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 Percent粉丝这一年:爱着,或“爱过”

10月12日NPC举办的首场演唱会,也成为了他们的解散演唱会。之后,这个国内首个网生“101”系偶像男团将不复存在。

文 | 龙承菲

编辑 | 何润萱

10月12日最后的告别式,“NPC解散演唱会没有EIEI”登上热搜。无论是现场还是直播前,始终对团体抱有最后期待的粉丝们,最终还是没能等来一个首尾呼应的告别。

时光回溯2018年4月6日,《偶像练习生》(以下简称“《偶练》”)选出的9人在舞台聚光灯下、粉丝的欢呼声中宣告成团。网生综艺与国内首度尝试的“101”系选秀模式结合,让《偶练》这档综艺爆发出了超乎想象的热度——决赛当晚,仅凭《偶练》一档综艺就贡献了超过40个相关的微博热搜,其节目的传播范围之广,一度被饭圈称为“全民皆偶”。

《偶像练习生》决赛当晚热搜前10几乎被节目承包

当时也曾有人预言,这个在万众瞩目下诞生的偶像男团,将改变国内偶像产业的格局。而Nine Percent(以下简称“NPC”)的粉丝们,也一度对此坚信不疑。

只是,这种“坚信”最终在团体“四散而分”的现实下,成了反复拿来怀念和回忆的旧梦。

NPC第一轮巡演过后,终于在出道半年后推出了第一张专辑《TO THE NINES》,但也仅有主打歌《创新者》得到了展示的舞台。出道后承诺的团综《百分九少年》,在无限的延后中变成了解散前才得以拍摄、一人一集的纪实真人秀《限定的记忆》,而前不久上线的同名二专,只有9首每个人的solo歌曲,并没有团体歌曲。

而10月12日NPC举办的首场演唱会,也成为了他们的解散演唱会。之后,这个国内首个网生“101”系偶像男团将不复存在。

解散演唱会再度引起了饭圈的“热闹”——粉丝和投机的路人都在热火朝天地筹备抢票,黄牛们的朋友圈充斥着“很贵”“带好预算再来问”的“预防针”。有的粉丝准备去参加爱豆在这个团体的“毕业仪式”,而有的粉丝已经在漫长的等待时光里因为各种原因耗光了热情,接连离开。

除了偶像们本身所经历的种种,一年半的时间,也已经足够粉丝们“改变”了。这是NPC的一段成长,也是粉丝们某种意义上的毕业典礼。

“灯牌绑在小腿上,感觉自己像个炸弹”

盖儿·23岁·范丞丞唯粉(团体中只喜欢某一个成员的粉丝)

我是《偶练》位置测评那期结束才开始看的。我觉得范丞丞很可爱,补了之前的节目觉得《Can’t stop》他的造型好看,跟上进度之后又是造型和舞台都很在线的《Dream》,就入坑了。

范丞丞《Can’t stop》

他节目结束之后有两个团(Nine Percent和乐华七子NEXT)的行程,所以两边的巡演我都去了。有的场非常赶,去乐华七子南京场的时候我是前一天晚上六七点才决定去,立刻买火车票当天晚上从武汉去南京,下了车早上九点不到就去现场排队——排队这个事就是为了灯牌battle,粉丝会先去场馆门口排队,第一批进去的就抢看台的栏杆,挂上自家应援色的丝带什么的,第二批进去的把灯牌运进去。

NPC武汉场的时候我也是运灯牌的。其实灯牌是不让带进去的,但每家粉丝最后都会带,同担(即喜欢同一个爱豆的粉丝)之间还会交流哪个入口查灯牌查得比较松。当时我穿了一个长裙,带了四、五个一米的灯牌,全部绑在小腿大腿上,进去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个炸弹。

