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练书法曾几年不下楼,常十几天不洗脸,书艺终至大成

绝,即登峰造极之意。唐太宗曾说过,一个人只要有其中一绝,就足可称为名臣,而唐太宗对虞世南的评价则是“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五绝,皇帝对自己的臣子给予如此高度的评价,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虞世南(558—638年),唐初书法家、文学家。字伯施,世居慈溪北乡鸣鹤场。虞氏在慈溪为世家,祖、父、叔、兄俱有重名。叔父虞寄,为陈朝中书郎,因无子,以世南继后,故字曰“伯施”。

年轻时候的虞世南,身体文弱,但博闻强记,他小时,随大书法家王羲之的第七世孙智永法师学习书法。智永和尚不仅是王羲之的七世孙,也是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二人书法的传人,在当时的书法界享有很高的地位。虞世南跟这样的名师学习,已是得天独厚,而他为了学成书法,其刻苦用功,也非常人所及:为了专心学习,数年之间竟不下楼一步,仅写废了的毛笔,就装了一大瓮。晚上上床睡了,学习仍不停止,一有心得,就用手指在被子上划,结果被子也被他划烂了好几床。经过这样刻苦的学习,他的书艺终至大成。

后来,他和哥哥虞世基一道又跟随顾野王学习了十多年。顾野王(519—581),字希冯,吴郡人。

此人博学多才,既是个大画家,又是个训诂学家,还是个大史学家,进入南朝陈朝后,任国史博士,主修梁史。虞世南跟随顾野王学习时,刻苦勤奋的精神比之学书丝毫不减。为了抓紧学习时间,他连洗脸梳头都顾不上,常常是十天半月的不洗脸不梳头。俗话说,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入。虞世南经过这样的刻苦学习,自然是收获颇丰。由此可见,唐太宗说他的五绝之中,至少“博学、文词、书翰”这三绝,是他靠着勤学苦练而达到的。尤其是“书翰”一绝,虞世南不仅在唐初公认的四大书法家(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和薛稷)中占了一席之地,而且至少排名前两名。他和欧阳询谁为当代泰斗,后世史家和书家至今尚无定论。争论的焦点,就因他的书法,最得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二人的真传。

虞世南一生经历了南朝的陈、隋和初唐三个时代,一生仕途并不平坦。在南陈时,他当过参军。参军者,参谋军事也,属幕僚性职务。入隋后,七品小官10 年不变;隋灭,他被窦建德所获,在窦建德手下当了一阵子黄门侍郎。他最终能一展平生抱负,则是到了唐太宗李世民手下之后的事。所以,有时候天才还需要遇到伯乐!

虞世南到了李世民手下,可谓如鱼得水。一个是腹可行舟的有道明君,一个是学富五车的正直之臣。虞世南弱不胜衣,但为人却十分刚强正直。这一点得到唐太宗的赞许。

虞世南是历史上少有的高寿名臣,直活到81岁高龄才谢世。他死时,李世民非常悲痛,对自己的儿子说道:“世南于我犹为一体,拾遗补缺,无日忘之,盖当代名臣,人伦准的。”李世民对虞世南的这一评价,出自内心。虞世南过世几年之后,一夜,李世民梦见虞世南对自己直言相谏,就如生前一般。次日,李世民为此下命令道:我梦见了虞世南,想到他的种种好处,十分悲叹。应当做些功德,以表明我思念他的心情。可在他家设一场五百僧人的道场,再给他造一尊像。宋朝的大学者洪迈在其《容斋随笔》中记下此事。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丨关注后每晚8点品读不一样的书法观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