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科瘦身 央企接盘

冲刺上市途中,晶科电力出现瘦身迹象。

新京报记者近日独家获悉,宁夏晶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肥城市天辰光伏发电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动,晶科电力退出,央企中核已入股。

10月9日晚,晶科电力独家回应新京报记者表示,退出上述两家公司系晶科电力基于未来的发展需要和战略布局考量,对资产布局进行适当的调整和优化。10月9日午间,记者致电宁夏晶科与肥城天辰,未获回应。

晶科电力是国内新能源电站巨头,近年来快速崛起,目前正在筹划A股上市,并于去年12月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截至去年,晶科电力负债增至236亿元,利息支出逼近净利润规模。

央企中核山东接盘

10月10日,新京报记者获悉,宁夏晶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下称“宁夏晶科”)工商资料显示,其于近日变更了投资人,原股东晶科电力有限公司(下称“晶科电力”)退出,新增股东中核山东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中核山东”),目前其由中核山东全资持股。

企查查显示,宁夏晶科同日发生多项变更,其中法定代表人由邹志广变更为邓南平,联络员自李仙德变更为周栋,高管亦发生变更,原高管李仙华、邹志广卸任,现由谢波担任执行董事,邓南平任总经理,牛彤任监事。

晶科电力去年12月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披露显示,2018年上半年,宁夏晶科净利润为762.38万元;截至2018年6月末,宁夏晶科总资产为4.94亿元,净资产为8675.38万元。

晶科电力曾全资控股的另一企业肥城市天辰光伏发电有限公司(下称“肥城天辰”)亦发生工商变更。

企查查显示,肥城天辰已变更为高密市学良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学良新材”),公司股东发起人于9月24日自晶科电力变更为中核山东,目前由中核山东全资持股,此外法定代表人由邹志广变更为王智敏,公司高管亦同步变更。

晶科电力去年12月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披露显示,2018年上半年,肥城天辰净利润为246.39万元;截至2018年6月末,肥城天辰总资产为2.12亿元,净资产为7876.08万元。

10月9日晚间,晶科电力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退出上述两家公司系晶科电力基于未来的发展需要和战略布局考量,对资产布局进行适当的调整和优化;暂无与中核山东进一步合作的具体计划。

10月9日午间,记者致电宁夏晶科与肥城天辰工商资料中登记电话望了解投资人变更事宜,其中宁夏晶科电话未获接通,肥城天辰方面在电话接通记者表明身份后即挂断。

作为晶科电力上述两家公司的接盘方,中核山东成立于2017年,由央企上市公司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核电”)全资控股。

中国核电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19.88亿元,同比增长22.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98亿元,同比增长0.7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5.59亿元,同比增长36.25%。

中国核电盈利主要来源于电力销售业务,以及核电相关技术服务与咨询业务。在半年报中,中国核电称,其正大力推进新能源市场开发,积极推进风、光、地热等项目的开发工作。

负债增至236亿,今年将电站转让列入主营业务

退出两家公司的晶科电力,为国内新能源电站巨头。

官网介绍称,晶科电力成立于2011年,是专业从事清洁能源的服务商,晶科电力主营业务主要分为光伏电站运营和光伏电站EPC两大板块,涉及太阳能光伏的电站开发、电站投资、电站建设、电站运营和电站管理等环节,以及光伏电站EPC工程总承包、电站运营综合服务解决方案等。

近年以来,凭借在光伏电站的大批投资,晶科电力迅速崛起。

晶科电力在其最新发行文件中披露,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公司合并口径营业收入分别为18.58亿元、40.53亿元和70.66亿元。

截至2018年12月末,晶科电力已在浙江、江苏、河北、安徽、宁夏、青海等20多个省份建成了光伏电站,并网装机容量约3.09GW,占2018年12月底我国光伏累计装机容量的1.77%,居同行业前列。

然而,规模不断膨胀之时,晶科电力的债务水涨船高。

发行文件披露,2016年末、2017年末及2018年末,公司负债总额分别为1553210.22万元、2165032.07万元和2360114.79万元。

晶科电力发行文件显示,截至2018年末,晶科电力的资产负债率为75.55%,资产负债率处于较高水平,较高的资产负债率或将制约公司进一步融资,从而加大公司的偿债风险。同时,截至2018年末,公司有息债务余额为143.29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45.87%,有息债务总规模较大。

晶科电力的高负债并非孤例。长期以来,由于电站投资规模大,新老民营电站巨头的发展对加杠杆都颇为依赖。

于晶科电力而言,其利息支出已逼近净利润。

据晶科电力披露,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公司的利息支出分别约为3.67亿元、5.95亿元和8.88亿元,占公司当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234.18%、85.53%和95.47%。

晶科电力称,未来如果公司未能对于有息债务余额进行有效控制,或宏观货币政策导致借款利率上升,或将加大公司的利息负担和偿债压力。

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下称“联合评级”)就晶科电力此次发债出具的信用评级报告显示,由于公司自持光伏电站大多以银行借款、融资租赁等方式进行融资,大量举债导致公司负债率较高,债务负担重,长期债务存在持续的大额偿付压力。

8月8日,新京报记者获悉,晶科电力今年3月被法院冻结的550万银行存款日前已获解冻。

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裁定书显示,法院在审理原告山东新华联智能光伏有限公司与被告晶科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时,于2019年3月28日作出(2019)鲁1502民初2890号之一、(2019)鲁1502执保415号民事裁定,冻结被申请人晶科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550万元。

裁定书显示,解除保全申请人山东新华联智能光伏有限公司于2019年6月26日向法院申请解除上述保全措施。

在此背景之下,晶科电力加速对外融资。

2018年底,证监会官网披露晶科电力招股说明书。公司本次募投项目总投资279136.15万元,拟使用募集资金投入不超过250000万元,用于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建设、应用领跑者项目建设及偿还银行贷款(含银行贷款利息)。

晶科电力称,本次募集资金到位并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后,有利于进一步降低公司整体资产负债率,优化财务结构,促进公司财务状况朝着更加稳健、可持续方向发展,增强抗风险能力。

此外,新京报记者还发现,晶科电力已将电站转让列为其主营业务。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光伏电站运营业务为晶科电力成立至今的核心业务,晶科电力开发的光伏电站项目包括领跑者光伏电站、普通地面电站(包括“农光互补”、“渔光互补”、“林光互补”等光伏复合电站)、分布式光伏电站等多种类型。

晶科电力在今年4月的发行文件中表示,为充分利用公司在光伏电站开发、运营及EPC等方面的经验优势,公司延伸开展光伏电站转让业务。

晶科电力介绍,公司光伏电站转让业务主要涉及的是公司自主开发及建设光伏电站,建设完成后转让给购买方。

新京报记者梳理晶科电力发行文件看到,截至2018年底,晶科电力持有待售资产金额19.8亿元,其中,瑞昌市晶科电力有限公司金额2.5亿元,玉环晶科电力有限公司7.26亿元,玉环晶能电力有限公司的金额为10亿元。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徐超 校对 郭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