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红漫:窒息了!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

“全球首富刚开始造车,英国首富不玩了。

前天凌晨,英国首富詹姆斯·戴森宣布,戴森放弃了电动汽车制造项目。恰巧同一天,“为造车梦而窒息”的贾跃亭,传闻正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以此保全造车公司、还清债务。

造车就像一场赌博,有人看完牌就收手了,有人梭哈也要继续。

放弃电动车因为造它根本不赚钱

以卖电吹风、吸尘器闻名的家电巨头戴森,宣布放弃了一项25亿英镑的电动汽车制造项目。

创始人詹姆斯·戴森在一封内部邮件给出了放弃造车的理由:“不具备商业可行性”。这也意味着,戴森自2017年启动的“跨界造车”项目正式结束。

戴森还表示,其工程师已经开发出了一款“非常棒的电动汽车”,但它不会上路。

在邮件里,戴森还表示,公司将关闭英国和新加坡的电动汽车工厂。该项目雇用了523人,其中500人在英国。

值得一提的是,戴森还表示该公司曾试图为电动汽车项目寻找买家,但没有成功。

跨界造车的困难,戴森是心知肚明的。从设计、研发、制造,再到之后的服务、售后。在公开信中戴森写道,“通往成功的道路绝不是一条直线”。

对于戴森来说,阻碍它造车的现实问题,则是钱。

实际上,汽车本身就属于资金密集型产业,尤其是在新能源领域,技术研发的投入巨大,导致许多车企在前期都面临着亏损问题。

以特斯拉为例,上市以来已连续亏损9年,今年上半年净亏损超11亿美元,其中研发支出高达9.8亿美元。此前,李斌在第二季度财报公布之后,也透露蔚来成立至今,在研发上投入了100亿元。

此前,戴森决定投入超过25亿英镑开发电动汽车,根据最新数据显示,戴森2018年盈利达到11亿英镑,这一投入相当于其两年的净利润营收,后期的投入必然会成倍地增加。

在盈利问题面前,名下净资产已达138亿美元(约人民币1223亿元)的英国首富戴森宣布:造车不赚钱,我们不造了。

但是,原地解散团队的戴森,也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在公开信中戴森提到,将会继续原本属于电动车项目的25亿英镑投资,转而聚焦新科技、大学的建设。会把精力集中在制造固态电池和其他基础的科技项目包括:感知科技、视觉系统、机器人技术、机器学习和AI相关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固态电池,被视为解决里程焦虑的终极解决方案之一。

所以,在该技术得到突破性进展的将来,戴森若要再重返电动汽车这条赛道,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当年戴森勾勒出一个伟大的造车梦。

在宣布造车之时,詹姆斯·戴森就满怀抱负的说道:“戴森有义务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一环境风险提供解决方案。我期待在将来某个适当的时刻,我将能为你们呈现出一个与众不同而又更胜一筹的电动车。”

环保——戴森的造车愿景,恰巧与贾跃亭不谋而合。

断头式自救

在2017年初,贾跃亭和乐视网正值风光之时。

在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被问起为何要造电动车时,贾跃亭指着窗外的雾霾说到“为了环保”。坚持造车的贾跃亭,在短短几年内,投入近100亿个人资金,同时也间接拖垮了“乐视帝国”。

相较于戴森的“及时停车”,贾跃亭为了保住“飞驰的FF”,只能选择只身跳下车。

10月11日,一位接近贾跃亭债权人的知情人士透露,刚刚收到一份贾跃亭在美国法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 Bankruptcy Reorganization)的文件。

该文件内容显示,贾跃亭将把全部资产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 这也意味着,债权人将提前拿到贾跃亭全部资产及其收益权,贾跃亭也不再持有任何电动汽车制造商Faraday Future(FF)股权。

若传闻属实,这将预示着贾跃亭将“退出”自己一手创办的造车公司,仅名义上保留一个CPUO(首席产品&用户官)的职位。

事实上,贾跃亭彻底放手造车公司,早已成定局。

在上月初,FF官方宣布原拜腾创始人毕福康加盟公司,并接替贾跃亭的CEO职位。当时贾跃亭表示:“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辞职是为了公司的生存,因为老贾的信誉影响融资”

有着“i8之父”称号的毕福康,在业内有着不错的名声。曾在硅谷一手创建拜腾的团队、吸引一汽集团、宁德时代投资的他,对接替贾跃亭的CEO职位、挽救FF这家多次濒临破产的公司,显得有十足的信心。

毕福康到任后,FF产品交付规划调整、研发及运营成本削减、组织架构调整以及更重要的融资策略调整等皆得以推动,并作出全新的战略规划。

而FF预计将在融资成功后9个月内实现FF 91量产交付,并在15个月内完成FF 81公开发布,以及未来车型和下一代核心技术的开发准备;IPO方面,FF宣布,在融资完成后12至15个月内实现IPO。

贾跃亭辞去CEO后,将有利于他建立债务偿还信托基金,以实现优先、尽快、彻底解决其个人余下的担保债务问题。

窒息的梦想家

从2017年7月6日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开始算起,贾跃亭在美国已经足足呆了827天。

将乐视网卖给孙宏斌后,带着造车梦前往美国的贾跃亭并没有给公众带来期待中的好消息,等待着贾跃亭的是在寻求融资中艰难求生,以及FF91一次次量产诺言的破碎,他也经历了从窒息到喘息的生死考验。

2017年1月18日,在对外公布第一款可量产车FF 91之后,法拉第未来宣布其在美国内华达州APEX园区的工厂项目第一阶段工作完成,将在2018年正式交付首批FF 91。但在发布后的997天里,FF91的量产进程就极为缓慢。

