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优大爷,一如既往牛掰格拉斯

国庆长假结束,也就意味着各种“葛优躺”姿势要收一收了,然鹅大家对葛大爷的爱意恐怕一时半会是收不起来了。

随着国庆大片《我和我的祖国》的风光上映,年过六旬的葛优再度以“老司机大爷”姿态成为电影焦点之一,与电影一道红透半边天。

鹅叔以及鹅叔的老爹作为葛大爷的家族式忠粉,眼瞅着这位长相普中略带点丑帅的光头男演员,在演艺圈“歪瑞嗨皮”了三十余载,并且即将带着新片《两只老虎》杀入年度贺岁档。

要人气有人气,要票房有票房,要逼格有逼格,有实力有实力,除了颜值以外,葛大爷啥都能给你。

他是爱豆们的爱豆,朱一龙看他的眼神是标准的“粉丝眼”;

他是导演们的“克星”,哪怕是宁浩大导演执导《北京你好》,也必须在与葛爷眉来眼去间,静静地任凭他跟一只汪星人加戏......

宁浩看葛优演戏狂笑不止

他也是明星微博中最诡异的一朵奇葩——粉丝不足四万,微博害没有内容,为此躲过多少风浪,鹅叔心里明白得很呐!

没错,不管流量多么横行、八卦多么惨烈、市场多么残酷,票房多么恐怖;只要葛优一出,就能让大家明白一个真理——你大爷还是你大爷,一如既往牛掰格拉斯!

天生就是“大爷”

说葛优是天生的大爷,其实不算过分,因为他老爹就是上个世纪解放后大银幕上最著名的“大爷”之一——葛存壮。

这位葛老爷子乃是当年最红大反派之一,天生一张辩识度颇高的坏人脸,其经典角色就是《小兵张嘎》里的日本鬼子龟田。

严格来讲,葛优算是子承父业,顺带着也子承父“脸”,继承了一言难尽的长相,以及父亲的表演才能。哪怕知青下放插队的时候,干的是养猪,也照样把这粗活变成了小品《喂猪》,借此成功考入全国总文工团。

葛优和葛存壮

别看葛大爷身子细瘦,当年刚出道就是能撑得起一部片的主,头一次演男主角就是米家山执导的《顽主》,搭档还包括同样相当大爷的张国立;初次主演,也初次得到了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顽主》

按理讲,把葛大爷的外形按在另外任何一位男演员身上,都很可能是终生龙套命,最多就接点地痞流氓猥琐犯之类的小角色。

但葛大爷不一样,接演的正面主要角色远多过反派,甚至在靠观众缘吃饭的电视剧圈,也混出了名堂,成功颠覆了大伙儿对偶像明星的认知,也成功圈粉无数。

“忠粉”里还包括另外两位“大爷”——文学圈的王朔,和导演圈的冯小刚。

想当初,冯小刚在写某个电视剧本的时候,就跟朔爷说他希望能让葛优当男主角,于是两人一起去见了这位爱豆,促成了后来的中国情景式喜剧界杰作——《编辑部的故事》。

由于形象相当亲民,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老北京的范儿,眼一瞪、嘴一嘟就能散发喜感,葛大爷就这样在小荧屏上一路耍着贫嘴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成为当时如假包换的“流星巨星”。

这部神作当年的收视率多少呢?——90.78%(你没看错)。

哪怕到了陈凯歌的至高杰作《霸王别姬》剧组,面对如云巨星,葛优还是演的大爷——袁四爷,而且还包养了程蝶衣,说出来怕是你不信,当时葛大爷比张国荣哥哥实际年龄还要小一岁,都是发际线害人......

在《霸王别姬》公映的次年,葛大爷再度严严肃肃地在张艺谋执导的《活着》里扮演了一位苦到哭出声的贫民,戏里头他是从地主家的傻儿子一夜变成了穷光蛋,现实中却是从中国演员一下窜升为戛纳影帝!

