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法之有根无根制

有根就是指天透地藏的意思,但天透地藏的十神,往往是可以成为四柱八字的格局,有根制所指的天透地藏是属于不列为格局的一种。

如:月令食神格,时上又是天透地藏的七杀俱有,这当然是可以视为食神格用杀,依常法而言,食神为日主所生之神,七杀又是克日主之神,因而重点就移到首先要论日主强弱了,沈氏认为,像食神带杀的八字,日主的强弱,并不是第一要义,它的重点是指食神格,所带的杀,如果只在天干,则是无根,如果干支俱有七杀,则为有根。它的推论,不是指日主强是吉,日主弱是凶,也不是认为七杀有根为凶,七杀无根为吉,而是以七杀之有根或者是无根,都不足以论吉凶,日主之是强是弱,也不足以论吉凶,这些不过是八字上的一种形态,而是指在如此形态下,基本上是可吉可凶,至于如何定夺此八字之吉凶,只是在于七杀在根与无根几种形态上之配合。

所以重点是在根,吉凶之定夺,定是以根之有无来取舍喜忌。

它的答案是:食神格带杀-七杀地支有根,忌财运。

七杀地支无根,喜财运。这种有根制之用法有多种途径。

如:羊刃格见财星出干,本来可以视为背禄逐马,或者是比劫克财,它的重点不在于食伤来通关(比劫生食伤,食伤生财),而在于财的根要深,深就是一个地支以上。如果羊刃有两个根,财星只有一个根,纵然用食伤也无法通关,先要财根深,方能论到日主、通关等之次要问题。

羊刃格见官星出干,也是要根深,羊刃之能不能用正官,也只是在正官的根深浅差别而已。

七杀格则忌地支多根,身强用杀,只是指七杀引归临官,日主也坐临官之所指,七杀在地支多根,即使日主甚强,也不足以论为身杀二停。

故此,八字根的多寡,在某种情形时,有时可以超越日主是强是弱的效用范围。它意味着日主之强弱,只是论命方式很多种所需要兼顾之一种。并不是凡是一个八字入眼,必以日主强弱为第一优先,吾人以很客观的立场来说,即是日主强弱可能与吉凶有关,日主强,或者是中和未必即是佳命。这正是沈氏用神主要诠释之处,有根、无根、多根等,乃是其中原因之一而已,至于根之多寡能影响八字吉凶之例式,比比皆是。

如:伤官生财,常法只以为忌日主弱,忌比劫克财。这一种推理当然可以称之为合理,然而其中如果忽略了根的这一项问题,就会全盘皆误,所谓根的问题,伤官生财的根,不是指财根,而是伤官的根。按沈氏认为伤官生财,不论它的忌神是属于比、劫、刃、印、官、身弱等等之任何一项问题,它最忌的事情不是上述的任何一种,而是伤官生财的财星在地支是属于多根的一种。

同时沈氏在行文中所论到的有情、无情、有力、无力,也就是有根、无根的单式示释。

设若是在同一地支所透出的二个格局,可以彼此相生,也可以彼此相克,凡属顺用(食、财、官、印)同根透又相生,或是逆用(杀、刃、伤、劫)同根所透又相制者,都为有情,反之则论不吉。

又以七杀格宜用食神制,若七杀有根,食神无根,也难论制之有益,反之七杀格的七杀,地支只有一个根,而食神虽然不入正格,却有二、三格根,也不免失于制之过度等等之(有力、无力之单式根)的功能。

至于日主与格局之谁强谁弱,俱皆可以用根之轻重作为衡量方式之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