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帖之神”祝允明:我写到1500年前了,可惜没几人懂

总第一六四七期;欢迎关注。

祝允明晚年草书作品《手卷曹植诗四首》,又名《箜篌引》。其自题卷后云:

冬日烈风下写此,

神在千五百年前,

不知知者谁也?!

观此书,有几点感受:

1、祝允明娴熟的运笔,可谓笔笔精彩,这与他终其一生临遍古今名帖是分不开的。今人没有谁能下此等功夫,再难超越也。那些妄谈自己已经书法多么厉害的人,其实下笔就暴露出自己的浅薄。

2、祝允明草书的成就,博采众长方出此神作。今人沉迷于一门一派,如《书谱》俨然成为草书唯一教材,是危险的。太多的技术小动作,适合当代比赛式的风气,可一旦成为习气,一是不可能出脱藩篱,二是难出狂草大家了。

3、祝允明神妙的运笔,一旦与今人的书作相比较,就很容易看出,草书的“使转”,现在人已经没有几个能完成好了。这不是不下功夫的问题,而是整个当代书坛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使转”的基本功了。只要拿“当代草圣”等人的作品来,一比较就知道差得太远了。

4、祝允明此作,笔法具有标本意义。它再一次显示出,古人用笔,以侧为主,方可刷写痛快,线质出神。现代人所强调的“中锋”、“调锋”,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技术坑。一味的中锋,是再也写不出古人的神采的。

此作点画狼藉,纵横烂漫,是祝允明草书成就的最杰出代表,为晚年狂草登峰造极之作。让我们静静欣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