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信亏损魔咒直击 虚假繁荣的三强危机 戴琨的迷茫与革新

行业三强,尴尬者莫过老三。

阿里巴巴、腾讯、百度;

伊利、蒙牛、光明;

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

王老吉、加多宝、和其正;

......

不难发现,老大老二收割头部红利,老三却日益沦为闻味儿,甚至淘汰者。

聚焦互联网二手车,优信也在经历这样的如坐针毡:营收不达预期、净利下滑、资本表现乏力、“奶牛”业务被剥离,加上彭惟廉离职......一连串利空,打破了优信行业领军者的高光人设。曾经瓜子、大搜车、优信组成的“三巨头”格局,似乎正在向“瓜大”两家的对台戏演变。

优信是否会沦为闻味儿者,甚至淘汰者呢?大佬戴琨的突围大棋又该怎么走?

作者:红圈

来源:铑财-铑财研究院

通过定位理论,我们发现,不少行业发展遵循以下的雪球轨迹:

先驱企业率先发现蓝海,大批入局者跟进;经过充分竞争,蓝海变成红海,诸侯割据向头部聚焦;根据市场体量,演变为“三、四、五强”格局;之后残酷洗牌,头部企业雪球越滚越大,双雄争霸亦或一超多强时期来临,行业进入稳定期。

图片来自网络

三强思考

上述规律,已经出现在能源、互联网、外卖、乳业、白酒等行业。当然,也包括本文主角——二手车业。

2003年,北京旧机动车交易市场搬到丰台区花乡桥附近。自此,我国以经销商为主体的二手车市场,开始蓬勃发展。

随后数年,汽车消费持续井喷,二手车业一片火热,竞争也随之加剧。2011年前后,互联网平台崛起。打破市场分割的种种乱象,为行业带来升级血液。竞争也由线下过渡到线上。

2015年,形成瓜子二手车、人人车、优信三足鼎立。之后,坐拥新技术、新模式、大资本的大佬跑马圈地。改造行业、颠覆传统的广告轰炸铺天盖地,让外界闻到了浓郁火药味儿。

热闹场景,在2018年的资本退潮中戛然而止。

行业洗牌之下,2019年初,人人车出现关店、裁员、资金紧张等风波,诸多迹象显示其已掉出二手车行业第一梯队。

联手阿里巴巴的大搜车,与此前的瓜子二手车、优信组成了“新三强”。

不过,变局仍在继续。

2019年9月23日,优信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报,还原了三强画像下的另面人设。市场上,甚至出现二手车业已向“双雄”格局过渡的论调。

图片来自网络

亏损魔咒

2019年9月23日,优信公布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二季度整体营收4.3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8.3%。毛利润2.34亿元,同比增长101.2%。

仅从营收看,优信的表现相当不错。

美股的投资者,却并不买单。

财报发布当天,优信股价暴跌14.42%,次日加速跌至20.07%,两个交易日市值蒸发超20亿人民币,股价一度最低至2.2美元。

如此的资本动态,并非没有原因。

此前,有分析师对优信的营收预期为1.1844亿美元。换言之,虽然优信营收增长超50%,但与外界的预期目标差距较大。

从环比看,优信的问题更大。

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总营收为10亿元。相比二季度的4.39亿元,营收规模缩水可谓明显。

以此来观,优信2019年第二季度的营收水平,并不及格。

关键的利润额,情况更不乐观。

虽然优信Q2毛利润2.34亿元,同比增长101.2%。但并不等于盈利。财报显示,优信净利润亏损3.66亿元,经调整净亏损为3.33亿元。

对于优信这样的新兴企业而言,亏损不可怕,看不见止损迹象才真正尴尬。

结合2019年第一季度数据,优信在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6.5亿元。而2018年同期亏损额为6.3亿元。换言之,优信的亏损额仍在加剧。

环比来看,优信2019年一季度亏损2.85亿元,第二季度亏损额也扩大了0.8亿元。

若将时间线再拉长一些,形势更不乐观。

数据显示,优信2016年净亏损13.93亿元,2017年净亏损27.48亿元,2018年净亏损15.38亿元。

加上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的6.5亿元,持续亏损似乎已成优信头顶的一道魔咒。

或许有人会拿优信2018年第二季度盈利2.16亿元说事,但明眼人都知道,那主要是因2018年IPO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并不是优信盈利能力的真实写照。

烧钱换市场的虚假繁荣

问题来了,营收、毛利增长的优信,为何会持续亏损?

