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风阻系数Cd 0.236,这是小鹏P7逆风前行的底气

纵观汽车发展历史,两条轴线分头进发、互相交织——其一,随着动力总成技术进步,汽车不断获得更强劲的马力;其二,通过对外形的优化,汽车不断刷新风阻系数的下限。更强的驱动力、更小的阻力,两项指标交替进步,让汽车在物理定律勾画的客观世界中,积累着挣脱束缚、逆风前行的勇气。

随着汽车电气化时代到来,汽车风阻系数的关键地位日渐凸显,它不但关乎速度,更关乎每一位电动车用户最关心的问题——续航里程。究竟何为风阻系数?它如何影响电动车续航里程?小鹏P7又何以炼成Cd 0.236的超低风阻系数?

本期“敢动P7实验室”将工程测试车带到上海同济大学地面交通工具风洞中心,一窥P7国产车最低风阻系数背后的奥秘。

P7在上海同济大学地面交通工具风洞中心进行风洞测试

关于风阻的一系列基本概念

风阻是车辆行驶时来自空气的阻力。根据空气阻力公式(空气阻力=0.5×空气密度×车速 ×风阻系数×车辆正投影面积),可见风阻系数是影响风阻最重要的因素,因而成为衡量车辆风阻性能优化的最关键指标。

风阻系数之于汽车究竟意义多大?空气阻力的增长速率与车速平方成正比,根据实测数据,当车速达到90km/h时,气动阻力与滚动阻力基本持平;当车速达到120km/h ,气动阻力已经超过了总阻力的60%,并随车速增加占比进一步增加,风阻系数对于传统汽车燃油经济性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对于电动车而言,由于电机动力输出特性、无复杂变速箱等结构特点,风阻系数对于续航里程的意义更是极为关键。以P7为例,风阻系数每降低0.01,NEDC综合续航里程将增加约8km。

Cd 0.236,国产车最低风阻系数如何炼成

作为一款智能电动轿跑车型,P7自立项研发阶段就将风阻系数作为关键技术指标之一。经过20多轮次风阻仿真分析优化、先后4轮风洞试验,落实超过30个优化方案,终于炼成Cd0.236这一国产车最低风阻系数。相比立项初期设计方案,P7风阻系数累计优化0.048,续航里程增加约40km。

P7风阻系数Cd0.236,为目前国产车最低风阻系数

P7的超低风阻系数,与其轿跑定位及外观造型密不可分。流线型轿跑车身以压低的前脸开始,经过后移的A柱以溜背结束。这样的造型一方面以坚定的跑车姿态印证了“星际”设计语塑造的“星辰之速”,同时也为超低风阻系数打下了极佳基础。

同时,P7的外观细节充分运用了低风阻设计:溜背延伸鸭尾造型、半隐藏式雨刮器、 低风阻外后视镜、低风阻轮辋盖等,不但降低车辆风阻系数,更为整车造型赋予极强的科技感。在很多造型和工艺细节上,设计师和工程师同样依靠反复优化降低风阻系数。前轮阻风板优化为拱形设计,后保靠近车轮处倒大圆角过渡,A柱与前风挡段差减小到5mm等等,这些看似细微的优化为风阻系数做出的贡献是不可忽视的。

在肉眼视线所不能及的位置,工程师与风阻系数的较量同样没有停歇。P7采用AGS主动进气格栅,根据实际工况情况自动开闭,关闭后减少机舱内回流、湍流,在减小行驶阻力的同时,还能一定程度提高高速段加速性能;底部同样采用平整化低风阻设计,配置全覆盖底部护板,对护板宽度和弧度“毫米必争”,后部护板增加整流器进一步优化尾涡,最终打造几乎完全平整的低风阻底盘。

P7充分运用低风阻设计,并针对风阻进行大量优化

从1920年代箱式车身Cd 0.8、1940年代流线车身Cd 0.6、1960年代船型车身Cd 0.45、1980年代楔型车身Cd 0.35,直到P7创造的国产车最低风阻系数Cd 0.236,汽车设计师、工程师与车辆风阻系数的爱恨情仇绵延已久,而且远未终结。尤其在电动车日渐盛行的今天,希望每位用户都知道,为电动车带来超长续航里程的除了更加先进的电池、电机、电控系统,还有一张“科幻脸”背后的低风阻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