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风景:区区莲花岛,恍如夏威夷

图文/倪熊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过去上个世纪中期的时候,一个相当漫长的岁月我们的颜色比较统一,所以也比较单调。后来80年代一旦思想冲破牢笼,我们有点茫然不知所措,讲话措辞无所适从,见到朋友们开始海外亲戚那里获赠衣物,只能对闻所未闻的奇装异服或以假华侨称之,后来变本加厉时我们录像电影稍有耳闻或者说你夏威夷回来啊?其实夏威夷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好像就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可以不分男女都穿花里胡哨的衣服。

所以,当我把这组图片鲜嘎嘎发给童年时一起长大的老朋友让你猜猜我在哪里时,朋友毫不犹豫立马回复说你去夏威夷了?我还对他如此不假思索的回答发愣时,随即想到我们曾经一样的成长背景,想象力局限;或者就真是我们当初那种默契的你知我知的游戏暗语。但是我还是很高兴,或者心有灵犀心照不宣的故态复萌。但是没有料到真把朋友给蒙了一道,过两天一起吃饭朋友兴致勃勃地追问夏威夷什么什么,而我已然忘了这事,只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从头到尾再给他过了一遍。

其实这是去莲花岛的码头。这个码头很多年里其实也一直去,来来回回的,也变化很大,也拍照发图。

最早是摇摇晃晃的水泥机帆船,突突突的,怀旧氛围浓浓的挺新鲜;后来是浪遏飞舟的小快艇,浪花飞溅,有点鬼鬼祟祟像偷盗,后来开始就游艇兮兮的小渡轮了,一伙人一伙人的一起过,鸟枪换炮。但是要不朗朗乾坤的白天,要不乌云沉沉的黄昏,要不黑灯瞎火的天黑了;或者破破烂烂的渔网船只腥味阵阵,或者天已渐冷北风猎猎哆哆嗦嗦,亦或三五成群臭嘴落索瞎三话四,反正总纵种种的原因吧······

以往都不像今天:码头上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都散了,只有我们这一拨;大大小小的船都清理了,现在只有这一水的类似游艇的高大尚渡船,整整齐齐间隔间的停靠在码头,就像游艇俱乐部的奢华状。

抵达码头时正是5点来钟的日落未落将黑未黑,拍拍弄弄的都知道,此时此刻如果拍夜景拍灯光才是真正给力的时候,稍稍早会天色还亮夕阳晚霞的还正芳华,灯火毫无作用;稍稍玩会夜幕降临乌漆麻兹的乌泱泱黑,灯光也毫无作用。

而拍照这事,常常就是一个事出偶然的心血来潮,瞬间袭来的一阵眼前一亮,咔嚓咔嚓,一通狂拍,的确有点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有点喜出望外的意外之喜。

拍照,拍啥是啥拍哪是哪,固然就已经是乐趣所在;但是,如果拍出移花接木、似是而非、指鹿为马,肯定也是乐此不彼。

不是我一时兴起有意逗朋友一乐,而实在就在一起准备登船摆渡的人群也是兴致勃勃拍个没完,硬生生让人等会,这会儿可遇不可求的难得景致迷人。当时就有看热闹的凑近了看我拍的照片疑惑纵生:你这拍的哪里啊?

我故弄玄虚装傻充愣:你觉得呢?

怎么像夏威夷啊,是拍的这么?让我心中窃喜:啊,是和他们拍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