二季报给出了答案。

2019年二季度,优信销售费3.47亿元,占到营收的78.98%。

要知道,如此占比畸高的销售费,已是同比2018年同期下降13.6%,环比2019年第一季度下降近49%后的数据。

优信受销售费用所累程度,可见一斑。

拉长时间维度,可以看的更透彻些。

2016年-2018年,优信在销售费用方面支出超50亿。这三年中,优信的营销费用分别为7.93亿元、22.01亿元及26.8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总收入的96.24%、112.80%、81.04%。三年累计支出56.74亿,几乎与亏损额保持在同一水平线。

可见,成立8年之久,贵为上市领军企业的优信,至今尚处在“烧钱换市场”阶段。关键的盈利模式,仍备受质疑。

客观而言,这个痛点问题,也在困扰行业。

艾瑞市场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二手车电商广告投放总额超8.5亿元;2016年达到12亿元;2017年广告战继续升级,总额超50亿,2018年全年预计超200亿。

相比大手笔投放,平台盈利性就差了很多。不止优信,几乎所有二手车电商企业都处亏损状态。

这种烧钱打造的行业虚假繁荣,是造成优信等企业大而不强的重要原因。

后果也是严重的。

图片来自网络

债压之大

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偿债。

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6月30日,优信总资产68.90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7.83亿元,卖家预付款为6.5亿元,待售资产的流动部分为38.79亿元。

优信总负债50.9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47.36亿元,包括:短期借款2.54亿元,可转换债券15.81亿元,其他应付款和应计项目13.30亿元。

总负债超资产的70%,且多为流动负债。显然,这对优信的现金流来说,是不小考验。如果无法找到高效的盈利手段,优信距离资金链断裂,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曾表示,如今优信要从过去的规模致胜,变成利润致胜才能长期良好发展。如果优信没有独特的业务模式又没获得后续资金输入,仍会出现难以为继的状况。

难以为继的观点,并非空穴来风。

一定意义上说,除了汽车消费的蓬勃发展,资本加持是优信加速发展的助推器。

优信官网显示,优信集团创建于2011年,同年9月,得到pre-A轮融资。

2013年A轮3000万美元;2014年B轮2.6亿美元;2015年1.7亿美元;2016年D轮4亿美元,同时,还有一笔未披露金额的股权融资;2017年,优信完成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即E轮5亿美元。

综合来看,直到2018年IPO上市前,优信共拿到7笔融资。正是有了强大的资本助推,让优信有了与瓜子、人人车在广告投放上PK的筹码。

只是,资本的钱,也不能白烧。助推优信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回报。

遗憾的是,优信上市后的资本表现,难言乐观。

在A股借壳失败,以及赴港上市杳无音讯后,2018年6月27日,优信在纳斯达克上市。

据悉,优信原定计划发行3800万股,以募集3.99亿-4.75亿美元。但当日的发行价格定为9美元/股,比原定询价区间10.5-12.5美元的最高价缩水28%。

在此背景下,为维护早期投资者的利益。优信调低了发行规模,缩至2500万股,减少43%。

最终,在发行价和发行总量都降低情况下,优信仅通过IPO获得2.25亿美元的融资。相比原定最高5.46亿美元的募资额,腰斩59%。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上市当日,优信盘中一度跌破9美元的发行价;2018年7月2日,优信大跌9.85%,当日收盘价8.15美元,终于破发。

借新还旧

值得强调的是,优信在上市时募集了1.75亿美元可转债。按照规则,优信股价如果不能在2019年6月27日达到9.72-9.855美元的可转股价格,这笔可转债需立即兑付。

除1.75亿美元的可转债外,优信还有6亿短期债务待偿。而2018年底,优信现金及等价物仅8亿元。显然,其无力全额兑付到期债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优信债务承压的前夕,2019年4月16日,投资机构美奇金发布名为《破烂流丢柠檬车,千万别为这辆破车买单》的做空报告。

报告直指优信存在六大严重问题,具体情况,请查看铑财此前发布的名为《戴琨的善恶之拷,优信何以成众矢之的?》的文章。

消息一出,市场震荡。

美动时间2019年4月16日,优信股价最高暴跌52.79%,盘中暂停交易,恢复交易后当日振幅高达60.98%,收跌于36.07%,股价跌至1.95美元,总市值仅剩5.7亿美元。

资本信心连遭打击,优信选择“拆东墙补西墙”。

2019年5月29日,优信向58同城、华平投资、TPG以发行可转债的方式募资2.3亿美元,交易预计将在今年6月完成。

按照约定,这笔2.3亿美元可转债的期限5年,转股价约为优信发行价(9美元)的1/3,即半年后,假设优信股价达到3.09美元/ADS,58同城、华平投资和TPG可选择转股,并各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

对优信来说,这笔“借新还旧”,缓解了自身的债务危机。关键问题在于,优信的股价是否可提升到3.09美元?如果不能,后续的债务问题又如何解决呢?

