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先锋系张振新,还有哪些客死异乡的企业家们

文|每日人物薛星星 编辑王辉

死亡是否是生命的终结?

对于中国的企业家们来说,这句话常常要打上一个问号。死亡往往意味着更多,不仅仅是身后留下的庞杂的公司业务,常常还伴随着猜测、质疑甚至是辱骂。

尤其是当企业家们死亡地点是在异国他乡之时,更是会引发好事者的种种想象。此前,猛狮科技总经理陈乐强在新加坡意外身亡,消息传回国内后,就引发关于陈赌输29亿跳楼的传言。

9月18日,“先锋系”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在自己位于英国伦敦的家中突然去世。同样,围绕他的死亡,投资者、媒体以及他的公司不断发声,让这一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这家公司不得不在百忙之余还要忙着去证明,张振新真的不在人世了。

官方讣告 | 图源网络

迷雾

亿万富翁张振新的死亡成了一团迷雾。

这位48岁的民营企业家的生命终点,是在伦敦一所价值至少6000万元的三层别墅内,距离英国的象征白金汉宫不到2公里,标准的富人区,他的妻子和孩子多年前就定居于此。

数十年来,围绕着金融产业,张振新织了一张庞大的网,将融资担保、银行、租赁、财富管理、互联网金融等几乎所有金融业务都涵盖其中,还涉足网约车、影视、比特币、餐饮、航空等庞杂产品,总资产以千亿计。

他拥有3家A股上市公司、3家港股上市公司以及1家美股上市公司。以先锋集团为首,这一系列公司被统称为“先锋系”。

张振新生前照 | 图源网络

现在,作为先锋系掌门人的张振新倒在了自家别墅的地下室里,有消息称地上都是酒瓶。网信集团在10月5日对外发出的讣告中,他的死因是“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

然而,这死因遭众多投资者怀疑。他们大多是投资了网信集团旗下的P2P理财产品,现在正面临无法如期兑付的风险。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登记的数据显示,该P2P产品的累积借贷金额超过了1600万。

不少人笃定地认为这是一场阴谋,张振新在“诈死”。或许在一些人的想象中,张现在正隐姓埋名地活在国外某个风景优美的小镇,准备安稳地度过下半生。

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来支撑这一论断。

张振新的死亡时间是9月18日,而公司直到半个月后才正式对外披露;他离开的节点,公司正面临着数千万级别的兑付危机;一些媒体的采访中,与他相熟的人“深觉奇怪”,因为张从不过量饮酒,也没有酒精依赖的症状。

最令人信服的传闻是,有人专门联系了收治张振新的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对方称并未收治过张振新,只收到了“Zhenxin Zhang”的预约信息。

面对质疑,这家公司不得不在3天后再次发布通报,详细解释张振新的死亡经过。在通报中,这家公司放出了当地政府开出的死亡证明,并称正在通过英国外交部及中国大使馆领事处办理死亡证明的双认证文件。

但这仍无法打消人们的疑虑。有媒体质疑,张振新就诊的医院与其关系密切,该医院的多名医生曾在帝国理工学院进行研究及教学工作,而张振新及其公司曾多次向该所大学进行捐助,金额在数百万英镑之间。

张振新突然离世,让本就风雨飘摇的“先锋系”更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即便在网信集团发布的讣告下,点赞最高的一条评论仍是“尽快给投资人还款”。

目前,先锋集团成立了临时危机管理组,由集团CEO张利群为组长,共同商议后续工作计划和方案。但对于后续集团的发展,不少媒体的报道中均表示出担忧。

内斗

与张振新一样,最终死在欧洲的,还有海航集团的前任董事长王健。

王健生前照 | 图源网络

去年7月,王健在法国普罗旺斯游览时,不慎发生意外坠落,抢救无效后死亡,时年57岁。

王健意外身亡之后,外界也从未停止过关于其死因的猜测。法国媒体曾发布一篇调查文章,采访多位目击证人,试图对王健的死亡经过进行还原。其中一位证人坚持认为,王健是自行跳下围墙,而非意外坠落,认定这是一起自杀事件。

王健是海航的“二号人物”,在海航内部仅次于陈峰。上世纪90年代,他和陈峰一起创办了海南航空。更早之前,二人同在中国民航局工作。

在中国民航发展史上,海航堪称是一个奇迹。这家发迹于海南岛的航空公司,1993年才正式开通自己的第一条航线,但仅20年后,就一跃成为中国四大航空公司之一,总资产超万亿,连续3年登上财富世界500强榜单,风头甚至盖过国航、南航及东航等传统航空巨头。

外界最为津津乐道的,是这家公司一系列复杂、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手段。坊间至今还流传着其创始人陈峰及王健,十进十出华尔街,最终拿到索罗斯投资的传奇。在当时,海航是国内第一家拿到外资的航空公司。

在其20多年的发展历史上,海航从未停止过自己扩张的步伐。这家公司通过资本市场及银行拿到大笔资金,源源不断地为自己的大举收购提供弹药。

有媒体统计,在王健去世之前,海航旗下拥有10家A股上市及3家港股公司,业务范围从航空扩展到酒店、旅游、金融、投资、零售等诸多版图,以至于在陈峰在业内得到一个“八抓鱼”的外号。

长久以来,陈峰一直是海航的绝对精神领袖,而王健则深居幕后。在公司内部,陈峰的职位是董事局主席,王健则是董事长。

关于二人不和的传言常常传出,难辨真假。

坊间流传甚广的一则消息称,2011年,王健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我作总结和陈总作总结是一样的,陈总往往取代我的角色,把CEO的工作全给布置了,而有时候我又把陈总的角色给取代了,我俩坐在这看似是两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所以大家别把我们看成两个人。”陈峰同样称,我跟王健同志两个人角色总是互换。

二人的共同点是信佛,有员工称,陈峰是外在的,表现在面上,比如抄佛经等。但王健是内在,会在出差途中偷偷捐助。

有媒体报道称,在王健意外之前,海航内部进行了一次“逼宫”,陈峰逼迫退隐,王健成为公司的一把手。

自媒体“兽楼处”在文章中称,“从 2016 年 9 月到 2017 年 10 月,海航实业还有航空公司近百名干部被处理。他们或被驱逐,或被王健发配到山上进行反思。”陈峰在接受采访时说,那两年对他的政策时“不执行不理睬不解释”。

在王健身亡之后,原本已经退居二线的陈峰重新走到了台前。在他的领导之下,海航开始进行大规模收缩,接连出售此前购入资产。王健时代海航原本的七大产业集团战略,已经被收缩成海航航空、海航物流两大产业集团和航空租赁、科技两个事业部的架构。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重回聚光灯下的陈峰说:“我们海航出现流动性问题就是盲目扩张,对外部的环境判断失误,准备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