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墙奇遇——宫浩钦

从北京飞往特拉维夫的航班上座无虚席。空乘小姐热情地告诉我们,乘客的大部分是去以色列旅游观光。这其中也有数量可观的宗教朝圣者,而纯商务、政务人员反而并不算太多。近年来,以色列逐渐揭开她神秘的面纱,将她独特的魅力显露于世人。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呈爆发式增长,中华民族渴望了解世界,了解犹太民族的热情可见一斑。

在当今世界上,以色列是公认的微缩版的“超级大国”。她凭借发达的科学技术,强悍的军事能力和繁荣的经济在中东及至全球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显现着强烈的存在感。这种影响力与存在感,与她的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完全不成比例。我的学长是以色列研究的专家,他曾著书较系统地介绍了前总理拉宾,拉宾为此亲笔写信表示感谢。我看过那封信的原件,纸有些泛黄,其中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感谢您把我这样一个小国总理介绍给伟大的十三亿中国人民!我想,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犹太民族也希望被中华民族更深入地了解。

我们的行程安排得十分紧凑,观海法古城、赏空中花园、加利利湖、寻耶酥传教足迹……上戈兰高地,那里风雪交加,遍地战争痕迹,当以色列导游带我们步入耶路撒冷老城时,我产生了时光倒流的恍惚感,各种肤色的人在数不清的店铺里流连忘返,语言不通,却讨价还价,那街景让我想起了中世纪,想起了《一千零一夜》。

当我们钻出拥挤的街巷,抬头一望哭墙到了,以色列导游用并不十分熟练的中文告诉我们,当地人把那段残存的墙体叫西墙。叫哭墙也好,叫西墙也罢,那是犹太人的精神圣地。远远望去,哭墙像一块巨大的挂毯,上面洒满了阳光,呈现出中东地区特有的褐黄色彩,它更似一块巨大的画布,人们的身躯在它面前显得十分渺小,却专注地伏在上面用眼泪作画。

哭墙长52米,高19米,用巨大的石条砌成,是当今犹太教最重要的崇拜场所,公元前1000多年,以色列国王所罗门动用20万人,耗时七年在此建立第一圣殿,以朝拜耶和华,后被巴比伦大军烧毁,犹太人又在原址上建第二圣殿,又被罗马占领军焚毁,之后数百年间,又建又毁,徒留哭墙。

两千多年来,犹太人命运坎坷,颠沛流离,特别是二战期间法西斯屠杀了六百多万犹太人,这样的命运际遇,使流落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回到圣城耶路撒冷,都要去哭墙哭诉流亡之苦,对未来期许祷告。因此,该墙成为凝聚民族信仰和团结的象征。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牢牢控制了耶路撒冷和西墙,该地成为许多重要国事活动的场所,1981年该墙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当我靠近墙体时,觉得脚下步伐是那样沉重,原本不准备哭的我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想起远去的亲人,感叹失去的青春年华不禁悲从中来,热泪盈眶,事后夫人告诉我,同行旅友中有一位老妪,家中突生变故,她趴在哭墙上放声哀嚎,哭得那样投入,不亚于孟姜女。哭完之后,她表情轻松了许多,也主动和人攀谈了。有人说,她为哭而来,哭得满意而归,哭墙为她做了心理按摩。由此我想,千百年来,哭墙屹立不倒,沉默无言地倾听犹太民族群的哭诉,抚慰一个个受伤的灵魂,这不正是上苍对犹太民族的另类补偿和眷顾吗!因此,我相信六位天使眼泪的传说绝非空穴来风。哭墙“哭泣”,出现明显的水渍与其说是一种自然现象(泉水渗漏),更可以说是一种“天人感应”吧。

在地球成村的今日,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使哭墙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人们把自己对未来的祈盼写成纸条,塞进墙缝。他们相信上帝不仅能收到,而且还是语言大师更懂得大家的心愿,可见,人类对未来是多么神往!

当我平复了情绪,耳边传来了导游催促离开的声音。我正准备转身离去时,眼前的一幕让我像电击了一般:在我左侧不远处,有一位欧美中年人紧贴墙面,口中喃喃自语,而手中竟举着中国航空画家宫浩钦所绘的美国飞虎队员的肖像。我太熟悉那幅肖像了,那是宫教授关于飞虎队系列画作的代表作。许多报刊杂志和媒体都刊登转载。宫浩钦用他特有的艺术风格和绘画语言,多角度展示了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美国飞虎队与我国一道抗击法西斯,开辟驼峰航线的光辉业绩,飞虎队的后代们很感谢他,特邀他赴美办画展。宫的作品不仅在美国本土有很广的传播,而且还被联合国外空委的官员收藏。

这位祈祷的欧美人表情悲戚而虔诚,手举肖像一直不肯放下,他是谁?他为何而来,又祈祷什么……这一系列问号在我脑中划过。我猜想,他有极大的可能是飞虎队的后裔,在此追思近日离去的先人。中国画家的肖像一定能触动并开启他那情感的闸门,他会追思先辈写意蓝天联合抗日的峥嵘岁月,还是盼望先人的魂魄早日安息,甚至期盼中美贸易战硝烟散尽,福泽众生……我望着哭墙,哭墙无言。

由于事出预料,我又过于专注地观察,竟然忘了拍照,未能留下影像,事后我懊恼不已,努力找一个原谅自己的理由。(日全食天象很难得,时间十分短暂,而在拍摄现场,竟有专业摄影师忘记拿下镜头盖来拍摄,带来了终身遗憾。)当晚,我毫无睡意,不顾两地时差,拨通了宫教授的电话,讲述了我的奇遇,建议他创作一幅“哭墙奇遇”,不仅还原当时场景,也是对我们文化走出国门的一种展示。宫很高兴地表示采纳我的建议,并且先要亲自去哭墙感受,我期待这幅画作早日面世。

以色列是产生了《圣经》的国度,耶路撒冷的本意是“和平之都”,哭墙到底掩藏了多少秘密,人间悲喜……我的思绪无法停下来,我眼前浮现了巴比塔,耳边响起了世界语,让我们共同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从内心远离哭泣。元朝的卢挚曾留下“乘风列子,列子乘风”的名句,我也套用一下:哭墙奇遇,奇遇哭墙。

飞虎队陈纳德将军

飞虎队员在中国

飞虎队员在中国

飞虎队员在中国

飞虎队员在中国

艺术简介

宫浩钦,男,博士,1973年7月出生,毕业于清华大学。2016年1月-2017年2月,在美国访学。现任教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他多年来致力于航空绘画创作,曾经在维也纳联合国总部、美国华盛顿DC等地举办个人美术作品展。已出版《仰望星空:宫浩钦绘画作品》、《徜徉的笔触:北航校园风景绘画·宫浩钦作品》、《学院派精英·宫浩钦》、《画布上的中国航空:宫浩钦绘画作品》、《蓝天镌美:宫浩钦航空绘画作品选》、《飞虎凌霄》等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