截止美东时间10月9日收盘,优信股价为2.48美元。

未来三个月,优信的压力不言而喻。

失去奶牛

遗憾的是,利空消息仍在继续。

2019年7月12日,优信公告显示,将剥离贷款便利相关的业务至Golden Pacer,以换取1亿美元的现金和一定数量Golden Pacer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Golden Pacer为58集团控股的汽车金融相关企业。

同时,优信与Golden Pacer达成业务合作,优信将为Golden Pacer二手车融资交易提供车检估值服务。Golden Pacer为优信在线二手车交易提供一定贷款便利服务,包括违约担保。交易完成后,优信不再承担二手车贷款担保责任或信用风险。

换言之,优信出售了此项金融业务。

作为二手车行业最知名的“金融玩家”,贷款便利业务是优信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此前贡献50%以上收入份额。

例如2019年第一季度,优信2C贷款便利化业务营收5.47亿元,占总收入的57.22% 。

卖出这样的营收奶牛,优信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对此,优信解释为"持续聚焦B2C主营业务的发展"。但从换取1亿美元的交易现金看,业内人士认为,或许是借此换取融资和战略支持。

当然,也有专家认为,剥离金融业务的原因,是为规避风险。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优信剥离金融业务并非一时兴起,在营收过半依靠助贷,且网贷、现金贷公司纷纷试图转型助贷的当下,优信反其道而行之,更大原因在于规避风险。”遗憾的是,利空消息仍在继续。

2019年7月12日,优信公告显示,将剥离贷款便利相关的业务至Golden Pacer,以换取1亿美元的现金和一定数量Golden Pacer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Golden Pacer为58集团控股的汽车金融相关企业。

同时,优信与Golden Pacer达成业务合作,优信将为Golden Pacer二手车融资交易提供车检估值服务。Golden Pacer为优信在线二手车交易提供一定贷款便利服务,包括违约担保。交易完成后,优信不再承担二手车贷款担保责任或信用风险。

换言之,优信出售了此项金融业务。

作为二手车行业最知名的“金融玩家”,贷款便利业务是优信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此前贡献50%以上收入份额。

例如2019年第一季度,优信2C贷款便利化业务营收5.47亿元,占总收入的57.22% 。

卖出这样的营收奶牛,优信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对此,优信解释为"持续聚焦B2C主营业务的发展"。但从换取1亿美元的交易现金看,业内人士认为,或许是借此换取融资和战略支持。

当然,也有专家认为,剥离金融业务的原因,是为规避风险。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优信剥离金融业务并非一时兴起,在营收过半依靠助贷,且网贷、现金贷公司纷纷试图转型助贷的当下,优信反其道而行之,更大原因在于规避风险。”

图片来自网络

战略退化?

那么,优信在金融方面存在哪些风险?

首先,助贷业务需对所有资产承担风险兜底,并向金融机构支付保证金,对企业资本金要求很高。

其次,此前优信在助贷业务上曾遭受不少质疑。

在聚投诉上有相关投诉,如2019年1月2日,陶女士在合肥市包河区省直二手车市场购买一辆二手斯柯达晶锐总价3.2万元,被诱导注册优信app进行贷款。我贷款2.52万元,在APP显示为29890元,贷款加首付总计42551.4元,比我3.2万裸车多付1万多元。

对此,财经网直接指出:优信赚取的就是助贷服务费用,用更加通俗话来说就是“金融服务费”。

要知道,融资租赁的租金,相比正常贷款高的多,同时还涉及车辆所有权问题。而优信此前并没告知消费者,因此也被一些消费者质疑为“套路贷”。

因此,客观来看,剥离金融业务,对优信的合规性是一种提升。

不过,站在企业发展和资本层面分析,这种依靠出售“利润奶牛”来缓解财务压力的行为,十分可惜,也不可持续。

数据显示,二手车金融渗透率不足30%,市场可挖空间很大。失去这条业务线,对优信的盈利性、成长性来说都是不小打击。

当然,从战略层面分析,则意味着优信正在“退化”。

要知道,由于业绩占比超50%,优信一度被业内称作“二手车金融公司”。

结合二手车业迷茫的盈利前景。金融甚至被视作行业盈利的破局之法。

优信在金融业务方面的成功,从某种程度分析,可说为自身甚至行业发展,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优信剥离此业务,意味着其在线汽车交易综合服务供应商的形象大打折扣。

