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 生死之交

>>>相关阅读:青年文艺家速写|刘丽婷:80后导演把成长轨迹印刻在上海纪录片发展路上

从来,纪录片都不是浮光掠影。只有奔赴艰苦的地方,才能感受现场的温度,触摸到那些黝黑脸庞沧桑眼神里的隐约情感;只有沉入生活的深处,才能感知土地的情谊,体悟那种不加掩饰不被左右的内心独白。因为艰苦,所以跋山涉水、餐风露宿的纪录片人大都是男人,刘丽婷和他们出生入死,都已经成了哥们。

图说:刘丽婷 受访人供图

他们因为在青海高原恶劣环境长时间逗留,在医院一字排开轮番吸氧;他们多次在40摄氏度的高温中,开车进入长江水下55米还在施工的隧道,奇怪为什么每次进入都不由自主地睡着,后来才明白原来隧道中极度缺氧……“当时也没有觉得什么,大家在什么也不觉得害怕,过后笑谈起来,竟已是生死之交了。”

身边的兄弟对于这个上海小姑娘,都是赞不绝口,因为她对待每一部作品,都“饱含穷尽之心、用尽洪荒之力”。她可以在贵州民办养老院“钉子式”蹲守;在松江广富林考古现场三年风吹日晒;哺乳期尚未结束,就远赴西藏、青海等藏区拍摄……“因为一直在外面拍摄,我现在已经超级能吃辣了,这也纪录片成就了我。”刘丽婷笑着说。(吴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