2018年,许家印的入局曾是贾跃亭实现造车梦的巨大动力。6月,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将以约67.47亿港元收购时颖100%的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而Smart King全资持有“FF美国”和“FF香港”。

但随着合作的深入推进,恒大想要取得FF控制权的意图开始显现。在向FF注资8亿美元后,恒大不愿再继续支付剩下的12亿美元,并利用当初签订的协议阻碍FF的向外融资。2018年的最后一天,贾跃亭与许家印彻底撕破脸,为了缓解资金紧张的问题,贾跃亭也开始大刀阔斧地在公司内部裁员、降薪。

据The Verge报道,3月,多家公司供应商和承包商对FF发起11起新诉讼,提出共计8000万美元的欠款和索赔。为了获得现金流,FF卖掉其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大楼,还公开出售了其位于内华达州工业园的土地,报价4000万美元,仍不足以支撑这些债务和FF接下来的研发。

更重要的是,三位联合创始人中两人相继退场,FF只剩下了贾跃亭一个“光杆司令”。这期间,从特斯拉到蔚来、小鹏,威马,中国新造车市场竞争已经是短兵相接。

今年3月25日,多方周旋下,法拉第未来宣布与第九城市签署协议。双方成立电动汽车合资公司,第九城市将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元,按照合同约定分期注入。

两次执掌新势力造车的毕福康被外界视为视为FF的救星。今年9月接受媒体专访时,毕福康透露,FF还有足够的资金可以维系运转几个月,之前通过抵押贷款筹集了一些资金,也正在推进股权融资。“自从我来到FF之后,有很多投资人都来主动联系我了,情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变。我现在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和有意向的不同投资人接触,我相信我们会解决资金问题。”他说。

虽然仍然负债累累,FF的融资问题暂时有着落后,贾跃亭或许暂时可以为梦想喘口气了。

FF9月表示,公司预计在融资成功后9个月内实现量产交付,融资完成12~15个月内实现IPO。此外,FF还将其目前所处阶段所需资金金额下调至8.5亿美元。

但这些承诺是否真的能够实现,还是得先打一个问号。

寒冬来了

资金、销量双重关

“今年的资本市场,确实是叫寒冬。

今年初,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下了一个结论——没有一家新造车势力值得投资,2019年将是新造车势力的倒闭年。

张维认为,新造车势力在“烧钱”上缺乏节制,没有效率,最终将一地鸡毛;补贴下滑,会让很多造车新势力陷入裸游状态;竞争加剧,大量的巨头入场,凭借在研发方面的积累,新造车势力将处于被动地位。

去年,喊出一年融资300亿口号的小鹏汽车,今年也将目标改为,“2019年完成新一轮融资,总规模约6亿美元。”

今年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中,仅威马汽车和理想汽车两家完成了金额较大的融资。

3月8日,威马汽车宣布了完成了总额为30亿元的C轮融资,由百度集团领投;8月16日,理想汽车宣布完成了5.3亿美元的C轮融资,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

与传统车企已经成熟的燃油车业务相比,新造车势力以新能源汽车为主要销售产品,短期之内还不具备造血能力,甚至还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到研发、制造等环节。

一旦融资受阻,则意味着倒闭潮和退出就会发生。

另一方面,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收紧,与行业下行趋势、政策有一定关系。

今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车企们距离销量目标的差距甚远,据建约车评统计,在十余家新能源车企中,仅比亚迪、吉利新能源、江淮新能源达到接近目标完成率50%的成绩。

更要命的是,6月底实施的补贴新政,直接导致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

受国家实施新能源退补政策后,我国新能源汽车7月首次出现销量下滑,但影响仍未退却,8月销量同比降幅进一步扩大。

据中汽协数据显示,8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8.7万辆和8.5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2.1%和15.8%。今年汽车产销量累计分别完成199.1万辆和195.8万辆,同比下降0.5%和6.9%;销量已不足200万辆,处于历年来的低谷期。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美国市场。今年7月,美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多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销量同比下滑11%。

对于行情的变化,车企们都持积极态度。

有起伏,但现在是在一个调整的状态,这个调整是短期的,从长期的新能源发展趋势来讲,这是大势所趋。智能汽车的发展,更多还是希望让补贴回归到市场,让市场支配的作用更加的持续的长期的健康的支持这个行业发展。

当然除了资金压力、销量压力,在研发、制造等等环节,可谓是一步一个坑。即便是像吉利这样的传统车企,在电动化转型过程中,也要遭遇营收、利润下滑的阵痛。那就更别说那些,产品刚刚问世的新造车企业了。

前段时间,美国的新造车势力Rivian,在获得来自全球首富、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的投资后,又收到了来自亚马逊的10万台车订单。对于任何一家新造车公司来说,这都是一笔庞大的销量支撑。

但能像Rivian这样幸运的公司,并不多。

写在最后

在戴森宣布放弃电动汽车项目之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好的创新是将好的想法、技术变成好的利润,为社会做出贡献。非常佩服詹姆斯.戴森先生的决定 虽然这条路走得很艰难,我们也走了一些弯路,但是小鹏会继续前行!”

造车这条路上,与何小鹏一样选择继续前行的人还有很多,比他走过更多弯路的贾跃亭就是其中之一。当然,这条拥挤的赛道上会有选手退出,也有会新选手加入,谁先起跑或许不那么重要,谁跑得最久才更有意义。

正如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所说,造车是一场真正的马拉松要么一开始就放弃,要么一直奔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