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别娄烨,他想让李现、春夏扛起青春史诗

“没有那个计划(新学院计划),我可能就不太会拍《不成问题的问题》。”

距离电影上映近两年,第一导演(ID:diyidy)在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上,见到了梅峰,又聊起了他的导演处女作,得到的答案有点意外。

就像他当年说的另一句话:“要是不认识娄烨,我可能到今天一个剧本也不会写。”

《不成问题的问题》导演梅峰

这位北电老师的人生,被一些偶然性叠加。

偶然依托着必然,他在北京电影学院教《世界电影史》,博各家之长,学识深厚。

十几年来,一直是娄烨最亲密的合作伙伴,编剧作品《春风沉醉的夜晚》斩获过戛纳主竞赛的最佳编剧奖。

第一次当导演,就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助范伟拿下金马影帝。

但梅峰一直没有进入主流电影工业,或者电影圈,他身上依然保持着难得的文人气质,谦逊有礼。

甚至每一个问题答完,会说一句“对于你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的理解的”。

哪怕在创投会,对各位选手也极尽尊重与保护——今年由他担任评委之一的山一创投会,在业内引起不小轰动,现场出现了阿里、京东共争一片的局面。

专访的虽然时间不长,但我们聊得很多。

他的新作《恋曲1980》,以及他和娄烨能长久合作的根本原因,好剧本的标准,女性的重要地位,和他较少透露的迷影史。

《恋曲1980》角色海报

01、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成问题》的正版,没有上线

第一导演:《不成问题的问题》,当时是因为北京电影学院下有一个新学院计划,如果没有这个计划,你会开始自己的导演之路吗?

梅峰:没有那个计划,可能就不太会拍《不成问题的问题》,但是不是开始导演之路,就看命运是不是有其他的偶然性。

第一导演:所以新学院计划,关联的是你第一部电影的题材和风格?

梅峰:也不是,这个计划就是学校的项目,那学校的老师来做。正好不同的老师报不同的项目,我找故事、写报告、提交项目、填表,然后青年厂拿到了这个《不成问题的问题》,觉得是可行的,它就要开会、论证,不是说我拿了一个剧本想做就做的。

《不成问题的问题》

第一导演:《不成问题的问题》院线下映之后,好像没有在视频网站上线,很多观众是通过内部流出的一个盗版资源看的,您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梅峰:我也很遗憾,不知道为什么正版的没上线,是不是人家视频网站对这个电影不感兴趣?还是某一个环节出问题了,谈不拢版权?我不太知道。

第一导演:这个环节您没有参与?

梅峰:对,因为对我来说导演的工作结束就结束了,刚才说到的属于制片方和出品方的工作。

02、《恋曲1980》李现很有80年代的感觉,春夏功力很强

第一导演:《恋曲1980》的投资跟《不成问题的问题》相比怎么样?

梅峰:规模更大一点。

第一导演:《不成问题的问题》选范伟的时候,是您脑海中一下就出现了他的形象,但没看过他的作品,《1980》是怎么选定李现和春夏的?

梅峰:我觉得李现的形象,挺有80年代的感觉,很阳光、健朗,也有文艺的感觉。

春夏是因为我看了翁导的《踏血寻梅》,就很喜欢她的表演,觉得是一个很有功力的演员。

李现与春夏

他们都很优秀,而且非常用功,进组之前都针对人物做了大量的功课,看小说、看电影,到现场就是准确性和节奏的调节。

这些演员,不太会说犯严重的、方向性的错误。因为在表演上,有方向性的差别和不同意见,挺痛苦。

你喜欢他们的气质,认为他们的形象、语言、举止和整体性的感受,非常符合剧本人物,那就放心交给他们就好。

为什么说要选演员?前面的观察和交流是很重要的。你定下来他,那他作为职业演员,会做的非常充分的。

第一导演:《1980》您想讲一个什么故事?

梅峰:就是关于青春成长吧,爱情本身到底发生了什么?人在爱情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经历了爱情之后,人怎么样回顾过去?是不是有勇气去开始一种新生活?

第一导演:这个是您一直特别想做的吗?还是这个阶段比较想做的?

梅峰:也没有一个阶段吧,就是故事本身的魅力,让你产生足够的兴趣去把它做出来。

第一导演:《1980》也是黑白影片吗?

