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加 镜中的世界

ONE

“港交所现在就象完美的风暴中间的一艘大船,无论是什么环境和颜色,我们都在这艘大船里面,是下沉还是突破风暴,都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正如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所说的,港交所和香港一样,都处于这场“风暴”之中。此次296亿美元收购伦交所失败消息来的猝不及防,与一个月前李小加发布信心十足的网志产生截然不同的态度。

10月10日,李小加在香港出席上市会议后接受媒体群访。见面伊始,他便以轻松的姿态向到场媒体问好,并率先发表对港交所近期发展的看法:“目前香港IPO市场非常健康,还在继续前行。”

毫无疑问,在媒体群访的全程,提问的出发点基本上是此次“告吹”的伦港联姻。历时将近一个月的伦港博弈迎来了最新的结果,于10月8日李小加发布两千多字的中文网志中表态,宣布放弃收购伦交所,但国际拓展的步伐不会放缓。

梦醒时分,李小加已不愿再透露更多此前收购伦交所的细节,而是极力强调港交所作为东方交易所代表之一,在发展和业务模式等方面与西方交易所的不同,其仍然坚持立足中国、连接全球、拥抱科技的战略。

或许他也非常希望,媒体的聚光灯能够放在港交所的发展本身,而非已经成为“过去式”的伦港联姻上。

TWO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为了伦港联姻,李小加月内连续发表了两篇网志。而在第二篇英文网志的末尾,他引用了《爱丽丝镜中世界奇遇记》的作者刘易斯·卡罗尔说过的一句话“We only regret the chances we didn’t take.”(我们只为没有抓住机会感到遗憾。)

和直白、透露出信心和激动心情的首篇“联姻”网志不同,李小加在宣布放弃收购伦交所的网志中,除了对未来发展前景的笃定,字里行间表达了对此次收购的失望和遗憾。

比起“放弃与坚持”,李小加把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镜中的世界)作对英文版第二篇网志的标题。在他看来,此次收购事项虽然失败,但作为一面镜子,呈现出来的不一定是现实。倒不如把它看作是从梦境中窥见西方,从而看见背后的资本较量以及其坚持港交所国际拓展的步伐。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于9月11日,港交所收市后公布,拟以现金加股份,收购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作价达296亿英镑(约2582.3亿元人民币),较伦交所前一日收市价高逾两成。

在港交所极力争取收购的过程中,有外媒报道,合共拥有伦敦证券交易所(LSE)约3%股权的3名股东表示,要求港交所最少增加收购作价20%,以及提高现金比重才可能支持港交所的收购建议。

另一方面,木星金融机会基金的负责人Guyde Blonay在与港交所联席总裁Romnesh Lamba会面时也表示,提议对方增加每股作价介乎90至100英镑,原建议的每股作价为83.61英镑。

假若收购价调高至每股100英镑,此次港交所收购伦交所的总作价将会增至354亿英镑(约3088.3亿元人民币),相较于之前的出价超出逾500亿元人民币。

伦交所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证券交易所,在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中,其形成自身价值、成熟交易体系等,以及去年底与上交所形成的沪伦通机制的启动等因素都吸引全球各大交易所争先并购。

然而港交所并不是第一个提出要收购伦交所的平台,此前德交所、纽交所、纳斯达克、欧洲联合股市、瑞典的OMX集团、麦格理银行都收到过伦交所的拒信。

于昨日(10月9日),港交所主席史美伦在参加新加坡会议时就透露,从去年开始就已考虑收购伦交所,但当时由于英国脱欧存在不确定性。今年9月中旬出手收购是因为伦交所于8月公布将收购数据商Refinitive,若成功收购,伦交所将变得体量过大而难吞并。

不仅面临收购成本上升及体量过大的风险,同时在英国的兼并收购受到严格的监管、未能取得伦交所管理层的积极响应等不可控因素,史美伦与李小加都在公开场合,一致表明不想展开敌意收购。因此对于收购事项,迫不得已选择了“放弃”。

对于媒体提及是否会考虑收购其他交易所,李小加表示“nothing in,nothing out”(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未来一切都有可能。

THREE

“有机会收购伦交所这样的项目能完成跨越式发展,但如果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就小步快跑。”李小加在麦克风的簇拥下,向到场的媒体表示。

港交所作为一个为企业提供国际性交易的平台,其自身也在风险和机会的平衡中挣扎前行,此次失败的经历似乎更加增强了李小加想要连接全球、拓展国际市场的决心,并喊出“港交所是全世界唯一的、创新的连接性市场。”

在过去的几个月,香港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之中,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其正面临严峻的市场环境,发展前景也存在较多不确定因素,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片沃土之上的各利益相关方。

在“小步快跑”的道路上,李小加对一些市场的看法做了澄清。其中包括将港交所看作是一个过去靠交易支撑起来的市场,而西方交易市场摆脱了以交易为主的模式。

“这是一个误解,交易所最核心的功能就是交易功能,把所有资源集中,实现最大、最有效的价格。交易业务本身就应该是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西方交易所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弄丢了,只能另寻出路。”李小加解释道。

他进一步补充道,与西方市场以资本增值税在金融市场征税不同,东方市场基本以交易税即印花税形式征税,因此交易成本占比小,有巨大的保护性和续航能力。此外,美国目前有超过50家交易所,因此所有的资产变现能力已经分散。

关于港交所业务模式,李小加介绍道,港交所不是中国门户市场,而是亚洲市场与内地市场互联互通的市场,也是深港通、沪港通、债券通、净结算闭环相接的市场,与A股市场同时互通,充分监管互助、清算结算等,得出来的以净结算为主的国际市场。

过去的这一个月对李小加而言是漫长的,从李小加单方面发布“提亲”网志,到伦交所拒绝提议,引发敌意收购传闻,再到建议提高收购价等的博弈过程,这可能是他任职生涯中最为曲折的收购经历。

据了解,李小加曾有过丰富的金融证券与兼并收购经验,在成为港交所行政总裁之前,他还先后在美林证券、摩根大通就职,担任过万科与浦发银行的独立董事律师。

资料显示,李小加毕业于厦门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在报社当过记者。随后,李小加便赴美留学,留学期间也取得了美国阿拉巴马大学新闻系硕士学位和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博士学位。

在其后的职业生涯中,李小加也迎来了数个高光时刻,比如他曾参与发行我国第一次全球主权债的发行工作、参与了我国最早一批国企跨境上市的交易、参与策划发起中国海洋石油竞购尤尼克事件等。

而对于此次提议收购伦交所,李小加并没有感到后悔,而是在万分遗憾中表达了对未来的期许。

“对于港交所来说,收购伦交所现在已经暂停了,但依旧会执行立足中国,连接全球的战略。如有好的机会,依旧会进行收购,其中也包括科技领域公司的收购。”李小加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