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民宿借网络平台变短租公寓 可按每条8块钱价格给刷好评

北京心悦公寓在平台上宣传的部分房间。受访者供图

用户入住后大呼上当。受访者供图

星期五公寓藏身在一栋老旧待拆的居民楼里,卫生环境差。受访者供图

记者调查时发布的虚假房源,平台很快通过审核。

手机截图

专业团队给记者的虚假房源刷好评,8块钱一条。

手机截图

专门帮房东刷好评提高排名的团队,他们声称多家平台都可以刷。手机截图

消防、卫生条件多不达标,入住无需身份登记;平台审核不严,虚假房源一天即上线

10月10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明确加大对违规发布房源信息处罚力度。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网络平台上的部分房源存在无证经营、卫生条件差、虚假房源、消防设施不达标等问题。

这些房源大多藏身在居民楼中,无营业执照,平台上很多“环境优雅”“干净整洁”的房源,实际入住时却是面积狭小、设施破旧的隔断房,入住这些民宿也无需登记身份证。

《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履行“审核义务”,加强审核、管理住房租赁信息,不得出现违法违规、虚假、重复和“僵尸”房源信息。但新京报记者以虚假房源资料在两家民宿平台注册,一天内均通过审核,并收到了意向客户的订房咨询。

民宿市场火热,行业现状却亟待规范和监管。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黄勇表示,对民宿的监管,目前还有很多方面处于空白地带,这就很容易导致行业发展出现上述问题,相关部门应尽快制定完成并出台市级《民宿管理办法》,做好科学规划,加大政策扶持,完善准入条件,确定行业标准。记者也注意到,曾有消息称2018年8月将推出北京市城区民宿和乡村民宿的具体管理规定,但截至目前仍未见公布该规定。

网上订公寓遇到隔断房

“平台上看到的房间很高大上,实际上是个又脏又差的隔断房。”聊起8月份的北京之行,郭胜(化名)说自己一肚子苦水。

郭胜带家人来京就医,临行前,他在一家平台上看到“北京心悦公寓”的照片,“房间看上去干净整洁,虽然写着民宿,但跟酒店的房间也差不多少。”郭胜说,再加上该公寓的位置离医院不远,立刻下了一个三人间的订单,298元一晚。

入住当天,郭胜傻眼了:屋子里油烟味很重,除了两张床和一张桌子,几乎就没有别的地方了,窗户很小,挂着一个破窗帘。看到跟平台上的照片严重不符的屋子,郭胜觉得自己被骗了。

更让郭胜无法接受的是,房间门锁也是坏的,而且是隔断房,“公共空间也没有摄像头,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

这家平台上,北京心悦公寓的评分为4.7分(满分5分),评价内容包括服务、设施、位置、卫生等四项,评分旁边是“很好”“房子真的很棒”的文字描述。

在协商退款无果后,郭胜把自己的经历以图文的形式发在了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并要求退款。

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林晴(化名)。8月5日,她通过民宿平台预订了一家西安某小区的民宿,一共三天,每天180元。

“打开房门时,一股发霉的味道迎面而来,跟房东宣传的高端大气、精美舒适严重不符。”林晴说,她当即决定退房,但当时已经是下午6点钟,在完全没有入住的情况下,林晴觉得最多扣除一晚的房费,但没想到被房东拒绝了,仅退还了她500元的押金,没有退还三天的房费。

在黑猫平台投诉后,这家平台介入处理,最终退还了其余两晚的房费。“作为国内知名的民宿平台,对于这样的房源也能审核通过,太不规范了。”林晴说。

入住假“民宿”不用身份登记

8月21日,新京报记者在该平台,以99元的价格预订了北京心悦公寓的一间钟点房。当记者赶到该公寓在平台标注的“永定路66号”这个地址时,却四处都找不到该公寓的任何标识。

公寓老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公寓就在附近,随后会有人带记者过去。约5分钟之后,公寓老板和一位中年女子出现,并委托该女子带记者去附近的居民楼里看房。

与记者一同前去的还有一对母子。他们之前就住过这家公寓,因为“价格便宜”,也是在该平台订的。

进入公寓后,记者发现,这其实是一处普通的居民房,隔断后共有五个房间,外加一个厨房。最小的房间不带窗户,只有几平米。该公寓主页在平台上展示的照片只是其中一间条件较好的房间,但关于隔断、无窗和凌乱的卫生间,只有客户入住后才能看见。

