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凤凰传奇是怎样成为年轻人的酷文化的?

【写在前面】

2019年,我们惊奇的发现一个事实:凤凰传奇,竟成为了德艺双馨的、愈发受人尊敬的艺术家。

十年前,“精英阶层”没少对他们花式嘲讽(字数限制从略),乃至一提及凤凰的名字,人们就会下意识地摸摸手机;可在2019年,先是曾毅以祖传蒸汽波《芳心纵火》拉开凤凰大势回归的序幕,接着是《山河图》成嘻哈圈爆款,《别董大》让你们别再问什么是中国风;包括凤凰过往的歌曲如《荷塘月色》等也成为了new classical的存在,被各路民乐cover改编。

随着满屏的respect,凤凰传奇口碑翻转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期的#小樱乱弹秀#,我们以凤凰传奇这一经典案例,谈谈何为“品味战争”,到底什么是俗,什么是雅,为什么说“品味的本质是不平等的社会竞争体系”(布迪厄语),又是什么让凤凰传奇成为了新一代年轻人的酷文化。

【文字版】

大家好,我是小樱。欢迎收看本期的《小樱乱弹秀》。

今天我想聊一个,每一个中国人都喜闻乐见的:legend of phoenix,凤凰传奇。

前阵子,中秋晚会的时候,我们全家都在电视机前看,很old school对不对。然后就看到各种明星,有车祸现场的,或者是放还音的,然后忽然就到凤凰传奇,他们唱了一首《别董大》——你知道,凤凰传奇这一边唱,我太太,她是一个除了陀思妥耶夫斯基之外别的作家都看不上的,在我的朋友圈里以无懈可击的高品味著称,也从来不喜欢凤凰传奇的人,她突然跟我说:你看,凤凰传奇这中国风,多么地道;这个戏腔,多么精彩。看了一晚,凤凰传奇竟然是全场最佳,在2019年以前,你信?

对。我信。在过去十年里,我是坚定不移的凤凰吹,和樱太保持鲜明的对立。

而现在,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2019年,凤凰传奇,竟然成为了一个德艺双馨的老牌艺术家。你回忆一下,在十年前,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曾经用过最恶毒的话语,去嘲讽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自由飞翔》。但是像我们做媒体这一行的,戏多一点,这边刚说完“凤凰传奇,什么玩意”,这边就“诶,凤凰传奇的演唱会,能搞到票不?凤凰传奇的歌,特别好,我爸妈特别喜欢。

结果,到了现在,曾毅出了一首《芳心纵火》,大家就一顿吹:哇,祖传蒸汽波!出了一首《山河图》,就是老舅,《野狼Disco》做的,你看,凤凰传奇多有前瞻性,火爆嘻哈圈;新出来一首《别董大》,刚说了,中国风标杆;还有最新他们又出了一首《看看好河山》,新经典,永流传。

你会发现,凤凰传奇现在无论是做什么,大家都闷着头地说:好!

尤其是互联网的两大钢直聚集地,虎扑和知乎,你会发现大量关于凤凰传奇的讨论,比如“被誉为中国说唱教父的曾毅,他的rap到底是什么水平”、“周杰伦的《说好不哭》传唱度相当于凤凰传奇的哪首歌?”

总之你会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就是曾经备受嘲笑的凤凰传奇,好像突然之间口碑反转。到底这是怎么回事?

我想请大家去思考一下。当你如果觉得它很low,那low在哪里?为什么你觉得很low的东西,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我跟大家说,凤凰传奇,这是一个很经典的,我们叫做“品味战争”的一个典型案例。

上个世纪有一位法国社会学家,叫做皮埃尔·布迪厄,他在1979年,有一本社会学巨著,叫做《区隔:品味判断的社会批判》。这本书里面,他就指出,所谓的品味,taste,它只是一个用审美去包装的不平等的社会竞争体系。用品味去划分高雅或低俗,它的目的就是区隔,就是他这本书的名字。通过品味,去区隔那些社会阶层低于我们的人,品味本质上是区别我们自己和别人的一种手段,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

所以,十年前,我们听到很多精英说凤凰传奇,啧啧,的时候,他的本质是说,“各位旅客请注意啦,本次开往精英阶级的LOP次航班已经停止登机了。还没有办理乘机手续的旅客,再见。”

但是呢,品味是流动的,是不断变化的。就像很多暴发户,刚洗干净脚上的泥,一杯红酒配电影,结果人家那些old money怎么买了块地,玩农家乐呢?

