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热血铸就巅峰荣耀,民间武者也能挑战世界

全国空手道第三、上海本土泰拳联赛两连冠兼首个棍术冠军、全国短棍全甲组季军&无甲组亚军、菲律宾武术单棍&刀战双料世界第三,看到这些成就或许你会认为,这应该是一个武术科班出身的运动员吧,这些成绩对专业选手来说没什么很平凡。然而小编要告诉你:不是!这仅仅是一个武术搏击的爱好者,一个自愿为武术搏击发展不遗余力的推广者所获得的成就。

宋敏捷,常用网络昵称:极真会馆招牌猫,原为动保协会成员,时常救助流浪猫而被称为“猫叔”,2010年起成为某武术搏击媒体的新闻编辑人员及该平台江浙沪地区赛事及活动对接负责人,在诸多武术搏击赛事及活动的一线时常可以看到猫叔的身影。同时,他也是一个在各个武道圈子都小有名气的武者。

猫叔格斗赛事工作照

误打误撞与极真空手道结缘

高中时期猫叔以极真空手道入门初识格斗,曾不遗余力的宣传推广空手道在圈内名噪一时,后因在技术问题上时常直言不讳,遭到圈内很多键盘党、假大师记恨和报复而逐渐淡圈。

说起练武的原因,猫叔不禁向小编笑谈道“当时高中时有一位王姓同学,想靠拳脚在校园里‘蹲底’,(‘蹲底’这个词算是当时上海校园里的黑话,说通俗一点就是想当学校里的小霸王)并拉拢我和另外两位同学一起入伙,而我只是想随便玩玩而已,然而讽刺的是,抱着随便玩玩的我却是唯一坚持了十多年的人”。

那时候,极度痴迷空手道的猫叔白天需要在学校里上课,一下课回家吃个饭就跑去训练,连作业都留到第二天早上早起去学校才完成,晚上7点半开始上课,猫叔通常5点半便在沙袋区做自主练习,同学都不在时课后还要加练1小时,比同期的新人一天要多练3小时以上。“我作业基本都是第二天早上去学校才完成的”聊到这里猫叔再次笑谈。

2009年,猫叔第一次登上“新人王”全国空手道赛,首次参赛止步于八强。此后,沉寂两年,2011年获得极真空手道黑带后,于2012年再征赛场直至2016年共参加五次全国级空手道赛事,其中四次登上前三领奖台,2016年的最后一战,对阵来自俄罗斯的极真空手道世界杯亚军选手,猫叔力战不退苦战三回合,以断掌的代价逼退世界亚军后永久退出空手道赛场。

猫叔的空手道赛场最后一战

猫叔空手道获奖照

拳脚之上,续写刀棍传奇

“因为我读书的时候真的经历过械斗,所以深知兵器的实用性。”猫叔向小编这样说到。

2009年猫叔通过武术圈内友人,接触到了一位公干来沪的美籍截拳道兼职教练,第一次接触到截拳道概念短棍,并且从此迷上短棍,后来才了解到截拳道短棍实际上就是菲律宾短棍术。菲律宾短棍术也被称为菲律宾刀棍术,因为实际上短棍只是一个练习工具,虽然手握短棍,但所练的技术也有很多刀法和其他武器的技巧在内。2013年,一位实战派的棍术老师来到中国的消息引起了猫叔的注意,这位老师叫文森·帕伦博,是菲律宾武术红带11段(最高段位12段),多世界短棍实战冠军,也成为了猫叔后来的棍术老师。2016年,也就是猫叔与世界亚军一战后2周,刚刚经历断掌的猫叔手绑石膏来到文森老师的课堂上,入场瞬间一下子引起了文森老师和全场学员的关注,并得到了文森老师的大加赞赏。

现在,猫叔只要一有机会便会参加文森老师的课程。同时,偶尔也会参加一些其他菲律宾武术流派老师的特训课。此后的两年里,猫叔的短棍天赋得以发挥,在手掌骨折还未痊愈的情况下,在1个月内获得了首届全国短棍赛季军和上海本土第一个棍术实战冠军,2019年更是受邀远征菲律宾,参加世界短棍邀请赛,获得了92公斤以上级单棍及刀具两个实战规则的季军,成为了史上第一个登上大级别领奖台的中国选手。