带路的女子透露,这是他们整租下来之后改的,像这样的房间他们一共整租了三四处,都在这条街上,租金每月7000到20000元不等,“都是隔断的,一共有20多个房间。”记者注意到,该公寓当天已经全部订满,连客厅也住了人,任何人入住都不需要登记身份证。

记者询问安全问题,对方表示小区里有摄像头,“非常安全”。而在这处公寓里,电线杂乱地盘在墙角,且看不到任何消防设备。

这名女子还透露,他们没有申领过营业执照,但在派出所报备过。记者致电属地派出所被告知,经营民宿需要办理特种经营许可证,并且向公安部门报备,“隔断房是不允许做民宿用的”。

《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明确规定,通过互联网交易平台发布住房租赁信息的企业要依法登记、备案且正常经营住房租赁企业应于签订收进房屋或出租房屋合同之日起3日内,将合同主要信息(包括房屋坐落、面积、间数、价格和租赁双方等)录入北京市住房租赁监管平台。

截至发稿,北京心悦公寓在这家平台上一共有116条评论,其中有56位用户打了“低分”。这些用户对其描述为“卫生不好”“隔音差”“房间小”“与图片不符合”。房东对于每一条低分评论,几乎都有大段的回应,称自己的房子对得起这个价格。

无证民宿多为租房经营

同样被投诉过的,还有一家名为“星期五公寓”的民宿。该民宿在上述平台评分也是4.7分,其主页显示“性价比高”“干净整洁”。

从平台页面上可以看到,该民宿一共有17间客房,每一间的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价格从100多元到400元不等,也经常是订满的状态。

在评论区,有住户称该民宿不仅卫生极差,“拉个帘子就是一间房”,甚至还有人在走廊做饭,垃圾满地。

8月21日,记者通过这家平台又预订了一间大床房,一共228元。在房主电话指路下,记者来到了一处待拆迁的楼房内。沿着楼梯走上去,走廊内堆放着各种待处理的生活用品,每个楼层都有一个公共的洗衣房和厕所。不少楼内居民干脆在走廊摆上煤气灶作为厨房。

在一间拉着简易竹帘的房间,记者见到了自己的床位。这间20平米左右的房间被隔成了三个房间,而且有两间已经“租出去了”。房内除了床再也摆不下其他生活设施。

在这里入住,一样不需要办理任何登记。

房东介绍,自己做民宿已经有十年了,有时候自己也会去北京西站揽客。楼上还有几间房,不过也是像这样隔开的,“你们要是觉得不合适,可以跟平台联系退款”。

当被问到是否有更好一点的房间时,房东打开对面的一间房门,称这间是没有隔断的,一共可以住四个人,398元一晚。

在这个房间除了两张床和桌子,还摆放着房东自己的生活用品,看起来刚住过不久。

和星期五公寓只有一街之隔的还有云姐之家公寓。唯一不同的是,该公寓并未在上述平台上线,而是通过其他平台招揽住户。

这间面积更狭小的民宿,两居室被隔成了四个房间,其余两间分别是厨房和客厅,价格从160元到300元不等。房东直言她也是租的别人的房子经营民宿,并未办理过手续,“像这样的民宿我们楼里还有很多家,一般不会有人来查”。

北京警方曾展开全市清理整治行动

存在治安消防隐患、缺乏有效监管的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真的没人来查吗?

北京警方于2018年6月至9月,就组织开展了全市日租房和网络短租房清理整治专项行动,重点围绕交通枢纽、繁华商区、高校区域等周边带有日租、短租性质的“民宿”、“特色民居”、“青年旅社”以及人员更换频繁的出租房屋开展细致排查。行动开展以来,公安机关共消除相关治安隐患4200余处、消防隐患1.3万处;取缔具有群租形态的日租房、黑旅馆和未经许可经营的日租房、短租房620余户,查获各类违法犯罪人员840余人。

针对辖区内北京心悦公寓涉嫌违规经营情况,北京海淀警方在先期摸排后,于9月3日展开突击查处,将路口正揽客的违法人员熊某抓获。

民警带着熊某到其日租房内询问情况。据熊某交代,她将房屋从屋主处租来,再放到平台上以“旅店”名义出租给来京人员。在租房时,租户无需提供身份证等证件。租房也不需要从平台下单支付,相约见面交钱即可,价格也从100元到200元不等。

直到民警进屋,一些住户都不知道自己租住的是非法经营的日租房。民警介绍,违法行为人熊某曾因经营黑旅店被警方处理过,此次又重蹈覆辙。目前,熊某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新京报记者从海淀警方了解到,海淀公安分局在全区范围内持续开展违法群租房、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等出租房屋专项整治工作,今年以来已拆除群租房600余套,行政拘留违法行为人150余人,取缔违规日租房百余家。

