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出生为何会有“火精转世”的说法

纪昀,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直隶献县(今河北沧州市)人。清代政治家、文学家,乾隆年间官员。历官左都御史,兵部、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太保管国子监事致仕,曾任《四库全书》总纂修官。

纪昀学宗汉儒,博览群书,工诗及骈文,尤长于考证训诂。任官50余年,年轻时才华横溢、血气方刚,晚年的内心世界却日益封闭。其《阅微草堂笔记》正是这一心境的产物。他的诗文,经后人搜集编为《纪文达公遗集》。

嘉庆十年(公元1805)二月,纪昀病逝,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嘉庆皇帝御赐碑文),故卒后谥号文达,乡里世称文达公。

据有关资料记载,纪晓岚出生时颇具神秘色彩,如张培仁《妙香室丛话》卷12记载:“相传纪文达公为火精转世,此精女身也。自后五代即有之,每出见,则火光中一赤身女子,群逐之。一日复出,则见入纪家,家人争逐,则见竟入内室。正哗然间,内报小公子生矣。公生时,耳上有穿痕,至老犹宛然,如曾施钳环者。足趾白而尖,又若曾缠帛者,故公不能著皂靴,公常脱袜示人,不知讳也。又言公为猴精,盖以公在家,几案上必罗列榛栗梨枣之属,随手攫食,时不住口。又性喜动,在家无事,不肯坐片时也。又传公为蟒精,以近宅地中有大蟒,自公生后,蟒即不见。说正不一。少时夜坐暗室,两目如电光,不烛而见物,比知识渐开,光即敛矣。或谓火光女子,即蛇精也。”

江藩《国朝汉学师承记》卷六记载:“河间为九河故道,地势低洼,天阴则汪洋成巨浸,夜有火光。天申(纪晓岚祖父)夜梦中火光入楼而公生,火光遂隐,人以为昀乃灵物托生也。”或许因此,纪晓岚墓志铭上进而说,他出生的前夕,“水中夜夜有光怪”,并有一道火光闪入其出生地对云楼。纪晓岚出生时,恰好是在汛期(河北省的汛期集中每年的农历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水中夜夜有光怪”,应该属实,即江藩所说“夜有火光”,而“火光入楼而公生”,则系纪晓岚祖父梦中所见,此或许和“夜有火光”有关,然而并非实际发生的事情。因此,江藩认为是有人附会纪晓岚是“灵物托生”。应该指出的是,纪晓岚生于午时,不是夜晚。大概因为纪晓岚的祖父“夜梦中火光入楼而公生”,加之这时当地确实时常“夜有火光”,纪晓岚又是午时降生,因而取名“昀”。“昀”字只有一个义项,指日光。

其实,这种类似的附会和传说,早已写满了正史,不足为怪。所谓“火精”,实系指纪晓岚出生之时恰遇不明飞行物光临而已,前人未有“不明飞行物”之概念,咸以为奇,不能解释这一现象,故在纪晓岚一举成名以后,相信轮回转世之说的人们就将纪晓岚出生之时恰遇不明飞行物出现这一异象附会为“火精转世”,甚至“蛇精转世”、“猴精转世”、“蟒精转世”等。在当时人们的观念中,大凡称为某某精者,一般都以为是女身。

纪晓岚是“火精转世”的记载,实际上是在他出生前夕,当地恰好频繁出现天空异象——“火球”,即所谓“火精”、“光怪”等。由于当时人们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加之中国文化中又富有“附会”的传统,遂附会成纪晓岚是“火精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