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国曾有一个最好的机会统一中原,却被耶律德光给挥霍了

在北宋,辽国一直是压在北宋头上的一座大山,压得北宋喘不过气来。

不过,辽国同样不好过,虽然一直都想南下,但有北宋在那里挡着,总也不能如愿。

其实,辽国在北宋之前,曾经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南下,甚至有可能统一中原,建立历史上第一个非汉族的王朝。

要说这件事,就要先说一下辽国与后晋的恩怨纠葛。

公元936年,后唐的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向辽太宗耶律德光求救,以割让幽州(今北京)、云州(今山西大同)等十六州的代价换取辽兵南下,帮助石敬瑭消灭后唐,建立后晋。为了感谢契丹人,石敬瑭认比自己小11岁的耶律德光为义父,向辽称臣。

但是,石敬瑭死后,继位的石重贵只向辽称孙不称臣,于是晋、辽爆发大战,最终,辽灭晋,迁石重贵至黄龙府,成为宋徽宗赵佶的前世。

客观上来讲,耶律德光是想做中原皇帝的,在将石重贵送走后,耶律德光就穿上了中原皇帝的衣冠,接受晋朝百官的朝贺。

那么,耶律德光真的有可能在中原称帝吗?或者说,辽国真的能统一中原吗?这得从两方面来说。

首先,对耶律德光有利的一点是:辽国在耶律德光时已较为汉化,中原汉人对契丹皇帝并非完全排斥,汉族的官僚也愿意臣服于辽,比如“五朝宰相”冯道,听说耶律德光入汴后,立刻从邓州(河南邓州)入朝,参见耶律德光。

另外,耶律德光还派出使者去地方上的藩镇,要求各藩镇向他称臣。各藩镇的节度使都是官场老猾头,他们才不管谁当皇帝呢,嬉皮笑脸迎来送往早就成了习惯,汉人朱温当皇帝,汉化的沙陀人李存勖、李嗣源、石敬瑭当皇帝,和契丹人耶律德光当皇帝,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因此,这些藩镇纷纷上表,表示愿意向辽朝称臣。

更可笑的是,有些节度使听说耶律德光要召见自己,撒开脚丫子就往开封跑,恨不得下一秒就跪在新主子面前,献媚求荣。

但是,不利于耶律德光统治中原的条件更多。

首先,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就很有想法。在唐末五代,治所在山西太原的河东藩镇是公认的天下第一藩镇,李存勖就以太原为根据地,南下灭掉中原的梁朝,石敬瑭也是以河东为根据地,在辽朝的帮助下灭掉后唐的。

河东,西有吕梁山,东有太行山,汾河穿行于山西中部,向西南汇入黄河,地势非常险要,易守难攻。更关键的是,中原王朝的国都开封在豫东平原,黄河南岸,易攻难守。也就是说,从开封北上攻太原很难,但从太原南下攻开封很容易。

刘知远坐镇河东,兵强马壮,并不怕耶律德光,只不过由于耶律德光暂时得势,刘知远也向辽称臣,但明显是在观望,等待时机。

什么时机呢?刘知远说得非常清楚:等着契丹人抢掠中原财物,引起民愤之时。

契丹人所居的北方,经济发展较为缓慢,不如中原繁华,而且契丹人不擅长耕地生产,所以,他们所需要的物资,主要靠抢中原人的。契丹人进入中原后,在耶律德光的纵容下,开始所谓的“打草谷”,就是打着给马找草料的旗号公然抢劫,在中原地区制造了大量的无人区,堪比后来日军在河北搞的“三光政策”。

更要命的是,契丹人觉得还没抢够,又把目光盯在了中原的官僚身上。耶律德光让刘昫给他筹钱,说30万契丹大军灭掉了晋国,中原人难道不该有点表示吗?可是国库早就空空如也,哪来的钱?刘昫没办法,只好向开封的官僚借钱,不管你是宰相还是七品芝麻官,哪怕是看城门的,也要搜刮得干干净净。

就这样,耶律德光还不知足,又派人到地方上搜刮,大小官员都搜刮成了穷光蛋。就冲这一点,人心早就散了,大家都盼着耶律德光赶紧滚蛋。

当时,河南、江苏、山东、安徽交界的亳州、宋州(河南商丘)、密州(山东诸城)等地,都爆发了反抗契丹人统治的起义。消息传到开封后,耶律德光还长叹说,我真没想到中原人这么难以制服!

刘知远称帝后,就下诏罢免各藩镇给契丹人上供的钱帛,这么一来,中原人的民心就迅速转向了刘知远。而耶律德光呢?却开始沉迷于中原的繁华,每天喝酒取乐,还取笑中原群臣,说什么我懂中原的事,你们不懂我们契丹的事。

另外,还有一点对耶律德光统治中原非常不利,就是南方还有很多强国,比如后蜀、南唐、楚国,都有实力逐鹿中原。

尤其是南唐,疆域北以淮河为界(包括北岸的两个州),西至湖北武汉,南包括江西全省、安徽省大部、江苏省大部,综合实力是南方十国中最强的。就在耶律德光在中原胡闹的时候,南唐官员韩熙载(《韩熙载夜宴图》的主角)就劝唐元宗李璟:趁中原无主,起兵伐之。但南唐当时正在福建陷入苦战,无暇分心北上。

不过,这只是李璟的战略眼光不行,他如果放弃福建,集重兵北伐中原,当时辽朝在中原失尽人心,而南唐又自称唐朝后裔,此时距离唐朝灭亡并不远,因此南唐能在中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还有割据四川盆地天府之国的后蜀,综合实力仅次于南唐,一旦蜀主孟昶出兵北伐,从汉中出兵,越秦岭进入关中,则关西之地将尽为后蜀所有。

如果出现这样的局面,那辽朝在中原的统治就将岌岌可危了。

总之,在耶律德光的折腾下,中原可谓四处着火,八处冒烟,契丹人在中原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耶律德光只好打着“思乡”的幌子退出中原,结果走到河北栾城时,因病逝世。

由此也可见,北方游牧民族要想统一中原,必须要先自己汉化,取得汉人的认同,同时还要与民休息,尽最大的能力争取民心,这样才能在中原站稳脚跟,就像清朝那样。

否则,最多只能像元朝那样,靠无敌的武力,实现短暂的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