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坏人”专偷内衣,看完我却有点心疼他

前不久台湾公视和电视剧界的老司机HBO,联手推出了一部高分刷屏剧:

《我们与恶的距离》。

这部剧中一扫以往台剧的小清新形象,深入探讨了一起“无差别杀人案”背后所反映的社会问题。

有难以走出阴霾的受害者家属,也有深陷网络暴力的杀人犯家人。

不过让邪君最动容,也最为钦佩的,还是那个坚持为杀人犯进行免死辩护的律师王赦。

他被群众泼粪、被家人误解、领着微薄的薪水、背负着骂名,在所有人都把他当成“恶”的帮凶时,他依然执着地帮助这个造成九死二十一伤的杀人魔,只希望能够多给凶手争取一些时间,让他交代出做案动机,从而有效防范类似的犯罪,帮助未来更多的人。

这样一个角色,其实非常难拿捏,一不小心就可能演成了“圣母婊”。

但扮演者吴慷仁却精准塑造了一个有大爱的好男人、好律师形象。

尤其凶手提前被枪毙,他大醉后痛哭的那一幕,更让不少人为之落泪。

模特出身的吴慷仁,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转型演员后,更是演技在线,手握两座金钟奖视帝。

今天邪君就来说一部,他斩获台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的冷门好片。

片中,吴蜀黍化身一位专偷女性内衣的恋物癖。

这一次,他将作为“凶手”和“被害人”,探讨我们与恶的距离:

白蚁:欲望迷网

吴慷仁饰演的白以德,是一个书店店员。

外表普通,性格内向的他,其实有着难以启齿的肮脏秘密。

他从小就对女性内衣裤十分迷恋,患有恋物癖和异装癖,还伴随着抑郁症。

平时为了满足自己病态的欲望,他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去偷别人晾晒的衣物。

偷完回到家,还会穿在身上,细细品味……

可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这天白以德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里面只有一个光盘。

光盘里的内容,正是他偷内衣的录像。

白以德彻底慌了。

自己是被人监视了吗?

偷拍他的人到底是谁?

他们有什么目的?

他小心翼翼维系的“正常”生活会不会毁于一旦?

虽然仅仅是一个光盘,但他仿佛已经遭到了公开审判一般,这种被人卡住喉舌的感觉,让他窒息……

更何况他本身就患有抑郁症。

无论偷拍的人是何居心,他都回不到之前平静的生活了。

为避免留下证据,家中那些能给他慰藉的赃物全被他丢进了垃圾堆。

有事没事,他都会到被偷拍的楼栋附近转悠,还和一个拿着同样信封的路人起了冲突。

消极和焦虑还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和工作,坐车会慌神坐过站,在书店也常常因为心不在焉而被顾客投诉被老板骂。

现实中无人倾诉,白以德只能在社交网站上发一些晦涩的文字来抒发自己的郁闷。

殊不知,屏幕另一边,拍下视频的人,也偷偷关注了他的个人主页。

原来偷拍者只是两个女大学生,汤君红和路霈宜。

她们在附近的学校读书,当天路过时意外撞见鬼鬼祟祟的白以德,便一时兴起拍下了他偷衣服的全过程。

而后便跟踪白以德知道了他的住址,还从他工作的书店知道了他的名字,在网上人肉他后关注了他的主页。

做这件事的初衷只是为了守护那份正义感。

为了给白以德一个教训,她们便匿名给他寄了光盘。

但后来继续匿名骚扰白以德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了。

或许是因为男朋友反对她们的所作所为,大吵一架后气昏了头?

或许是把白以德在网上发的那些感慨当成了挑衅?

鬼使神差之下,两人再次给白以德寄了光盘。

殊不知,正是这第二次寄光盘,酿成了惨剧。

第二天,白以德工作时再次出错,精神恍惚中他跑出门外,被一辆疾驰的轿车撞倒在地……

白以德就这样死了。

而恰好经过的汤君红和路霈宜目睹了这一切。

的确,白以德是一个不知廉耻偷人内衣的窃贼,但他本身也是一个病人、一个边缘人。

更何况,他罪该致死吗?

汤君红和路霈宜后悔了,但已经来不及了。

面对不可挽回的过错,路霈宜选择了逃避。

她搬离了和汤君红合租的房子,不再露面。

而汤君红,则选择了直面。

她偷偷参加了白以德的葬礼,记住了他妈妈蓝姐的样子。

而后又以做学徒的名义,应聘到蓝姐的婚纱工作室。

随着和蓝姐关系日益亲密,她也逐步揭开了白以德童年的悲剧。

原来,白以德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十几岁了还和母亲同床。

可有天提前放学回家时,他意外目睹母亲与一个男人交欢。

男人其实是母亲当时交往的正牌男友,男欢女爱也属人之常情,于情于理都没有什么错。

可这过于刺激的一幕还是给白以德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从此之后,白以德心理扭曲了。

一开始,他只是对妈妈的内衣下手。

碍于面子,也是为了维系母子俩脆弱的关系,蓝姐一直纵容着儿子的不良嗜好,既不纠正,也不带他去看医生。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藏着掖着并没有让白以德的病情好转,两人的关系也变得如履薄冰。

随着白以德慢慢长大,蓝姐终于忍无可忍当面训斥了他。

白以德只是默默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搬出了这个家。

在外居住期间,他便开始偷窃他人的内衣。

除此之外,他一直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伪装”成一个正常人。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给他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当汤君红越了解白以德的过去,她的所作所为就越让她如鲠在喉。

她犹豫着想找机会向蓝姐坦白,可还没等她开口,蓝姐就发现了她的秘密。

原来一次寄信时,蓝姐发现汤君红的笔迹居然和儿子收到的匿名信上一模一样……

得知真相的蓝姐,只是平静地问了汤君红两个问题:

他有偷你的东西吗?

他有伤害你吗?

答案都是“没有”。

汤君红说出了那句迟到的“对不起”。

但她,还能原谅自己吗?

影片导演朱哲贤,早年以拍纪录片为主,《白蚁:欲望迷网》是他首部剧情片。

他自己曾说,拍边缘人,是因为他们反映了社会的荒谬。

白以德正是这样一个边缘人,他偷内衣、穿异装,完全就是常人口中的“变态”。

但这样的“变态”,其实是一个罪犯,也是一个病人。

有罪,应该交给法律来制裁。

有病,应该交给医生来治疗。

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被私刑公开审判。

毕竟,许多所谓的正常,最开始也不过是多数凌驾于少数之上的霸权罢了。

邪君向来都不否认,这个世界上有无法拯救的恶。

但更多,还是善意的残缺灵魂。

扪心自问,又有几个人,经得起深扒呢?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见不得光的阴暗面。

我们对待他人暗面的态度,便足以丈量我们与恶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