那场是蔡徐坤生日场,我进去之后一扭头看台上全是金黄色的,就想赶紧去找抢栏杆的范丞丞粉丝把灯牌运过去挂好。那个时候真的很紧张,我座位前面挂灯牌位置不够,问我旁边的小姐姐能不能往她那里挂一点,她还要问我的粉籍,如果是某几家跟他们关系很差的,就不让挂。最后我全部挂好灯牌坐在自己座位上的一瞬间,觉得好累啊以后再也不想看到灯牌这种东西,但后面的巡演我还是带了,毕竟想为他做点什么,而且跟别家比也不能输。

NPC一巡武汉场

其实《偶练》结束一直到8、9月的时候我都是团粉,或者说团偏(即团体成员都喜欢但着重偏向某一成员的粉丝)。但是一巡开完之后,就没有团体活动了,那这个团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空窗期太长了,没有持续的物料可以看,那个在LA拍的纪录片也就几集,一专出的时候我还嫌弃一专歌不好听,觉得这个团做不出什么东西,就不搞团只追范丞丞了。

在粉范丞丞之前我是日本一个很火的偶像团体里某一个成员的粉丝,喜欢了快六年。但追日圈又不用操心数据,而且我饭的爱豆他们团已经是日本国民度非常高的团,人气、地位、拿得出手的作品都有了。粉范丞丞就是“养成”,在陪他一起成长的感觉,和粉我的日圈爱豆不一样。

我本质是一个舞台饭。我粉的日本团体要解散了,之后我爱豆应该也不可能作为solo爱豆唱歌跳舞,他年纪也不小了。所以在粉范丞丞的期间我也在看另一个人气很高的韩国团体,目前还挺喜欢的,也花钱买了专辑,但是他们马上要入伍了,我觉得我等不了那么久;《青春有你》也看了,还给pick的成员集资了,最后他出道了,但是对他可能也达不到对范丞丞那种程度的“喜欢”。

我还是希望能看到范丞丞的舞台,他演戏其实我没有很大的兴趣,但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完全放弃舞台,如果他想去演戏最开始其实就不用来《偶练》,所以我相信他会一直出歌,那我就一直等,等到他不用依靠粉丝就能立住脚跟的那一天。

“对炒CP、虐粉、提纯那一套操作越来越熟了”

小梨·26岁·NPC某大势CP站站姐(前)

我最开始接触《偶像练习生》,是工作上跟这个项目有合作。当时去看了第一次公演录制,觉得选手实力不行,跟同事吐槽“大学文艺汇演水平”,没看完就走了。当时觉得这个节目会火,但没想到最后会火到这个程度。

《偶像练习生》第一次公演舞台

后来也在追节目,逐渐就入坑了,去看了决赛,帮我朋友拍图拍视频,后来自己也开了站子。

我们站子有三个人,两个在上班,一个学生。三个人其实地区比较分散,所以平时追行程什么的还可以,很少错不开时间什么的。但我们不怎么拍机场,因为太挤了,机场一般会找非同担的朋友帮忙拍。卖了一次PB(photobook),做得很良心,也赚了一点点钱,但没有像大家想得那样“喜提海景房”,最后分到每个人手上的就几张门票钱。

开站子真的非常锻炼人。这是我第一次开站子,以前其实我是很怕一个人出门的,后来跟着他们去了好多地方,性格上也比原来外放一些。做站姐真的很累,但是因为有爱支撑,所以也还是很快乐。

观众席上的站姐们

巡演我追了9场,站台生日会什么的其他活动都去了,第一次发应援的时候因为不熟悉位置找了很久,然后有个小妹妹来问我你是xxx姐姐吗,她们在旁边那个路口排队等了我们很久,当时就非常感动。