梅峰:不是,是个彩色的。

第一导演:有没有上映的规划?

梅峰:还没有,我们争取年底做完(后期),乐观一点,看看明年上半年能不能跟观众见面。

第一导演:您下一部电影有计划吗?

梅峰:暂时还没有,先把这个做完吧,我的习惯是做完一个再说下一个。

第一导演:那像您现在又做导演,做编剧,可能电影后期您也得参与,然后您又在教学,这个工作状态是怎么样?

梅峰:就是尽量平衡吧,人也分身乏术,要是一个人能分出七个人就好了!

03、我和娄烨,在创作和美学上的思路是一致的

第一导演:您现在做导演,给其他导演做编剧的工作会暂停吗?

梅峰:也不能说暂停吧,因为行业里有一些项目还是让我看看剧本,特别是我自己学生的导演的作品,我能够抽出时间来,就会帮他们看一看。

第一导演:您跟娄烨导演有没有下一个合作计划?

梅峰:暂时没有。

第一导演:娄烨的《兰心大剧院》您有看过吗?

梅峰:还没看呢。

第一导演:那您跟娄烨导演上一次见面是啥时候?

梅峰:《风雨云》的媒体见面会吧,也好久了。

梅峰(右三) 娄烨(左六)

第一导演:之前看娄烨的采访,他说让您写剧本的时候,不要求您做任何影像化的东西,就是写故事。很好奇,您写剧本的时候,会有影像感在里面吗?

梅峰:对,就是用画面来讲故事。

这是电影剧本跟写小说最大的不同,你去展开情景,让人物去行动,完成你赋予他的戏剧任务,或者让整个故事形成某种格局感,都是视觉的东西。

第一导演:第一次跟娄烨合作的时候,您写剧本时想象的画面,和娄烨最后呈现出来的画面,差异大吗?

梅峰:精神上、情感上的方向还是一致的。

第一次合作(《紫蝴蝶》2003年)之前,娄烨前面的电影我都看过,那你就对这个导演的美学是有认知的,他拍出来还是娄烨风格。如果突然拍出一个跟他前面所有风格不太一样的东西,那可能是剧本的作用。

但是娄烨是比较作者性的导演,自己创造美学系统,一步一步保持了延续性。

只要情感的理解的方向性,两个人是一致的,那就不去纠结于谁是谁的美学,谁是谁的想象,或谁是谁的实现。

第一导演:可以用一部电影,讲讲你们的一致性吗?

梅峰:比如说《浮城谜事》,三个主人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道理,一旦纠结到一场关于家庭、伦理、道德的战争中,每个人可能都暴露出非常阴暗的一面。

这个阴暗面到底是他们个人的问题,还是社会时代的问题?这是电影想让大家思考的。

我跟娄烨对这个问题是比较一致的,这是基础和出发点。

《浮城谜事》

04、世界上很多导演都拍女性题材的电影,文学中也一样

第一导演:最近两年从好莱坞到中国,对女演员的讨论非常广泛,您有没有感受到女性从业者的焦虑呢?

梅峰:没有,我觉得今天的这种生态,每一个群体都有焦虑,并不是因为是女性才会焦虑吧。

第一导演:但昨天沈暘老师(《南方车站的聚会》制片人)说,她作为一个制片人,总要模糊掉自己女性的身份。

梅峰:我不太会在个体身上放大普遍性吧。

我们一般说,可能女性更温和或者更有韧性一点,女性制片人的优势在于她的协调性和平衡感,因为制片工作,要处理方方面面的问题。好像这个优势恰恰是她的性别特质带来的,而不在于说抹平。

第一导演:跟您合作的女演员殷桃,发了一条微博说“从什么时候开始女演员的魅力仅限于少女感?”引起了一些讨论。

梅峰:可能因为我是学电影史,也是教电影史的,我不太会觉得年龄对演员是个问题。

“少女感”可能是和商业、市场、类型捆绑起来的概念。但是你要面对艺术创作的话,它就不是一个概念。

第一导演:王庆锵老师(知名策展人)昨天也说了一句特别有意思的话,“世界上最重要的导演是拍女人戏的,男人的故事,就是用暴力解决一切,打打杀杀没意思”。您有同感吗?

梅峰:我很同意王庆锵老师的这个说法,他说的特别准确,而且充满幽默感(笑)。

第一导演:您比较喜欢的、关于女性的电影有哪些?

