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女性的爱和欲,这部华语电影太大胆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之前一直被大家呼吁多出来演戏的中年女演员们,最近好像真的都出来营业了。

《小欢喜》里的陶虹、咏梅和海清,三个辣妈从穿衣、妆容到演技都圈了大波粉。

刚开播没多久的《在远方》,光是马伊琍、梅婷和曾黎这几个岁月从来不败的气质大美人,就够鹅叔沉醉的了。

当然,漂亮大姐姐们也没忘了征战大银幕。

两部国庆档大片,《中国机长》有温柔沉稳的“乘务长”袁泉,《攀登者》就有勇敢坚毅的“气象学家”章子怡和“队医”何琳。

而早在暑期档,也有一部大姐姐视角的电影,成为鹅叔心中的夏日限定——

《送我上青云》

这部由女性导演滕丛丛自编自导、姚晨监制兼主演的电影,从配置上就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一部“大女主片”。

独立干练的女记者盛男在一次新闻调查后意外发现自己患上卵巢癌,一方面手术需要高额的费用,盛男被迫接下自己不喜欢的为富人写传记的工作筹钱;

另一方面,由于手术后可能会导致自己失去性快感,她也踏上了寻求爱欲的旅程。

在这当中,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男人,期待过,也失望过,最后还与自己的少女心妈妈达成了母女和解。

因为这部电影充满了各种黑色幽默和反叛色彩,鹅叔看到有不少男性观众的观后感都表示自己被冒犯了。

因为这里面出现的男性角色,或多或少都有些“直男癌”的缺陷。

盛男的爸爸,出轨她的同学,家里快破产了,还要找女儿借钱给小情人买包;

盛男相识多年的哥们儿四毛,到处睡妹子。盛男跟他借钱做手术,他还要担心人家治不好狗带了没法还钱,就连介绍一个写传记的活儿,也不忘要拿走20%的提成;

大腹便便的李平,有着油腻老男人的一切臭毛病:没文化、不会尊重人。

好不容易遇上一个长着袁弘的脸,看起来温柔善良,整天拿着一部相机拍天上的云,张口闭口跟你聊《红楼梦》,聊灵魂不灭的刘光明可以考虑付出真情和肉体。

结果却是一个伤仲永、懦弱自卑、跳楼都只敢跳二楼的上门女婿,一有客人来家里就要表演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圆周率背诵,还被盛男强吻了一发羞愧难当。

就连唯一一个明白人李老,年轻时也干过不少风流事,间接导致了李平的猥琐和愚蠢。

于是有的人就不干了,觉得这是一部嘲讽男性的女权电影。

鹅叔是大大不认同地。

这是一部勇敢的女性视角电影,用比较轻盈和温暖的方式,描绘了一个现代都市独立女性的压抑困境。

不否认这里面有一点的性别色彩,在当代父权制社会下,女性得到的不公正待遇何止电影中呈现的情况:一对小情侣公然讨论27岁以上的单身女性是“剩女”。

在大巴车上,盛男的母亲梁美枝女士让她将水果放到行李架上,盛男艰难地放上去后,梁美枝又埋怨说这就是她找不到男朋友的原因。

盛男遇到刘光明,微微心动时,为了维护刘光明的自尊,隐瞒了自己的博士学位,谎称自己硕士毕业。

波伏娃说过:“只要女人还想做女人,她的独立地位就会在她身上引起自卑情结。”

但电影中大部分的冲突其实与性别无关,李平对盛男的刁难,其实与他对穷女婿刘光明的羞辱异曲同工。

他的傲慢只是因为双方在金钱和世俗地位上的不对等,而并不在于你是男是女。

在影片最后,四毛因为盛男的捉弄恼羞成怒意图强暴她,也说出了那句关键的话:“你之前没睡我是因为你力气不够大。”

可以说是具有强烈的性别反叛意识了。

更何况,片中这些看起来浑身缺点的“狗男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

盛男的父亲会在她进手术室前,跟母亲一起担忧地等在门外;

四毛原本也是一个具有新闻理想的媒体人,是现实让他弯了腰;

李平对谁都是一副居高临下的讨人嫌嘴脸,但是对李老这个不合格的父亲,他也照样百求必应;

还有刘光明,至少他给钱让陌生的老奶奶重新买一副好棺材是真的,在图书馆跟盛男讨论的“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志向也是真的。

再说了,里面的女性角色也并不完美。

现实中像盛男这样耿直不留情面,又爱费力不讨好的人,其实非常不好相处;

梁美枝女士,19岁就懵懵懂懂嫁了人的傻白甜,丈夫出轨那么多年,还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做主妇,不愿意做出改变;

就连擦肩而过的年轻小女生,也在讨论着嫁个有钱人;

难道女性不会也觉得被冒犯了吗?

鹅叔特别喜欢这部电影的两点,第一是没有像偶像剧一般,有一个男人出现拯救盛男。

她当前最需要的东西,一个是手术费,她给李老写传记,自己挣的;

一个是情欲,四毛还在雾气笼罩的山峰中幻想时,回头却发现盛男已经靠自己的手达到了高潮。

第二就是盛男与自我,还有与母亲的和解。

梁美枝自己还是个孩子时生下了盛男,很爱她,却又不知道如何去爱。盛男小时候在飞机上晕机呕吐,她和丈夫却只知道训斥,以至于盛男耿耿于怀着长大。平常穿着的衣服,言行举止还像个少女,明明关心女儿,却偏要说成离家出走。

在知道女儿生病后、追求自己的李老去世后,她才总算长大。

母亲的天真幼稚,造就了盛男的敏感偏执和故作坚强,只有她像个小孩,任性地脱下一只鞋砸出去,哭着说出自己多年的委屈,还有生病后的焦虑时,才第一次在亲人面前流露出她曾经最鄙视的脆弱。

所以这并不是一部女权电影,而是一部关于死亡、爱欲和成长的电影。

最后再借用李银河老师的一句影评结尾:“只有好看和不好看的电影,没有什么男权女权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