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里的中国

全文4900字,自认为没有一句废话。

1980年1月,北京正值隆冬。

内燃机厂做炊事员的郭培基和妻子刘桂仙,一家七口的冬天很难熬。虽然两夫妻都是做饭的好手,还给领导专职做过饭。但两个儿子知青返乡,一直没有找到工作,还带着三个小的,家里的日子一直紧巴巴的。

这对平凡夫妇没想到,很快就迎来了转机。年初,国务院批转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一份报告中,提出“恢复和发展个体经济,并同意对从事修理、服务和手工业的个体劳动者发放营业执照”。

刘桂仙得知,一心想开一家饭馆。于是夫妻俩天天跑工商局,但这种非公有制经济的模式还没有明确政策。软磨硬泡了一个月之后,两人终于拿到个体餐饮工商执照,编号为:001。

这是1978年之后,中国的第一家个体餐馆,悦宾饭馆。

同年年底,温州街头卖纽扣的章华妹获得了第一张手工营业执照,证号为“10101号”。彼时,民间还流传着“一国营二集体,不三不四干个体”的顺口溜。全国的《营业执照》尚且没有统一的样本,是温州工商干部自己画的草图,连夜拿到市里的新华印刷厂,秘密印制的2万份《温州市工商局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之一。

两年后,温州个体工商企业注册超过10万户,第一批“万元户”带动了一方经济。星星之火,在时代的风口渐成燎原之势。至1987年,全国城镇个体工商等各行业从业人员达到569万人,民营企业蓬勃而兴。

是以,大国之繁荣,离不开千万家之小店。而千万家小店之繁荣终究会反哺整个经济。

2018年央行行长在陆家嘴论坛上提到:2017年中国有6000多万个体工商户,2000多万的小微企业法人。这些小微企业占市场主体总量的90%以上,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70%左右的专利发明权,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至2018年底个体工商数已达7300多万,年增速达11.4%。

我总是告诉自己:研究商业,不止是研究巨头,研究热门,研究大商战。这些都很重要。但我们还得研究更细致的,琐碎的那些。那就是小企业,乃至个体户小店。

因为无论是中国,乃至目前全球人均GDP最高的十个国家及地区,终究不可能让所有人全部卷入到大的商业机构中去,绝大多数人都需要通过“小店”这一极其古老但日久弥新的方式去生活。

每个省、每个市、每个县、每个村、每条街,这每间小小商铺,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奋斗拼搏、变化成长,其实才是中国经济腾飞的最小单位、最小细胞。

如是,要理解中国,必要要深入最基层和最广的群众。本文的撰写成文基于大量微信支付数据报告及诸多个体小店案例,帮助我们触摸到更真实的中国。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最西部,距离乌鲁木齐1619.6公里的和田地区,有一座皮山,皮山下有一个皮山县,在皮山县的阔什塔格镇阔什塔格村,有一个馕铺。

(注:图片来源于百度百科)

“馕”源自波斯语,在古代被称为胡饼,是新疆各族的主食。天山南北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吃到香脆的馕。

这家馕铺店主叫麦麦提艾力·米吉提,今年35岁。他从16岁开始跟师傅学打馕的手艺,却在二十年后,过上了完全不同于师傅的生活:

他开发不同口味的馕饼:玫瑰花馕、芝麻馕饼、核桃馕,大受好评;

他有了自己的员工,帮助9名贫困户成功脱贫致富;

他在去年七月,在店里贴出了微信收款的二维码,销量从每天三四十个长到150个,馕铺纯利润每天在800~1000元;

他建立了微信群,还有很多远在乌鲁木齐的客户;

他在去年八月参加了中国-亚欧博览会,带的1000个玉米囊一天卖完。他又从家快递了4000个馕,两天内就卖光。

麦麦提艾力第一次发现,外面的市场那么广阔,世界那么精彩。

科技在阔什塔格村是润物无声的。自从驻村干部带来了手机,村里人可以用手机和远在乌鲁木齐读书的子女们视频电话。而十年前,整个县都没什么人用智能手机。

距离,从阔什塔格村和乌鲁木齐的1619.6公里,相当于北京到上海,再加上海到黄山的距离,就好像缩短到触手可及。

世界从来不是平的。因为不平,才有名川大山。

但世界也在变平。

我个人认为: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已经在科技平权层面走到了世界的最前沿。

在数篇文章中,我都提到了XX平权。那么什么叫平权呢?我认为最简单的翻译叫做:让每个人拥有一样的权力。这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呐喊。因为所有资源都是稀缺和有限的。但是移动互联网正在让一些稀缺的东西可以无限复制。

