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达木戈壁上的这片废墟,曾是光荣和梦想的圣地?

-这 是 自 驾 地 理 的 第 278 篇 原 创 主 文-

“县”是我国的一种行政区划概念,但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西部却有三个行政区很特殊,叫做“县级行政委员会”(简称“行委”,是自治州人民政府派出的行政机构,跟县级行政区是等同的概念。) ,它们分别是冷湖、茫崖和大柴旦。

随着2018年底,冷湖和茫崖两行委被撤销,两者合并组成县级市茫崖市,这是中国最年轻的城市。

今天的茫崖市,图by《中国自驾地理》

如今青海的行委只剩大柴旦,而这个地区设市也已被列入议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一行政区通名将成为历史。

一、中国的聚宝盘

从地形地貌特征上说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最青海”、“最高原”并不为过,《中国国家地理》总编单之蔷老师曾用“对边疆,它像内地;对内地,它像边疆。”来形容青海的地理特征。

作为海西主体的柴达木盆地是其魅力和风采所在,“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这是人们对柴达木最经典的描述。

这里是柴达木盆地,图by《中国自驾地理》

肉眼望去,茫茫戈壁,浩瀚沙海,形形色色的丘陵,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毛之地却是中国著名的“聚宝盆”,除了大量的盐,在它的地下深处还蕴藏着宝贵的油气资源。

在国家经济建设需要的时候,埋藏在荒芜之地下的宝藏得到开发,让自古以来人迹罕至的冷湖、茫崖开始有了人烟、有了生产基地,甚至有了城镇。

(柴达木盆地矿产资源丰富,目前已探明矿种39个,其中以钾、钠、镁、锂、硼等化学矿产资源在全国占有优势,其他资源还有石油天然气、煤炭、铁矿和有色金属等占青海省矿产资源潜在价值的93%左右,占全国矿产资源潜在总价值的16%左右,图by《中国自驾地理》)

八十年代里,当地流行着几句谚语: “大柴旦的学生格尔木的兵,马海的蚊子冷湖的风!冷湖的冷和冷湖的风都令人印象深刻、难以忘却!”

冷湖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它不仅有壮观瑰丽的雅丹地貌,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曾经 开凿了共和国最早的油田之一,因此它也是一座因油而兴的戈壁小城,是几代人的青春与理想生根发芽的地方,也是那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

冷湖是一座透过荒凉能感受辉煌的城,图by《中国自驾地理》

从名字上解读就感觉这应该是偏僻、荒凉的地方,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冷湖地处柴达木盆地西北,阿尔金山南部,往西是新疆罗布泊,往北则可到达甘肃敦煌,那是一片高寒荒漠地带。

虽然冷湖现在很荒凉,但在老冷湖人的心中,它是那么热火朝天,图by《中国自驾地理》

在1954年之前,当地有一个由阿尔金山积雪融化而形成的湖泊,蒙古语叫做“奎屯诺尔”,意为“冷湖”。随后伴着悠悠的驼铃声,地质勘探队伍来到这片无人区,他们先是在荒野中发现了水源,而后开启了在这片类似火星的神秘土地上找油找气的征程。

二、因油而生,因油而亡

第一批垦荒者在“一卷行李一口锅,前者骆驼战沙漠,渴了抓把昆仑雪,饿了啃口青稞馍。”的革命干劲下,终于在1958年,“地中四井”揭开了柴达木盆地油田开发、发展的新篇章。

冷湖油田第一车原油外运,图by中国石油报

当时钻井队钻至650米深时发生井喷,喷势凶猛异常,连续畅喷3天3夜,日喷原油量高达800吨左右,至此冷湖油田成为那时我国四大油田(冷湖、玉门、克拉玛依、四川)之一。

据说当时由于没有储油设备,刚出井的原油一时间运不出去,探区指挥部只好组织人员筑堤储油,将喷出的原油围堵成了一片“油海”,有一群野鸭飞到上方,误将其当成湖泊,结果被原油粘住了翅膀。

对渗出来的原油,大家用勺子舀,用脸盆端,用水桶提。

随着油田的发现,紧接着大批地质勘探工作者、石油工人向冷湖集中,展开轰轰烈烈的石油大会战,后来一些家属也来了。

油田带来冷湖的第一次大发展,从此在中国的地图上就有了——冷湖镇。

不过因资源而兴起的城市必定将面临着相同的问题,那就是当资源枯竭后将何去何从?