平台注册虚假房源也可上线

警方查处违规、违法经营的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的情况,也侧面体现了共享住宿市场的规模不小。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的预测,2018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额为165亿元,同比增长37.5%,继续保持快速发展态势。2018年我国主要共享住宿平台房源量约350万个,较上年增长16.7%,到2020年,我国共享民宿市场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共享民宿房源将超过600万套。

但在这场百亿级规模的商业盛宴背后,新京报记者发现平台对房源的审核存在诸多漏洞。

在一家民宿平台APP上,如果想成为房东,需要提交个人身份信息认证、房源真实照片、房源地址等信息。关于房源资质(购房合同或租赁协议)则是选填项,可提交也可不提交。

在体验中,新京报记者手持他人的身份证拍照,连同虚假的房源地址和照片上传上述民宿平台APP系统后,不到24小时,就收到了审核通过的“上线通知”。换句话说,一家不存在的民宿已经可以上线营业了。

根据这家民宿平台的房东规则,民宿需要配备正常工作的灭火器、确保屋内所有电器设备安全安装、处理好裸露电线等。同时房东需要保证自己的房源符合公安、环保、卫生等主管部门规定。实际上,这些并没有任何线上或线下的审核过程。记者此前探访的多处公寓中,也并未看到有灭火器和营业资质。

在另一家民宿平台上,记者同样将这套虚假的房源信息提交后,也很快获得了平台通过。尽管记者的实名认证并未通过,但还是很快就收到了意向住户发来的寻房信息。

新发布的《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履行“审核义务”,加强审核、管理住房租赁信息,不得出现违法违规、虚假、重复和“僵尸”房源信息。要求房屋照片与实际相符;租金、佣金等明码标价,不展示发布超过30日未维护房源信息。

违规发布房源的机构或个人将面临房源下架、暂停发布房源信息1至3个月等处罚。违规发布房源信息3次以上的,不得再通过互联网交易平台发布北京市住房租赁房源信息。

“民宿”排名提升也可以“刷”

记者这套根本不存在的“民宿”,在平台上线当天,就有平台工作人员来电提示,称民宿的排名越高,获客机会就越大,而排名则由经营者的接单率、拒单率和回复率决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宿老板告诉记者,除了正常接单提升排名,还可以雇人刷好评和买收藏量。

在QQ群输入“民宿”“刷评”等关键词,很快就能找到专门组织给民宿经营者刷好评的团队。

其中一个团队负责人小凯表示,自己有刷手群,可实名帮民宿刷好评,多家平台的房源都可做。操作流程是,刷手下单并带图好评之后,房东再将房费原路退回,并支付每单8元的人工费。

“刷单晚上8点统一做,你白天可以正常营业。”小凯说。但他同时提醒,有些平台查得相对较严,如果被平台监控到有可能直接将房源下线。

小凯介绍,增加获客率的另一个办法是,雇人收藏房源。“影响排名的因素有很多,收藏占不了太大比重,但收藏对转化率影响很大,如果收藏量做到区域前五,还有‘热门民宿’标签。”小凯报价,每个房源收藏的价格不等,100个起订。

记者将自己的房源发给对方后,很快就看到自己的房源收藏量从1变成了106。同时,小凯告诉记者,自己正在招代理,如果能拉到需要刷好评、买收藏的客户,“每个月赚个三五千没有问题”。

“民宿行业亟须制定规范”

针对目前涉及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等共享住宿市场的各种乱象,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黄勇表示,酒店的业态已经是相对成熟的行业,而民宿更多的是个人的产权和个性的业态发展,对民宿管理的标准和要求具有特殊性,所以需要具体的系统的法律规范。但目前还有很多地方在这方面处于空白地带,这就很容易导致行业发展出现问题,比如经营者隐瞒真实的房源信息、货不对板等问题。

黄勇表示,就北京地区而言,需要尽快制定完成并出台北京市级的《民宿管理办法》,由文化和旅游委牵头,联合公安、消防、环保、卫生、住建等部门共同参与到立法中,以便解决立法后各部门执法中的衔接不畅与多头执法等问题,也便于为完善准入与行业标准打好基础,并结合《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的规定以界定和出台可操作性的北京民宿行业标准,把民宿纳入行业标准体系,对符合要求的民宿发放并维持其资格,否则不予发放和维持,借此保障标准被普遍遵守,尤其是在涉及公共安全标准化方面。

新京报记者 王飞翔 张静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