为什么只有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走到了最前沿?因为中国有巨大的用户基数,可以分摊掉开发成本,并通过“薄利多销”的方式赚到巨大的利润。

我最近去了北欧,在挪威,这个人均GDP8万多美金的国家。随便一瓶普通的可乐都是20-40多元不等。在他的边境小镇上,虽然大家过得很富足。但是移动在这里的影响已经约等于0了。哪怕是在他的首都,移动互联网的应用都是少之又少。因为整个国家只有500万人,无法支撑一个移动互联网企业去发展。

故而,中国的土壤可以使手机很便宜,这是移动互联网普及的本质。因为巨大的用户量,企业才能把模型算清楚,才能投入几十亿的钱来做用户教育,普惠到更多哪怕在发达国家都无法普惠的普通人。

那么,为什么移动支付、二维码在全世界中国最火?中国的人口密度用户习惯决定了,买卖的交互跟高频的社交息息相关。社交、通讯工具衍生出支付,从新的生活方式演化出新的生意方式,是人们自发的需求。而这,也在影响我们的生意样态。

移动互联网从社交娱乐渗入实体商业,微信支付依托于庞大用户群,同样以用户为中心。一套移动支付工具,一个数字化生态体系,正在形成基于二维码的“码上经济”,渗入移动网络的毛细血管,为每一家小店降本增效,为每个创业者创作者带来更多机会和可能。

本地化、用户为中心的通讯工具、生意工具,才能撬动最大程度的平权和普惠。只有好用才能快速蔓延,形成规模效应。这就是中国市场的奥秘。

对于我和我们大多数读者来说,可能对微信支付的应用并不是很多。因为我们更多是C端视角,不太懂小店经营。我过去一直以为微信支付就是转账、发红包,但深入了解了几个小店主的经历才发现,他开发了很多功能来适应小店的需求。

长沙有这样一对极其平凡的夫妇,两夫妻很恩爱。妻子来自长沙市管辖的一个小镇,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花明楼镇。

妻子出生于小康家庭,父母从90年代开始,就在花明楼镇开夫妻店,做农机的修理和汽车零部件的销售,生意很好。

但近两年去买东西的人,带现金的越来越少,都问他们有没有微信支付。但父母亲都不会用移动支付,但不能放着生意不做,于是,放上了女儿的收款码。

这个收款码却成了家里的定时炸弹。不仅每笔款母亲都要跟女儿确认,又一次还因为200块没对上,两人不开心。

很快,女儿发现微信上的店铺功能,把母亲添加成店员,每笔账单母亲都及时收到,于是问题完美解决。没有了欠账、赊款,老两口的夫妻店,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了。

到现在儿子结婚,父母两人都在盘算着能不能跟着年轻人的习惯,直接在微信上发礼金。“用你的码还是我的码呢?”母亲有点犹豫。“不要紧,儿子都懂的。这上边写上咱们俩的祝福就行。” 父亲点点屏幕,又笑笑,很快有了办法。

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快乐。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快乐。他们其实彼此都无法理解对方。当然,他们在生活中都很能无法互相碰到。

但一个真正成熟的社会,是包容这一切。只要那件事情不危害到别人。

其实,在你我身边,就集合着无数这样的个体户,小店主。

他们有自己的小店,有自己的生活圈和熟客,他们喜欢分享,喜欢讨论,喜欢“乐呵呵地把钱赚了”。

这些内容并不会让我血脉喷张,干我这行的,平时开口动不动就是千亿万亿的。但冷冰冰的数字,无法给我如上文字的那种温存和实在。

他们的字里行间都是一种喜悦,一种满足,根植于一天天真实生活中的希望。

在更巨大的商业体系中,这些生意好像不值一提。但我们必须明白:大国之所以是大国,是因为他有无数安居乐业的人,和忙碌富足的小店。

而为他们创造更好的经营工具,本身除了经济效益还有社会效益。这便是微信支付给我的新启发。

从收款码、小账本,到对账单、经营报表的日报、周报、月报,到店员的管理、日志、信息,积分的兑换。小小积分,通过每次交易付款产生,可以为门店、店员兑换人身、店铺保险,兑换生活娱乐的优惠,甚至是做公益。

再换一个角度思考。因为更高的生产力工具带来的效率提升,因为新的交易方式和场景的诞生,是不是有更多的人可以从流水线上解放出来,同时还能过上富足的生活,只要他们善于应用新的方式?