更让你想不到的是,哪怕在以票房论成败的商业大片界,葛大爷依旧是“开山鼻祖”一般的存在。

1997年公映的《甲方乙方》称得上是冯小刚执导的中国第一部贺岁电影,葛优当上男主角是冯导放话“换导演都不能换他”的结果,也算是真爱了。

结果此片一出,便以3000万人民币的票房称霸国产电影圈,此后便与冯小刚组构了专属于他们的“贺岁档宇宙”,《不见不散》、《没完没了》都创下票房奇迹。

是的,鹅叔到现在还能学着葛爷贼眉鼠眼地来一句“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在此顺带提一下,就在葛优拿戛纳奖的那一年,他也才37岁,最多是位叔,却早早地成了大爷。

贺岁片之王

贺岁片的高票房,与戛纳影帝的光环,让葛优彰显了国民偶像风采,也一度令他高处不胜寒。成功作品太多,就意味着一时的不成功会被无限放大。

即便当年已经“大爷”多年了,也难免会遇上瓶颈。比如讲,与陈道明合作主演的电视剧《寇老西儿》就没拿好评。与冯小刚合作的数年间,出来的作品质量也是参次不齐。

《寇老西儿》

但是正如冯小刚形容的那样,“冷面笑匠”葛爷总是越严肃越好笑,所以这位“贺岁档之王”即便早已被观众自动归类在“谐星”行列,也无法阻止他诠释了很多一本正经的电影角色。

《卡拉是条狗》

比如路学长执导的《卡拉是条狗》里他那经典的普通中年工人形象,《手机》里面临中年危机的成功主持人角色,以及《夜宴》中叨着“我泱泱大国,诚信为本”的昏庸君主式人物......

《手机》

从这些片子的特点来看,鹅叔总结出了葛大爷的挑剧本标准,那就是既要有人看,又要具备艺术品质。

过于曲高和寡的艺术片并非葛大爷的电影理想,但是在商业性强的作品里诠释有艺术感的角色,才是专属于他的高能。

于是,就有了2004年贺岁大片《天下无贼》里,那位大反派盗贼头目黎叔。

演这种大爷式人物,对葛优来说就是洒洒水啦,结果自然是电影票房大热,捧红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王宝强,也让“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成为风靡全国的爆款调侃语。

奇怪的是,别人家的大爷,都是越红越摆谱,葛爷却是越火越低调,越低调就越火,即便是《私人定制》这种被人骂惨的烂片,居然也能创下过七亿的收益。

在鹅叔看来,可能“低调”恰恰是葛优能成为大爷的关键秘诀。

葛大爷平常做人可以说是相当“优雅”了,总能完美避过八卦风暴的中心。比如说接受记者采访时从来不评价导演和合作演员,也不提自己的私生活。

平常除了宅家,就是出门玩个摄影,陪老婆购个物,过着普通老北京人的日子。连上综艺节目的时候,都会强调“不用拦着没有人”。

这种“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性格,令葛大爷永远能置身是非圈之外,别人撕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总能安然无恙地在家“葛优躺”。是不是大爷先不说,对于一位公众人物来讲,人缘好才是真的好。

更绝的是,葛优在当时几乎已经没有演不了或者不敢演的角色了。

爱情片,冯小刚的《非诚勿扰》系列里他敢于和小他近20岁的女神舒淇组情侣CP。

艺术片,陈凯歌的《赵氏孤儿》里他敢于化上老妆扮演忠烈双全的程婴。

2010年姜文执导的《让子弹飞》里,马邦德师爷一角可说是经典中的战斗机,对着姜文大神娇羞羞一句“你是要杀我啊,还是睡我啊?”撩到大家腹肌笑裂。

彼时,葛优已然成为票房保证,经他加持的电影鲜少有不成功的。《让子弹飞》令沉寂矣久的姜文再度崛起,创下破六亿的奇高票房。

而更奇迹的还是葛优本人,看过《罗曼蒂克消亡史》的人都知道,他在程耳执导的这部艺术片范儿顶格的作品中,扮演的是有城府、有魄力的上海滩黑帮大佬,你康康他在里边的扮相和状态,像是五十八岁的爷么?

是的,瘦到皮包骨、秃头、演惯了大爷的葛优,就这样悄咪咪地冻了龄,如此这般,才能跟章子怡演暧昧戏的时候让观众丝毫意识不到有年龄差距。

回头想想,葛大爷绝对是有魔性的,无论年龄多大多小,都能与任何年纪、任何颜值的女演员速搭。

拿过戛纳影帝,当过电视流量巨星,演过最多的贺岁档电影,扛下过积累超七十亿的电影票房。葛优的牛掰格拉斯之路仿佛是走不到尽头的。

鹅叔在此代表绝大部分的中国观众,向大爷真诚献上膝盖,有大爷的加持,中国电影必将创下更多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