猫叔带伤参加短棍课程

猫叔与文森老师

猫叔菲律宾短棍赛获奖照

猫叔在菲律宾的学习照

猫叔与菲律宾短棍大师迪奥尼

取长补短,踢拳与芦原空手

被问已经练习了空手道为什么还会去学踢拳猫叔答道:“事实上我热衷于学习所有的优秀武技,即便现在当了教练我也每周要花1天时间去别的馆训练,这些年我还学习过一些拳击、以色列马伽术、泰拳、剑道的一些皮毛功夫,并且我都是从0开始虚心学习,不会像某些高段位的空手道‘大师’一样去索要各类资质和证书,我还为上海本土某位泰拳名将担任过1年的全职陪练。至于踢拳,是因为我最喜欢的空手道选手是已故的‘K-1先生’‘蓝眼武士’ANDY HUG,ANDY不仅在极真空手道的世界大会上获得亚军,同时连续3年在世界顶级站立格斗赛事K-1上打入决赛获得一次冠军两次亚军,虽然我没有办法像他一样强,但我也想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去效仿他。能够学习到正统踢拳也是机缘巧合,我在一次猫圈聚会中偶遇了日本踢拳馆伊原道场至今为止第一也是唯一的一位中国籍指导:沈指导,沈指导很喜欢结交格斗圈内人士,但因为一些他的个人原因,不便透露他的全名,他听说我极真空手道的练习者后便主动像我表达了敬意,并且后来完全不收我学习的对我进行单人指导,后来也经过他的联系和协调,得以让日本知名格斗赛事RISE排名第8的小崎选手定期来到中国进行技术指导”。

功夫不负有心人,试水了一次业余拳击比赛以KO对手获胜后,猫叔报名参加了上海格斗菁英泰拳拳击联赛,并连续两年斩获冠军完成了自己的夙愿。猫叔还曾想要参加全国自由搏击锦标赛,但是每年比赛的体重分级上限永远只有75公斤级,没有大级别的赛事,也成为了了猫叔心中的遗憾之一。在被追问有关芦原空手的问题时,猫叔表示话题过于敏感不便公开发表说明,否则会被圈内大佬口诛笔伐,只向小编留下一句“我只想从零开始再学一次真的空手道,同时我也不接受练极真空手道的人不会打头这种说法”便结束了这个问题。(小编注:极真空手道比赛规则所有手上技术不可攻击颈部以上。)

猫叔首次登上拳击赛场(蓝方)KO胜

猫叔的正统日本踢拳学习照

猫叔泰拳比赛获奖照

与世无争,尽己所能传播武道正能量。

“人难免有点所谓的黑历史,我也从来没去删除过这些东西,过去比较气盛,很热衷于在网上和一些键盘侠、假大师拌嘴,甚至还多次想线下约战,但我发现这种做法对武道发展没有任何帮助,还会被小人所算计,很多人其实知道自己练的教的东西是没用的,但为了自己名誉和利益还会去传播他,违法的骗子都抓不光,何况法律无法监管的呢?所以我选择成为一位武术搏击的新闻工作者,虽然只是兼职,但我要用自己的方法去宣传真实、正确的武道。”,听完猫叔最后一段心里话,小编想起了现在热衷于武林打假的某位徐姓男子的现状,有部分心怀正义之人力挺他的做法,却也有更多的诽谤、诋毁甚至干涉。

如今的猫叔在上海与好友合作建设了一家名为的小型非商业道场,致力于10人以下的高质量小班武道课程教学,并且已经开始带领他的学员征战赛场。聊到开设道场的话题,猫叔谈到“我不是职业选手,但我想成为一个全职高手。实际上业余格斗出身的人也有自己的优势,比如我比专业队出身的人更了解业余练习者需要什么适合什么,况且我有过1年的职业泰拳陪练经历,对于如何培养业余爱好者,我有自己的心得。实际上,我们的邻居亚洲格斗强国日本除了极个别几位顶尖格斗选手,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职业选手和教练,绝大多数的选手和教练都是身兼数职,类似战胜邹市明的日本拳手木村翔,这样被媒体报道出来的白天当搬运工晚上打拳的选手多如牛毛,只是因为木村翔战胜了奥运冠军、获得了WBO金腰带,才被我国媒体刻意的放大”。同时,猫叔现在并未离开赛场,也依旧在全心全意的为整个武术搏击运动的发展奔波出力,也许你会在江浙沪的各种赛事活动现场遇见一位身高近190CM,挂着工作证、捧着相机、时不时做记录的黑衣壮汉在来回穿梭。

猫叔的学员在全国空手道锦标赛获奖

猫叔赛场工作照

10月5日,刚结束的WEKAF菲律宾短棍世界锦标赛的中国预选赛上,猫叔再次通过考验,获得本次赛事无甲组92公斤级亚军,获得了2020年7月世界锦标赛的出赛权,这次他将以中国代表队选手和前线记者的双重身份远征菲律宾。

猫叔获世界短棍大赛出赛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