由此引发的成长空间不足、业务单一等风险,或是资本市场对其看衰的深层原因。

美景VS噩梦

那么,剥离金融业务后,优信的发力方向会是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优信2019Q1财报中,将全国购业务进行单列披露。优信董事长戴琨也表示:为了实现优信可持续的增长,公司未来将聚焦核心业务,致力于进一步拓展2C全国购业务。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二手车市场因车源分散、跨区域运输难度大、资金要求高等特点,始终是集中度非常低的行业。对优信而言,想要将全国物流网络建起来并完善交易链条上的各环节,对现金流、组织管理等方面都有巨大挑战。”

换言之,这项重资产业务是一项烧钱游戏,这对优信的财务状况或进一步造成压力。

另一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优信的2C业务收入8.829亿元人民币,除去助贷业务之后的收入为3.085亿元。

2019年第二季度,2C收入为3.225亿元人民币,而环比增长仅4.53% 。

可见,优信的2C业务增长并没有那么可观。

当然,这也与二手车自身的行业属性有关系。

众所周知,2C的本质,是收取买家和卖家间交易的服务费,但二手车本身的交易频次较低、还不包括验车等服务成本,导致以此盈利的难度较大,甚至亏损。进而引发“水泡车”、“事故车”等行业乱象。

同时,二手车市场的玩家,也不止优信。竞品瓜子和大搜车在这方面,也会对其造成冲击。

基于此,优信的全国购战略是美景还是噩梦,仍有待时间考量。

戴琨的迷失

按照一般逻辑,对于二手车平台来说,坐拥海量精准数据、模式技术也日益成熟,正是进行多维盈利场景打造的加法期。

而作为优信“领航员”,戴琨为何选择“断臂”之举?出售变现奶牛做“减法”?

市场上出现了两种猜测:

第一,优信如今遇到的问题,或许比外界想象的更严重;

第二,戴琨面对问题时的决策,存在问题。

第一种猜测的依据,显然是9月16日,优信集团宣布,公司首席运营官彭惟廉由于个人职业发展原因,已正式申请辞去集团首席运营官职务。

在优信如此敏感阶段时,首席运营官的出走,难免让外界有如此遐想。

当然,第二种猜测,也并非空穴来风。

一定意义上说,戴琨在经营方面被对手牵着鼻子走,已不是第一次。

例如在广告营销大战方面,戴琨曾感叹:“如果没有瓜子二手车这样一个对手,优信的广告费用可能会少投一半。”

无独有偶,优信此前的看家本领是2B业务。而2C则是瓜子和人人车的拿手好戏。但如今,优信的2B业务正在被弱化,2019年第二季度,收入为6840万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7.5%。而在C 端市场的频频发力,瓜子、人人能给多少机会,也仍待市场考量。

不过,不管哪种猜测,优信的麻烦危机却是真真的。

放眼行业,已与阿里巴巴联合的大搜车雄心勃勃,全力打造汽车行业一站式服务生态平台中,频频发起市场攻势。年初母公司完成D轮15亿美元的瓜子,APP独占率达到36.15%,又孵化了PP租车等新业务。

面对内忧外患,戴琨亦或优信,是否已在迷茫的岁月里一再迷航?

图片来自网络

革新时刻

无论“三强”还是“双雄”,不可否认的是,头部玩家将得到更多机会。

有专家表示,中国车市总体尚未回暖,但二手车市场的春天,似乎已经到来。

数据显示,2019年7月,全国二手车市场交易量121.3万辆,同比增长6.73%。二手车市场增长率从年初不到1%现已升至近5%。

面对伸手可触的市场红利期。从业企业,该如何打开属于自己的发展新空间?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建议,二手车业务经营主体要坚持规范经营,做好服务,不断创新。“坚守是金,诚信是本,服务是钢。”罗磊说。

“创新”一词的分量很重,尤其是对优信这样的互联网平台而言。新模式、新技术、新理念,是其诞生的根源,也是其生存发展的关键。

面对风急浪高的行业竞争,面对快速迭代的市场需求,麻烦缠身的优信亦或戴琨,是到了真正拿出魄力,做出革新改变的时刻。

问题关键在于,如何找准正确改进方向?选择适合自身的模式发力点,走出一条自我创新、突破之路,以提振市场、投资信心,而不是南辕北辙、再次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终日乾乾,与时偕行。优信何去从,铑财将持续关注。

本文为铑财原创

如需转载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