(这座由石油兴起的小镇由老基地、四号、五号三个基地组成,各自相距十几公里,四号居中,东边是五号,老基地居西北方,每天有多趟交通车往返行驶,图by中国石油报)

1959年,冷湖油田产量就达到了30万吨,在石油开采鼎盛的时候,这地方最繁华的时候有十几万人分散在老基地、水源、四、五号基地和标志性油井地中四井。

但经过数十年的开采,九十年代初,这里的产量彻底跌入低谷,年均产量仅为四五万吨,随着石油资源的枯竭,柴达木盆地更深处的尕斯库勒油田逐渐代替了冷湖油田。

(尕斯库勒湖是青海西北一个大湖,1977年伴随着跃进1号井高产油气流的喷涌而出,一个亿吨级储量的尕斯库勒油田在天空之镜的湖畔宣告诞生,图by海西州文旅广电局)

逐油而居是石油人永远乐此不疲的动力,加上敦煌市七里镇石油基地的建成,冷湖的人马便分成两路撤离出来,这里也慢慢地漠落下来,成了今日的“鬼城”。

三、老茫崖

实际上,当年勘探队最早集结的城市并不是冷湖而是老茫崖。

那时的老茫崖可以算得上是柴达木盆地2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最大、最火热的城市,称为“万人帐篷城”,据说是因为当时条件的限制,工作、生活都是帐篷。

6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座“帐篷城”,图by茫崖党委

于是便形成了一座富有特色的帐篷城市,高峰时有3000多顶帐篷,人数高达18000人左右,因此,地方政府便在这里设立了一个茫崖镇。

相比较于冷湖,老茫崖恶劣的自然条件不遑多让,同样的寸草不生,荒无人烟,所以它的寿期很短,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消失,连废墟也没有留下。

前面就是老茫崖,图by安哥拉

那时新中国刚建立,百废待兴,柴达木石油勘探一下子扯出一个大摊子,花了大成本却还搞不出石油,国家都受不了。

于是在伟人邓小平的一声令下,老茫崖就撤了,去了大柴旦,最后去了冷湖,就等条件好了再上马。

1960年,随着冷湖油田的开发,帐篷城4年的历史使命宣告结束,勘探队伍撤走了,茫崖镇也就西迁到了阿尔金山脚下的石绵矿区,于是这里便成了“老茫崖”。

如今的茫崖镇,图by《中国自驾地理》

没过多久,老的茫崖镇也像后来的冷湖那样变成了“死城”,花土沟取代了老茫崖成为当地的中心城镇。

四、残垣断壁,见证激情岁月

冷湖两个字对冷湖人来说是多么地亲切,那里是最美的记忆,以至即使回忆中的青春和昔日的繁华已随风沙远去,至今仍有不少人会回去看看。

在残垣断壁上不时能看到回到冷湖的人的签名,图byVIP会员丢丢me

当青海石油开发主战场向花土沟地区转移,青海石油管理局及其下属单位陆续搬迁到甘肃敦煌七里镇新址。

目前,仅剩下冷湖四号基地尚有一些单位和一个石油留守处,冷湖老基地和五号基地已是人去室空,到处是断壁残垣,这让原本所处的戈壁腹地显得更加荒凉,仿佛经历过一场空前劫难,成为一座废弃的古城。

