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未来等你》的意外、欢喜和心意

《我在未来等你》播出期间,刘同的时间被切割成很多块,每一块都填得满满当当。上午才结束一场活动,若干个采访,下午又要飞去另一座城市参加活动。

他的微博、朋友圈、公众号几乎都是关于《我在未来等你》的内容分享。同行的工作人员调侃,“同哥微博快成营销号了。”

身边人说他最近瘦了。“我能不瘦吗?所有人为这个剧付出了那么多,他们都是因为信任我,所以没有办法。”

末了又补上一句,“我以后绝对不要这样了,我把东西做完交出去就不管了,然后我就到处去旅游,爱怎么着怎么着,找个营销公司随便宣传,跟我没关系。”

当记者说“感觉您不像能做到完全交出去。”他又没有了最初的坚定“有可能做得到吧,只要想做应该能做到”。

《我在未来等你》是刘同的第一部电视剧,他身兼出品人、监制、原著作者,筹备了三年多的时间。期间遇到了无数问题,但回忆起来,最多的还是欢喜。

小意外

众多意外之喜中,导演薛凌是其中之一。

《我在未来等你》的剧本和小说是同时开始创作的,最开始刘同带着第一位导演和编剧团队一起创作。当写到第二稿的时候发现,在很多东西的表达上和第一位导演分歧很大。

“也不是能力问题,而是风格问题。我是属于那种性格的人,如果觉得有一点不舒服就要讲出来,我们尝试说服彼此,如果我说服不了你,你也说服不了我,就只能‘分手’。”

和首选导演“分手”后,整个项目也停了下来,刘同开始反思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两周之后实在没办法了,所有人都等着,不得不继续。“必须咬着牙,坚持把它写下去,后来我就找到了薛凌。”

而薛凌正是8年前刘同参加《职来职往》时碰到的选手,彼时薛凌还是个拥有导演梦的青涩大男孩,在他自导自演的VCR《回到2011》中诉说着梦想。刘同在节目最后对他说,“我在光线等你。”

后来薛凌真的和刘同成了同事,刘同早期出书的时候,没多余的预算拍病毒视频,薛凌就自告奋勇帮忙拍摄。“他说‘同哥我帮你拍’,他就自己去帮我拍了一支病毒视频,后来才知道他还垫了2000块钱。”

刘同说薛凌就是一个逆袭的导演,从开始拍病毒视频,后来成了电视剧《我在未来等你》,甚至两个人即将开始新电影项目的合作。所以有时候刘同会跟薛凌调侃,“感觉我是未来的他,我准备好了在前面等他,和他结伴一起跑。”

当然,薛凌也没让刘同失望,《我在未来等你》的色调、风格、甚至是片头的动画都被观众拿来品评,独特的视觉风格也让“小未来”显得与众不同。

除此之外,很多演员也都是意外得来的惊喜。

剧中刘大志这个角色试了很多人,刘同开始也没想过让没有表演经验的费启鸣来演,在经过两次试镜后后,才决定试一试。

而后来的结果是,从未有过表演经验的费启鸣,在拍摄时的敬业让刘同觉得自己“赌对了”,最终的效果也符合读者对刘大志的期待。

陈小武的扮演者张植绿亦是如此,原本张植绿想试刘大志的角色,当他试完陈小武公开课那一段后,大家被震惊到了,完全就是陈小武的样子。电视剧播出后,陈小武和预想中的一样,而公开课那段也看哭了很多人,陈小武承包了观众的大部分的泪点。

小心意

意外之余,满怀心意。

《我在未来等你》的音乐是观众津津乐道的重点,主创团队和音乐公司多次沟通,根据电视剧人物情感和关系,选择了12首原创歌曲,买了24首老歌的版权,还有48首爱乐首席乐团录制的OST。

不可否认,音乐上的心意有刘同个人的坚持。上学的时候刘同就喜欢听歌,耳朵上时刻挂着耳机,连睡觉都不放过。恰巧那时候他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叫“小太阳”的人,彼时还是歌手的钟汉良,“唱快歌,跳劲舞”用刘同的话说,“简直帅炸天际”。

《我在未来等你》剧本修改到尾声的时候,刚好聊到主题曲。同事问刘同抛开一切,最想让谁来唱,那时候刘同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人就是钟汉良。

为了让钟汉良来唱主题曲,刘同跑去求助公司领导,写了很长的文字拜托对方转发。“见了很多次,完全不敢要联系方式”。采访中说起钟汉良,依旧会掩饰不住激动,“他以前做歌手多厉害啊,那真的风靡两岸三地。他应该也不想自己后来居然做了演员吧。”

关于《我在未来等你》的音乐,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杨炅翰,12首原创歌曲中有9首都出自杨炅翰之手。“按道理来讲,我们开始一点都不红,找不到这样的人合作。你知道为什么吗?”关于这段因缘际会,现在谈起来刘同还觉得很奇妙。

这一段插曲其实要从陈小武的扮演者张植绿说起,某天刘同在公众号发了一段《我在未来等你》年轻演员们围读试戏的片段,杨炅翰看完后被张植绿演的陈小武打动,立刻找到自己的音乐公司说:哪怕不挣钱,我也要为这部电视剧写歌!