或许,能感受到生活不易的人,更愿意去帮助别人,比如这些小店主。这便是大国小店主们的又一面:充满着简单而质朴的善良。

他们都不是什么特别有钱的人,但是却更充满着对世界的爱。事实上,这和钱没啥关系。在刚过去的99公益日,微信支付的小店主也能通过捐出平时经营积累的积分来参与公益。这种新方式没有“创造”他们的同理心,只是用新渠道,提供了一个低门槛,让公益日常化。公益这件小事,他们每天都在做。

比如,这位理发店的店主。每个月闭店一天去医院给身体不便的病人理发。这件事情已经做了三年了。他说,他希望自己自己的小店也能做成百年老店。

又比如这位出租车司机,他说:很多乘客把东西落在车里,通过微信留言找到他们,现在都变成了好朋友。

他们就是我们。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当基于移动互联网去思考,你能发现不一样的解决方案。像几乎全方位覆盖的微信支付付款体系,建立了全方位的积分。重塑网络,小店把每次收款和使用都积累起来,可用于小店面自己或店面的保险,自己和家人的文化娱乐活动。

当我们基于人性的善良面去思考,我们会发现,商业的至高境界是:夫唯不争,天下莫敢与之争。

我曾经写过诺奖得主尤努斯的案例。其实我不认为他是在扶贫,而是创造了一个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用经济模型去创造了一个自造血、自循环的银行机制。

尤努斯所谓“穷人的银行”,最让人拍案叫绝的,是将金融模型和孟加拉农村的社会关系完美结合。《穷人的银行家》的实行,其中包含很多个条件:虽然不用抵押物,但借贷者必须形成没有近亲组成的5人互助小组,互相监督;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帮助组内成员还款;每周开会交流心得,互相加油鼓励;同时从贷款一周开始就要分期还贷,增加压提醒他们努力工作,形成自律。

这是一个只有熟悉孟加拉农村、又熟知经济模型的人,才能设计出的“金融产品”。这样一个经济模型,才能做到赋能每一个小小的个体,而后快速扩张。

对于不同群体,就理应用不同的经济模型,设置不同的规则。这是因人而异、因地制宜。西方将格莱珉银行这类企业,称为“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即为了解决一定的社会问题而出现的商业主体,可以盈利也可能纯公益。

而在中国,我们发现更多的解决方案,融入更广阔的天地。

微信支付给我的启发就是:大平台思考问题时,要有大的格局,不与民争小利。相反,利用自身社交网络的优势,服务于小店,用非常轻的工具套去赋能他们。通过社交,连点成面,“信息高速公路”才能赋能更多偏远的地区,服务于7300多万充满激情、而又相对脆弱的个体户。

无论他是在成都的街头,塔克拉玛干沙漠,还是在北京的六环。只要有网络,通过一个二维码,他们就能享受到一样的信息共享和在线工具,减少人工的成本和摩擦。只要有网络,就能用杠杆撬起整个地区的经济,发挥最大的力量。

每个个体都可以拥有过去只有大企业才能负担的科技系统,这就是科技对个体的赋能。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一些昨天(10.8)微信支付发布的数据。

45.8%的个体小商户主是女性。

80后小店主老板占39%,已经成为了中流砥柱。

20:00~24:00消费频次占到夜间活跃支付的80%

国庆期间,小店消费同比增长达26%

什么是中国?他是14万万人组成的共同家园。他超越了地理和边界,他在我们的心中。

那什么是中国经济?他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市场,他有最勤奋且高效的劳动力,他有最完善的供应链,他有最大的纵深,故而他有密密麻麻的网络和终端,他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何谓经济?经世济民,安邦兴业。

回到公元4世纪,东晋时期,就有了经济一词,是经国济世、经世济民的综合和简化,是为古代政治家、思想家的职责。做到经济二字,需能安邦兴业。

于此刻的时代,于此刻的中国,心事浩淼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中国的力量,从来都是星火燎原。

而我们中国人,从来都是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编辑:严 煦

总编:沈帅波

本文作者:沈帅波

湃动咨询CEO

畅销书《迭代》作者。

个人微信:rayshen071210 欢迎交流。

转载请联系授权,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