荒凉戈壁里失落的石油小镇,图byVIP会员张勇涛

走在荒芜的街道上,面对的是一种荒凉,却又能感受到曾经的繁忙,放眼望去那一排排荒废的庭院,斑驳的墙体上涂着已然褪色的醒目标语,残垣断壁的厂区,锈迹斑斑的车站无一不在,向每一个游客倾述着昔日的繁华。

这是一座曾经极度繁华的城镇,现在只剩一片废墟,图byVIP会员张勇涛

冷湖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艰苦、人类最难以生存的地方,曾在那生活过的冷湖人用极其坚忍的意志在地球的第三极建设了一座繁荣的石油小镇。

冷湖油矿,让不少人落泪的废墟,图byVIP会员张勇涛

而这也是在别的地方无法体验到的震撼,可能也正因为如此,才令许多冷湖人魂牵梦绕,千里重返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五、柴达木石油精神

是什么让这些青海石油人甘愿把热血抛洒在柴达木盆地这个“生命禁区”呢?他们的回答肯定会是:“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怕吃苦。”

青海石油人以顾全大局的爱国精神,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为油而战的奉献精神,开启了青海油田艰苦卓绝的创业征程。

油田职工餐厅,图by西柚说

在这片戈壁荒漠滩上有孤烟落日和无尽沙海,冷湖却只有两座碑:一座“生”得辉煌,一座“死”得悲壮。

一座是纪念冷湖油田第一口油井——地中四井出油,它书写了柴达木的辉煌,另一座碑上书:“为发现柴达木石油工业而光荣牺牲的同志永垂不朽!”。

地中四油井遗址,图by西柚说

那是共和国大贫血的年代,国家急需石油,冷湖经多方勘探,相继发现了冷湖一号到七号7个构造组成的构造带。

1956年5月,地质队对冷湖四号构造进行钻探,钻遇浅层,原油喷射高达20多米,此后青海石油勘探局决定对冷湖五号构造进行钻探,部署在构造高点上的地中四井于1958年8月21日开钻,同年9月发生井涌,青海油田就此诞生!

1958年,冷湖地中四井喷标志着冷湖油田诞生,图by《石油商报》

“英雄地中四,美名天下扬;东风浩荡时,油龙逐浪飞。”青海石油管理局为这第一口油井立碑纪念,同时也撑起了柴达木石油的辉煌。

陵园是活者对死者情感的寄托和思念的载体,在柴达木这个特殊的地域里发生过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大多都属于悲壮。

冷湖陵园,图by西柚说

有不少冷湖人永远被挽留在这荒凉的戈壁滩上,冷湖四号地区有一片庄重、肃穆的公墓,这里长眠着自青海油田开发以来,先后因公和因病去世的400多名油田领导和职工家属。

“志在戈壁寻宝,业绩与祁连同在;献身石油事业,英名与昆仑并存。”纪念碑上的铭记是为开发柴达木石油工业而光荣牺牲的人们的寄语。

英雄不朽,图by安哥拉

纪念碑后有400多个饱受风沙侵蚀的墓碑,背衬着白雪皑皑的祁连山,都朝向东方家乡的方向,这些墓碑并不华丽,其中有些墓碑的字迹早已难辨,有的干脆就是无名碑。

墓碑朝向东方,图by安哥拉

这些无名碑是一个个无名英雄,守候着这片独一无二、留有他们印记的土地 。

奉献,不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鲜活的动词,是一代人的精神特质。

而有过辉煌历史的冷湖现在已走向衰落,相信以后它还会再兴旺起来,是慕名而来的游客们。

参考资料:

1.甘建华.《老茫崖地理志》;

2.大志,杨勇.在冷湖发现雅丹极品 探密柴达木盆地雅丹群.《中国国家地理》2017年第12期;

3.李淑娟.有一张精神叫“石油精神”.《柴达木日报》;

4.曹建川.三城记(长篇散文)——写给一起生长的地方;

5.孙睿.冷湖?不冷!

或者你可以跟着我们的路书,去看一看这座废墟城镇。

手绘地图,制作@《中国自驾地理》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来源:中国自驾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