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艰难的探索,不是朝着远方,而是朝着自己的内心

终其一生,我们能够走出多远的距离。/ yousef alfuhigi

人生的魅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不断探索的乐趣。

在飞机被发明出来之前,大多数人一生的活动范围不超过方圆20英里。而在刚刚过去的九月,自然资源部首次开放了长城站旅游的申请,对于热衷行走的人而言,冰封雪冻的南极大陆不再是地图上的禁区。

当然,人生的探索是广义的,除了地理空间的远行,我们更多时候是在漫长的时间中、在他人的注视下、在自己的内心里摸索前行。作家金宇澄曾写:“人生是一场荒凉的旅行。”从孤独到热闹,从热闹到孤独,生命的路要向哪个方向走、能够走出多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通向南极的路线,可以让我们领略世界之边的风光,无限拓宽个体在这个广袤星球上的探索边界。至于人生的边界,则需要我们用一生去探索答案,每一次抵达,都意味着新的出发。

当南极也成为坦途,哪里承载我们的冒险精神?/ henrique setim

世界上唯一的决定论,就是自己

近一段时间,各种各样的决定论甚嚣尘上:原生家庭决定论、外形决定论、职业决定论、性格决定论等等,似乎人生是某种既定的程序,我们刚一出生、迈出校园、进入社会,输入一些要素,就能得到一个关于未来的结果。

拿流行的原生家庭决定论来说,许多人大谈家庭出身对自己或这或那的束缚,似乎童年的经历能够连通日后的一切经历,父母的格局能够决定子女一生的格局,往后的任何失意,都可以让最初的原生家庭背锅。面对困境,他们乐于援引原生家庭决定论,大大方方地说一句:

“我没有走出太远,都是因为我长大的家庭。”

诚然,每个人都受到条件的约束,在不同的位置触摸到自己的天花板,但这绝不是说人生只能亦步亦趋。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个体前行的价值。而决定论背后所隐藏的,很可能是停止探索的托词,或是因为懒惰,或是因为怯懦,更愿意承认人生已经定型的现实,并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让原地踏步来得更加心安理得。

成为怎样的人,终究要自己决定。/ unsplash

八十年代初,北京,一起长大的朋友英达考上了北京大学,姜文却落榜了。最后一年,姜文重整旗鼓,终于跨进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大门。从《末代皇帝》里文弱的溥仪,到《芙蓉镇》里沧桑的中年知识分子秦书田,一直到1987年的《红高粱》,姜文成了家喻户晓的演员。

但很显然,他的梦想不仅是成为一个演员。

姜文导演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时,正好三十岁。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他从胡同少年变成一个成功的演员,但作为导演的青春期,似乎从三十岁才开始。

台湾电影学者焦雄屏第一次见到姜文,问他:“谁是你心目中最优秀的导演?”

“我。”姜文毫不犹豫。

几年后,焦雄屏采访导演姜文,把他当年的大话复述一遍。年过五十的姜文听后反复念叨:“我这么说过吗?太狂了,太狂了。”但最后又幽幽地补了一句:

“年轻时候这么说,也就这么说了。”

年轻的夏雨和陶虹。/ 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从内心迸发的渴望,永远是我们坚持前行、不断突破、重塑自身的动力。从这个角度来说,世界上只有一种决定论,那就是自己。

探索的核心,在于突破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多少人把两千年前屈原的豪言壮语誊抄下来,但真要做到一以贯之的努力,从而实现永不懈怠的人生,又谈何容易。一时兴起的尝试并不难,难的是永不停歇,一再刷新生命的高度和宽度。

前段时间大火的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里,有一句话打动了很多人:“人的成见是一座大山。”这座大山,很多时候阻隔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重要的是一直走下去。/ unsplash

为什么很多人进入中年之后,常常发觉时间变得愈发粘稠,日复一日的生活不过是重复?无非是掉入了成见的陷阱。这种成见的本质,是对于生活边界的固有认知,大到事业,小到外貌衣着,生活都被熟悉的舒适感垄断,不再有探索未知的勇气,便无从收获新鲜的风景。

所有障碍,当我们认为它们是限制时,就真的会变成限制。反过来说,如果我们从不将其视为限制,那它们也多半会成为沿途的风景。

青年学者钱玄同曾经格外激进,称超过四十岁的人腐朽不堪,都该枪毙,年长的鲁迅不说话,等到钱玄同过了四十岁,鲁迅专门写了一首诗调侃他:“作法不自毙,悠然过四十。”

鲁迅对于时间的认识明显更高一筹:四十岁不是什么边界,仅仅是一个年龄,四十岁前做怎样的人,四十岁后做怎样的人,完全由自己决定。

唯有不断探索的人,才能突破固有认知,发现新的可能性,也才能永远保持好奇和谦逊。旅行延展地理意义上的边界,阅读拓展知识层面的边界,健身拔高身体能力的上限,而时尚,则是一场从外观到内心的冒险。

做出一点改变,也没那么难。/ unsplash

英国人哈兹里特早就说过:“时髦是力求脱俗、不愿被追上的一种教养。”时尚的核心在于突破,新的潮流总是从突破上一场潮流开始,一个人的时尚尝试也常常是对惯有形象的更新。探索这样宏大的人生命题,具象为生活中某一个时刻,或许就是明早出门前换一身没有试过的穿搭。

一次小小的突破,只需要一点点勇气、一点点创意、一点点好奇心,就足够了。

心之所向,探索的方向

美学家朱光潜曾经用过一个案例,来说明生命之美,倡导“人生的艺术化”:在风景如画的阿尔卑斯山脚下,路边竖着一块小小的牌子,上面写着“慢慢走,欣赏啊”。人所能探索的边界有多远,常常不取决于行走的速度,而取决于方式。

那样多的风景,怎么舍得匆匆掠过,而不慢下来细细欣赏呢?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通往阿尔卑斯山的小径。/Thomas Q

“心中充满着对突破的渴望,才会一直前行探索。”在演员亚哲心里,探索角色是生活的状态。

“坚持自己的选择,就是我的时尚信条,恪守自己的信条,才会一直前行探索。”在时尚博主杨韬眼里,优雅是探索人生的姿态。

“在画布上留下每一个笔触,就像是人生路上走过的每一个脚印,相信每一笔和每一步,才会一直前行。”画家谢庆和看来,文化是探索人生的手段。

“剑术的磨练是一往无前的过程,修心铸魂,永不妥协才是击剑的真谛,秉承追求极致的精神,才会一直前行探索。”击剑运动员肖瑜心中,极致是探索人生的目标。

好的服饰,能够构建一种认同,好的品牌,能够帮助你认识自己。中国中产阶层的规模迅速壮大,消费是他们探索自我、重构生活方式和核心价值观重要手段,品牌与自身的契合度也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考量因素。

从1993年成立至今,历经25年发展,卡尔丹顿带着初心成长为拥有自己灵魂的品牌,为各行业精英人士缔造高级奢雅的着装体验,演绎自然有力的领袖气质。

“品味优雅,探索极致”不仅是卡尔丹顿品牌的重新定义,更是一次品牌战略升级。引领这个世界上最有勇气探索的一群人发现自我、发现道路,是卡尔丹顿一直以来的使命。

它是服饰,也是身份与价值的标尺,是永不停步的态度。它是挑战极致的陪伴者,或者说,它就是探索者本身——二十五年探索自身,探索市场,探索更高的极致,探索也是卡尔丹顿带给消费者的一种力量。

心之所向,探索四方,人生的边界在哪里,你我的内心,早已写好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