比如,布迪厄所说的区隔,后来被我们简化成一个字:酷。我们觉得玩摇滚是很酷的,hip hop是酷的。可是,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一个叫做【公路商店】的自媒体,酷青年最爱看的订阅号。好,你有没有发现它经常会推送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比如《用Tempo纸巾是广东人在外地最后的尊严》,《潮汕地区人手一瓶的神秘药水,能把白开水变成伏特加》,请问Tempo纸巾还有双飞人药水,我从小用到大的——还真的挺酷啊。

所以,我现在看回凤凰传奇,他们的代表作《自由飞翔》,当法拉利F360和保时捷911竞相争艳,玲花和曾毅在你的青春飞驰而过的时候,酷吧,太酷了。

好了,这一期知识点出现了。大家赶紧记一下。当我们的流行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当我们的摇滚乐、hip hop、电子乐发展装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高雅或者是平庸或者是低格调的概念,就开始瓦解崩坏了。无论你是一个听古典音乐的听众,你是一个科幻小说的爱好者,或者你是一个raver蹦迪的,你都可以深深地信奉自己的品味,你根本不care外面的世界,你也不需要有外来者对你的品味进行审查。“我的品味多少分啊?”

美国的一位社会艺术学家,Richard Peterson,他在90年代就指出:美国的上层阶级品位模式从“高傲”变成了“杂食”。最酷的人,不仅能消费古典乐、歌剧这种高级的文化,也能消费大量的流行文化、通俗文化。像美国人觉得hip hop就是通俗文化。我们中国的流行文化要晚发展个二三十年,但现在也迎头赶上,我们也到了这个时代,所谓的酷,就是能左手画龙右手画彩虹,一边看《卡拉马佐夫兄弟》,一边听着凤凰传奇。

第二点,凤凰传奇口碑转变,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互联网用户的下沉,过往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现在有机会去表达自己对凤凰传奇的喜爱,然后我们就看到了。

这几年互联网一直强调下沉,说老实话,人家凤凰传奇下沉十几年了,根本不想理你。之前很多拥有话语权的群体,精英群体,他们其实看不到大众需求是什么,所以他们也get不到凤凰传奇满足大众需求的动作。

我举一个例子。

之前大家黑凤凰传奇的时候,有一张图,一个手机,八个喇叭,放着凤凰传奇。大家嘲笑凤凰传奇的音乐,理由是,他们总是出现在手机的外放喇叭里,而且声音死大。我想告诉你,凤凰传奇的第一波红利,当时他们被选定在手机移动运营商的唯一指定彩铃歌曲里,它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声音够大。

因为你一天到晚都坐在办公室里,你的手机调着静音,震动,因为你觉得手机铃声在响是很没有品位的事情。但是你是否想过,那些在户外工作的人,在写字楼之外的人,手机放在裤兜里,震动是感觉不到的,一定要声音够大。你觉得铃声大这个需求不足以成为需求,是因为富有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凤凰传奇的音乐,它的压缩做得老狠,最后出来的声音真的比别的都大,这真的解决了很多人的需求。

而且我跟大家讲一个冷知识:音乐制作工业有一个词,叫做“响度战争”,就是说我们在做母带制作的时候,把动态做窄,再整体把音量往上推,可以让自己的歌曲在电视广告、电台、流媒体、短视频里面,听起来比别的歌曲音量要更加的大,更加刺激,这个就叫做“响度战争”Loudness War。所以,你单独去批评凤凰传奇,有意义吗?

当然凤凰传奇其实满足了很多需求,不仅是音量大。比如最突出的,我觉得就是他们满足了中国的听众,骨子里面,对于民族音乐的追求。我们都很喜欢周杰伦,他的《千里之外》《东风破》,就有很经典的中国传统五声音阶、民族音乐的写法;同样的,你在凤凰传奇的歌曲当中,《最炫民族风》、《荷塘月色》,我真的没有开玩笑,同样是给民族的东西用现代化技巧,我觉得这是可以对标周杰伦中国风,面向更大众化的需求的产品。像凤凰传奇今年发的那几首新歌,《山河图》、《别董大》、《看看好河山》,都是沿着这个思路在创作的作品,解决大众需求的作品。

最后再说一点。这个就比较抒情了。再给大家介绍一本书,《好品味,坏品味》,这是美国的卡尔·威尔森,一个乐评人的书。这本书讲的是席琳·迪翁,一个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歌手,但同时又是被美国很多乐评人批的体无完肤的歌手,你可以理解是美国的凤凰传奇吧。席琳·迪翁的代表作《my heart will go on》,就连《泰坦尼克号》女主角凯特也说,听了就像作呕,因为听得太多遍了实在是。但是后来《泰坦尼克号》重新上了3D版本,上映15周年纪念,大家又开始怀念这首歌,怀念席琳·迪翁唤醒我们的集体记忆。所以卡尔·威尔森在书的末尾就写:

时间造成的柔焦效果:一个年代里最怪异、笨拙、俗气的明星,日后都会成为那个年代令人怀念的公众偶像,体现了某种代表那个时代且不久后即遭舍弃而不复返的特质,席琳·迪翁便属于刚纳入怀旧循环的1990年代。

我觉得这段话很好。送给我们过去的,不断循环的,自由飞翔的时代。

音乐自媒体“乱弹山”

万马齐喑的乱世里,

透过音乐,

我们记录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