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一场怪梦

欢迎阁下来到诗词歌赋汇!(聊斋故事第030期)

本期文章中我们来说一说蒲松龄老先生著作《聊斋志异》中的一则小故事。

说起做梦,我们对此都不陌生。梦通常来说可以分为“美梦”和“噩梦”。不过在“美梦”和“噩梦”之外,还有一种梦。这种梦谈不上美与恶,在我们醒来后反复回想,越发觉得这个梦怪异,这种梦我们称其为“怪梦”。

在清代著名文学家蒲松龄老先生所写的短篇小说《聊斋志异》中就记载着一则关于“怪梦”的小故事,大家这跟随笔者一起来欣赏一下:

话说在之前的沂水县,有一位杜姓老翁。有一天这位老翁与友人去镇里买东西,因为与友人走散了,便坐在了一条小巷中等待友人。

或许是逛街逛累了,这位杜姓老翁靠着墙竟不知不觉睡着了。在梦境中,这位老翁忽然发现不远处走来了一个人。只见那人穿着貌似衙役内捕快的衣服,手中拿着一张文牒。

老翁眼见他向着自己走来,心中不免有些害怕。此时那老翁死死地盯着那位捕快。

捕快走近后,摊开文牒,大声对那老翁说道:“杜姓老翁,县官大人传令,要将你传上公堂,这是文牒,起来跟我走吧!”

“我……我……我何罪之有啊?”老翁不解地回道。

“切莫多问,县官大人自有定夺,跟我走吧!”捕快说道。

老翁无奈,只得跟着捕快到了青州。

到了衙内,老翁抬头一看那县官,竟是他的故友张某。虽然两人多年不曾联系,但这二人的样貌未有太大的变化,所以这二人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

县官张某吃惊地向着杜姓老翁走了过去,伸出手抱住了老翁。

“杜大哥,多年不见,可还认得小弟?”

“认得,认得,你便是那张某!我看着你长大的呦!”老翁回道。

“杜大哥,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县官张某问道。

“我也是一头雾水,我本在休息,便来了一位捕快,手拿衙门文牒,传我上公堂,我哪敢不从啊!便稀里糊涂地跟到这来了。”老翁边说边叹气。

“杜大哥您稍安勿躁,这个事恐怕弄错了,我去核查一下,您在此等我,切莫到处走动,我去去就回,切记不要乱走动啊!”说完,张某便匆匆地走了。

过了很久,张某也没有回来,倒是之前逮捕他的捕快来了,说是抓错了人,特来通知老翁可以回家了。

那老翁见张某没有回来,便走出衙门回家了。行到半路,这老翁忽然碰见了七位貌美如花的女子,这七位女子一边走着,一边回头朝着那杜姓老翁微笑。

那七位女子本就生得“倾国倾城”,再加上这妩媚的回眸一笑,引得老翁春心欲动,于是他便紧紧跟着这七位女子。

这七位女子转过了两条大街,又穿过了三条小巷,之后便进入了一个角门。老翁紧随其中,刚要进入,却听到张某喊道:“杜大哥,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呀?”

那老翁担心跟不上那七位女子,顾不得回答便也进了那角门。他抬头一看,这角门竟是卖酒的王某宅院!他往里走了两步,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处在猪圈里了!在自己身边卧着七头小猪崽,正在泥水里拱着鼻子。

再看看自己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猪!老翁害怕到了极点,而张某的呼唤声一直在耳边响着。

老翁急坏了,连忙用头去撞墙。耳边又传来了其他人的说话声:“这头小猪好像患了癫痫了。”

这又让老翁一惊!他用力地撞着墙,不经意间,他发现自己又变回了人!他拔腿便往回跑,向着张某声音的方向跑去。

老翁跑了大约五分钟,终于看见远处喊话的张某。老翁大喜,加快速度跑了过去。

“杜大哥,您这是跑哪去了?我再三嘱咐您千万不要到处乱走,您就是不听。您啊,算命大,不然可就坏了大事了!”

此时,那老翁吓得已经是满头大汗,浑身不住地发抖。

张某拉起了老翁的胳膊,搀扶着他将他送到了城门口。就在这时,那杜姓老翁醒了。

“原来是一场梦啊!”

于是老翁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站起身来,他庆幸这只是一场怪梦而已,便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他经过那卖酒的王家宅院时,却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这头小猪崽也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发了疯似的撞墙,拦都拦不住,唉!可惜还是撞死了。”

老翁听后心中一惊,这场怪梦中撞死的小猪仔不就是他自己吗?

梦境之中,有真有假,但像老翁这样的梦确实怪异,不知各位看官有何看法呢?欢迎评论区留下您的见解!

文中故事取材于《聊斋志异》,在原著基础上进行改编。开头和结尾同是作者原创心得,目的是借故事来明事理!切莫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感谢大家的支持!

文/小田

文中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也烦请大家动动小手帮忙点赞、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