,畅通多元化退市渠道,促进上市公司优胜劣汰。

对此,上海迈柯荣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徐阳10月9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证监会提出把好资本市场的入口和出口,意味着A股“宽进”“严出”机制或将逐渐形成,这有利于提升A股上市公司的质量以及优化资本市场环境和引导投资取向。

徐阳认为,“宽进”指的是从核准制向注册制的转变,此举可加大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同时优化资金的流动;“严出”是指加大退市的力度,清理一些不符合要求,或违法违纪的上市公司,这样可以抑制“炒壳炒烂”等投机行为,扭转市场对公司的投资取向,变为价值投资。(孟珂)

资本市场改革迎“高光时刻”开启发展新篇章

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加速推进、注册制改革的稳步实施、多元化退市渠道的畅通……这一系列的改革举措意味着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各项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改革红利随着改革举措的渐次落地而逐步释放,推动资本市场进入发展新阶段。

新时代赋予了资本市场新的定位和使命。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今年8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的第七次会议提出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具体方向和举措。会议指出,要进一步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方向,坚持稳中求进,以科创板改革为突破口,加强资本市场顶层设计,完善基础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扎实培育各类机构投资者,为更多长期资金持续入市创造良好条件,构建良好市场生态,增强资本市场的活力、韧性和服务能力,使其真正成为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助推器”。

9月10日,证监会在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座谈会上发布了深化资本市场改革“路线图”,这张“路线图”上主要包括了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12个重点任务(简称“深改12条”)。

“深改12条”囊括了资本市场生态体系建设的各个关键领域和各项基础性制度。包括科创板的试验田功能,为资本市场的全面深改提供了实践经验;创业板、新三板等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改革也有了主攻方向;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促进长期资金入市等也将在机制和制度上得到保障等。由此,也正式开启了我国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的大幕。

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不仅是优化市场生态体系的顶层设计,也是增强中国经济韧性的迫切需要,更是为了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制度的基础。

可以预见,随着这一系列改革举措的逐步落地实施、改革红利的渐次释放,资本市场将在多个领域再次取得实质性突破,迎来发展新篇章。(安宁)

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不断提速增量资金助力市场“长牛”

近年来,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取得显著进展,逐步形成了多渠道、多维度的开放格局,开放的广度与深度不断拓展。今年,监管层又多措并举为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按下“快进键”。

今年3月29日,证监会核准设立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这是2018年金融业新一轮扩大开放,放宽银证保外资股比限制以来第一批获准设立的外资金融企业。

6月份,证监会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发布联合公告,正式启动沪伦通。7月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了11条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9月份,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证监会在9月份召开的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座谈会上提出“深改12条”,其中指出要加快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抓紧落实已公布的对外开放举措,维护开放环境下的金融安全。同月召开的第八次金融委会议提出,要进一步扩大金融业高水平双向开放,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和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提升我国金融体系的活力和竞争力。

“当下,我国的资本市场已进入到一个存量竞争的市场,要想进一步发展壮大,对外开放是必然之举,实行更大程度的开放,具有多方面积极意义。”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何南野分析称,一是可以吸引更多的国际机构来华开设第二总部,提升我国金融机构的外资属性比重,增强多样性;二是引入更大规模的增量资金投资我国资本市场,改善我国机构投资者结构,助力资本市场走出“长牛”;三是引入更多具有国际化视野、熟悉国际规则的管理人才、财务人才、法律人才等专门人才;四是充分借鉴欧美市场丰富的创新经验,加快我国金融市场和金融产品的创新,加快期货、期权等衍生品业务的发展。

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脚步还将继续往前。对于未来如何进一步推进对外开放水平,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李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是提高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深度。包括进一步完善债券通、深港通的投资便利度,允许债券通、深港通投资者参与衍生品市场。

二是下一步应重点在交易所市场推动基金通。基金是和股票、债券相类似的基础性金融产品,现在已有债券通、深港通,但仍缺基金通,可在深港通或沪伦通等框架下,将交易所上市基金纳入互通对象实施基金通。

另外,何南野还建议,一是进一步推动外资金融机构在华设立全资或控股子公司,加快审批速度。二是进一步取消外资投资国内资本市场的各类限制,继续加大境外证券交易所与境内交易所股票的互联互通,提升国内外资金投资便利性。三是继续引入更多国际化的金融人才,助力我国金融业务的创新发展。(刘 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