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男童强忍癌痛,微笑面对妈妈:不敢喊疼,我怕您难过

9月26日,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海淀分院附近的居民小区里,笔者见到6岁的王子鸣和他妈妈李静。如果不是因为他们都戴着口罩,笔者都不相信小子鸣是一个白血病复发的孩子。跟他们在一起的半天,丝毫感觉不到压抑的气氛,母子俩有说有笑,阳光乐观,他们看上去就跟小区里其他的母子没有什么区别。直到在背着王子鸣的时候,笔者跟妈妈交流,从她泛红的眼睛,才切身感受到一个重病孩子母亲的压力。

王子鸣老家在河南许昌,2017年4月的时候,因为发烧20多天退不了,在郑州大学附属医院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髓系M5,因病情紧急,在郑州化疗没有缓解。于是在2017年5月,李静辞掉商场导购的工作,和婆婆一起带着子鸣来到北京治疗。在北大人民医院在经过三个疗程的化疗后,王子鸣在当年8月进仓移植。图为当时2017年李静在医院里给儿子拍的照片。

点击腾讯超链接帮TA们挣脱最贵手环帮助这个懂事的6岁孩子。

子鸣出仓后奶奶就回老家了,李静一个人陪着儿子在北京呆了半年,恢复的情况挺好,2018年3月他们回到河南老家,每三个月来京复查一次。一家人觉得人生总算熬过了一次劫难,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李静在今年春节后还给子鸣报了街舞班,小子鸣特别喜欢,每堂课都让妈妈提前很久就带他去课堂,老师每次都表扬他上课认真、动作标准。图为当时拍的跳舞小视频。

然而命运对这个家庭格外残忍,今年6月子鸣在复查时发现异常,辗转北京多家医院,最终确诊白血病浸润,也就是说白血病复发并扩散了。李静说,她没有时间崩溃,带着儿子在世纪坛医院做放疗,效果不佳,又并发肾积水,之后在人民医院做输尿管手术,又查出腹主动脉左侧和胃部有白血病浸润可能。图为今年6月以来,李静用手机给治病中的儿子拍的照片。

现在他们住在医院附近的出租房里,等着骨穿结果,大夫给他们的治疗方案包括化疗和二次回输之前冷冻的父亲的造血干细胞,如果这一切都无法缓解,就只能二次移植。从孩子患病到复发进京,至今已经花费超过110万,李静夫妇从亲戚朋友那儿借的钱尚未还完,还欠着30多万,她已经不知道怎么筹钱来迎接儿子接下来的治疗了。图为今年的一些医院票据。

子鸣爸爸在老家做玻璃切工,一个月挣四千多,工作强度大还时不时被玻璃割伤。家里有一些地,本来爷爷奶奶在家种地,但孩子生病后他们开始寻找其他赚钱的手段。前年子鸣做完移植后,奶奶回到老家和爷爷一起背着家人在郑州找了一份护工工作,年近六旬的老两口入户照顾一对八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一开始爷爷有点抵触,但为了孙子的救命钱,他们一直干到现在。俩人加起来一个月8500元收入,基本上全靠他们支撑着子鸣的治疗。

子鸣的姥姥也把所有收入用在了给外孙治病上,她在老家种葡萄,7月份葡萄开始收获,她就在路边出售,支付二维码直接放李静的,所以这两个月李静的手机上每天都能看到一笔笔几块钱十几块钱的收入。这些葡萄一年大概能卖3万块钱,葡萄收完了姥姥就在空地里种点蔬菜卖。姥爷腿脚有病,现在疼得厉害,医院检查一堆毛病,但是为了省钱只选择针灸保守治疗,舍不得花钱手术。

面对儿子生病又复发,癌痛是最难忍的疼痛,但儿子对她说过一句话,“妈妈我不敢喊疼,因为我怕你难过。”每次骨穿,子鸣从手术间出来都是笑嘻嘻的。“他特别懂事,所以我在他面前也会努力坚强。”李静和自己的儿子在病友间有特别好的人缘,“他的玩具都是先给别的小朋友玩,每次去医院都是一群孩子来找他玩。”图为李静在跟一起合租的白血病病友家人解释一些对方不懂的治疗知识,病友都夸她“素质特别好”。

王子鸣虽然比同龄人显得听话懂事,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六岁多的孩子,有时候他还是会因为一些小事生气,一个人跑到卧室呆着,把门关上,但这样的情绪也就持续一两分钟,很快他就会在屋子里喊妈妈,仿佛瞬间就忘记了刚才的不开心。

子鸣喜欢画画,喜欢街舞,李静对笔者说:“他对自己的病有多严重没有什么概念,他总是说等病好了要报街舞班、美术班,以及各种各样的课外班。”但是现在李静不太敢让他练习半年前学的街舞,因为她听说白血病的孩子不能运动得太多,所以不去医院的时候,子鸣一般只能在家里做一些类似画画这样安静的活动。

现在子鸣最喜欢的事儿就是每天和妈妈一起出门散步。李静每天带儿子去医院检查或者开药都尽量步行,这样可以稍微增加一下子鸣的运动量,而且她发现儿子在外面的时候心情会开心很多。“今年夏天我专门带他去了一下北戴河,他之前一直说想去看海,我说怎么着也要满足一下他的愿望。但是第一天玩了玩沙滩海水,第二天身体就不舒服了。”

接下来王子鸣又会面对化疗、移植等治疗,他可能更多的时候只能在病房里呆着,哪儿也去不了。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未来足够长,够他们去探索这个世界。但对于王子鸣,一切的未来都是未知的。

“凡是不能将我们打败的,最终都会让我们更加强大。”尼采的这句话激励过一代又一代的人,对于坚强又美丽的这对母子,他们的感情让笔者动容,笔者从他们身上看到的一个母亲最朴素的母爱,就是坚强地陪着孩子,陪他经历一次又一次地手术、化疗、放疗、移植,而一个儿子对妈妈最朴素的爱,就是忍住病痛,对妈妈露出一个又一个的微笑,一天又一天,希望会是很久很久。魏尧摄影、编辑。

点击腾讯超链接帮TA们挣脱最贵手环帮助这个懂事的6岁孩子。或打开微信-钱包-腾讯乐捐-搜索“帮TA们挣脱最贵手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