梅峰:我比较喜欢沟口健二、今村昌平镜头下的女性。

第一导演:您会不会觉得日本女性是一个很突出的群体呢?

梅峰:也说不上突出吧,我们有时候放大不了一个艺术现象。没有空间,让你把它放大到整个时代、社会的大命题里去说,因为它毕竟是局部的。

但是我相信很多导演,塑造女性时是带着非常强烈的情感动机的,就是他怎么样把自己所有想表述的,借助一个女性的载体去呈现出来,这是很多艺术家身上的共性。

这也是回应刚才王庆锵老师的那句话,我非常认可,因为这句话描述的就是事实,文学当中也是这样。

山一创投会终选评委 梅峰、王庆锵、沈暘

05、好电影,要创造出幻觉世界的完整性和说服力

第一导演:今年的山一创投会上,您自己最感兴趣的一个电影是什么?

梅峰:我觉得水平比较平均,题材和样式比较多,但也没有说恨不得我自己特别想做的项目。

第一导演:投会上,您说这些年轻的创作者,集中暴露了一致性的不足,这个不足具体是什么?

梅峰:完成度。写剧本是一个挺艰巨的工作,你连着写、连着写,掉进去了,自己也意识不到哪里有问题。比如再放上一段时间,你再一次看的时候,(发现)可能原来自己写的这么差劲。

创作有这个规律,也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问题。

第一导演:您对“完成度”有没有几个最基本的标准?

梅峰:也说不上标准吧,就是完整、结构清晰,人物的动机清楚、有说服力,逻辑感好,就是电影最重要的。

我一直强调逻辑感,其实一个电影做的不符合我们的标准,很多时候是漏洞太多、逻辑感差,把它当做一个未完成品,问题就搁在那了。

但是一般好电影,是创造非常有意思的深度幻觉,让你沉浸,愿意为它拿出两个小时,被它控制,跟着它走。哪怕是商业一点的,通过视听、感官来征服你,好莱坞就能做到,剧情片、故事片也是一样的。

一个好电影,要创造出这种幻觉世界的完整性和说服力。

梅峰在山一创投会

第一导演:最近有没有征服您的好电影?

梅峰:也说不上吧。

第一导演:是不是对您来说很多电影一眼就能看出漏洞?

梅峰:也不能这么说,因为有的时候,看电影是奔着它的背景信息去的。

比如奥斯卡提名的最佳影片,戛纳主竞赛入围片,各类奖项的获奖电影……因为现在电影太多了。

院线的电影,我也可以很开心地去看《普罗米修斯》这样的,但《复仇者联盟》我好像没太大的感觉,不是说人家做的不好,而是可能跟我这种受众有隔阂。

06、从大学开始迷电影,但我没有钟爱的类型或题材

第一导演:最后想问问您的迷影经历,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电影的?

梅峰:大学(80年代后期),我们大学时代看到很多新的、好莱坞的电影,过去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也看到了欧洲电影。

当时很多大学都有电影的录像放映,小的讲座。像我在的大学(北京国际关系学院),电影作为外语教学的参考材料,或者是课外你必须去看的材料。

第一导演:您的观影口味有变化吗?

梅峰:也没有,就是慢慢地在做系统性的补充,在积累的同时补充一些空白。

比如说大学比较多的看到了美国电影,有那种惊奇感、新鲜感。后来到了研究生阶段(北京电影学院),更多的看到了欧洲电影和日本电影。

因为很多电影史上的重要作品,我们80年代基本上看不到的,不像今天如此容易得到,你一搜索、一查都是现成的。

我们那会儿,很多的电影是当时没看过,但是剧本都看过。像费里尼剧本集,还有安东尼奥尼、黑泽明、伯格曼的,都是当时电影出版社出的重要导演的剧本集,可以让人学到很多东西。

第一导演:今年的一些现象级的作品,您有关注过吗?比如《流浪地球》《哪吒》《上海堡垒》?

梅峰:没有去看,实在没有时间。

第一导演:那最近去电影院看的一个电影是什么?

梅峰:……《风雨云》肯定是在电影院看的。

第一导演:感觉您看电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还有刚刚说到选片,都有奖项背景,很好奇您自己有没有钟爱的类型或题材?

梅峰:没有,没有,我觉得只要是好的都应该接受(笑)。

*采访、文 / 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