恰巧这家音乐公司正好在为电视剧筹备歌曲,杨炅翰立刻看剧本和小说,也就有了后来被观众夸赞好听的原创歌曲。歌曲演唱除钟汉良外,还邀请了周深、好妹妹组合、焦迈奇、王啸坤、李祥祥、赵紫骅、王上等歌手来演唱。

除此之外,剧中很多经典老歌出现的时间颇为巧妙,小武退学,大志在音箱店默默流泪,背景音乐正是吕方的《朋友别哭》,还包括小虎队的《爱》及刘德华的《天意》,郑伊健的《友情岁月》,任贤齐的《我是一只鱼》等等。

这些跟剧情无缝对接的老歌,总是能适时揪住观众的情绪。刘同说当时选了40多首,但每首版权费都在十几二十万左右,但制片人不同意,最后只能被迫选了24首,观众听到的这24首,也都是“吵架”吵出来的。

还有剧中好听的BGM,是邀请了国际首席爱乐乐团17位乐手在录音棚乐器实奏录制的。“第一集郝回归和刘大志初次相遇,是向魂斗罗致敬的电子乐,教室里那段是为俄罗斯方块致敬的音乐,代表着我们的少年时光。”

刘同认为国内青春剧和日韩青春剧差异在于,国内的青春剧似乎没那么重视音乐。实际上音乐是大部分人从少年到成年时期最重要的陪伴,当熟悉的旋律响起,很多被遗忘的记忆,都会一点一点被找回。

就像过了这么多年,周杰伦依旧是无法被超越的“顶流”,因为他承载着90后的青春和回忆。尤其是像《我在未来等你》这样一部怀旧风格的作品,与剧情相匹配的音乐就显得尤为重要。

“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写剧本,花了那么多时间找演员,我们找到合适的实景拍摄,那音乐上面呢,也应该认认真真对待。”

小欢喜

细节处理,处处欢喜。

采访中谈及观众对《我在未来等你》中细节的肯定,刘同像受了表扬的小孩,言语间多了份喜悦,“美术是《无名之辈》的美术,厉不厉害?超厉害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来了。”彼时的刘同褪去所有身份的光环,单纯因为被欣赏和被喜爱释放出内心的小欢喜。

《我在未来等你》中处处藏着剧组的小心意。试卷上密密麻麻的试题,家中的物什摆件,怀旧的色调,90年代特有的铁制暖瓶,收音机,长方体的铁饭盒,女同学的头绳……只有那个年代才有的物件,很容易把观众拉回到那个时期。

十分钟的运动会,剧组拍了10多天,费启鸣、张植绿跑到脚上起泡。哪里效果不好,导演就一遍遍拍,甚至制片人都嫌拍得太慢了。

1998年恰好赶上刘同高考,那时候很多人都用听歌来缓解考试压力,刘同就是其中之一,他尤其偏爱徐怀钰的歌。被称为平民天后的徐怀钰,在当时深受学生欢迎。

剧中有一个情节是五小只一起去看歌友会,刘同就想,98年的时候就听徐怀钰的歌,如果她能出现在剧里,开一场演唱会该多棒啊。

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刘同还是动笔给徐怀钰写了封信,通过各种朋友转交。而好运再次因为诚意降临,徐怀钰真的答应了,在湘南开了一场歌友会。说到这里刘同有些感慨,“大家以为我们肯定会找替身,但她真的出现了,当时镜头慢慢拉近,徐怀钰穿着当年她发歌的那件打歌服,我们做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那种感觉真的蛮好的。”

还有剧中陈桐爸爸读信的片段,看得屏幕内外泪流满面,电视剧保留了这种淳朴的情感表达方式,包括笔友这样的情谊。刘同说甚至很多不可思议的合作者,歌手和演员都是因信而来。在当下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写信似乎成了看起来有些古板的奢侈品,《我在未来等你》就像主人公郝回归一样,试图在匆忙的时代,笨拙地、小心地努力着。

“你觉得观众会喜欢吗?”开播当天,记者问。

“我很难预料大家喜不喜欢,但是我起码要做到自己喜欢,主创喜欢,不遗憾才行。”

播出一周后,《我在未来等你》豆瓣开分达到7.7,这样的开始在普遍不看好青春片的当下已然不易,之后随着播出的剧情渐入佳境,豆瓣评分稳步增长至8.0分,同期大陆剧集评分第一,同时也是2019迄今年度校园青春剧TOP1。

“这个团队真的很懂青春”。

这是很多观众看了《我在未来等你》后得出的结论。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