巡演有一场我相机坏了,就坐在前排抱着相机认真看完了全程,每首歌都跟着唱,现在回想一下,应该是我真情实感地看的他们最后一场巡演。

其实开站子除了现场见他们以外,还会有一种虚幻的网络存在感。你看到你拍了P好发出来的图,会有几百上千的转发,也会很飘飘然的。

巡演结束之后,其实就没有什么聚齐的活动了,我就暂时去粉了一个韩国男团。后来到年底的时候,我的CP渐行渐远。当时他们还是在团体活动的途中,也没交流了,我接受不了,正好也有下家了,比较好跑路,就直接脱粉了。

其实我真的很不喜欢国内这一块市场的生态。因为我工作也和这个相关,一方面你能看到业界对于“偶像”这个产品的评价和制作水准,一方面又看到粉丝拼命鼓吹,站在工业视角看这个事的时候,会觉得这个乱七八糟的体系真的很荒谬,粉丝是最下游、被消费的,但从我的工作出发,我又要去消费粉丝。这件事情非常矛盾,多多少少也有推动我脱粉。

我爬墙跑路搞韩团之后会觉得相对好一点,因为韩国偶像体系里面,确实是一切从粉丝体验出发,举个例子的话,CP营业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韩国偶像中知名度最高的CP之一“允在”

追他们对我来说比较直观的收获,就是一个是通过追星认识的朋友变成了生活中的好朋友,还有一个就是因为追星你会对粉圈这些东西更了解,也获得了很多机会,做出了被认可的成绩,然后升职加薪了。

另外一个就是,对炒CP、虐粉、提纯那一套操作越来越熟了,那会儿大家可能还比较纯真,也有真情实感。七、八月我短暂地嗑了一段时间博君一肖,但是就只是冷眼旁观了。这个真的是要被训练的。

“非毒唯无人权,为什么一定要一碗水端平呢”

小Y·25岁·朱正廷唯粉(前)

2017年12月3号,乐华练习生回国的时候,我就开始追了。当时看到机场图,一眼看脸入坑朱正廷,在《偶练》播出前的空档补了《Produce 101》第二季,《偶练》播出后就一直在给他投票了。

2017年12月3日,乐华练习生回国

虽然我是唯粉,但也不是骂队友那种,成团的时候觉得实力还行吧也有期待过。巡演NPC和乐华七子的都看过,不针对某一人,希望他们还是多练练吧,不过NPC比乐华七子好点。

我觉得国内现在饭圈氛围越来越“毒”。虽然我不参与粉丝撕逼,但我被同担骂过。我滤镜比较薄,比如造型一般的时候我就绝对夸不出绝美,但饭圈是不允许这个的,你必须闭眼吹,如果你被搜到了就要被劝删或者在评论喷你。

再就是“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很多时候你说一句话能被理解成八百个意思,吐槽工作的都会被认为内涵爱豆。

这不是我第一次追星,以前粉丝大多是团饭但有本命,现在有非毒唯无人权的趋势。偶练这批的话,我觉得本身节目的淘汰打投的赛制,决定了粉丝一路battle,再就是资源的有限性,还有非唯粉的话在消费、打榜等方面确实很难一碗水端平(但又为什么一定要一碗水端平呢),而唯流量时代又很关注各种各样的数据。这既是一种大环境下自然而然的转变,也有资本刻意引导的结果。

关于我说的“一碗水端平”,其实我是不认可的。假如一个粉丝同时担A跟B,两家分别要求TA端水,但他们怎么不想想TA要是不担A或者不担B的话,就连他们看不上的那一丁点儿力都不会有呢?个人感觉花钱越多话语权越大,一方面是花钱的粉丝自己需要从这些付出中得到某种类型的回报,一方面是饭圈统治必然涉及到鄙视链,以钱来衡量比较简单粗暴。

Battle其实我也并不觉得有意义,去现场我都不带灯牌,不过爱豆们自己好像也越来越care这些了。

我觉得每个粉丝只能陪你走一段路,去battle我的灯牌是不是全场最多,是不是全场最亮,去冲着灯牌营业都没有什么太大意义,你能走多远最终还是要看你自己,还不如老老实实提升业务能力。

解散演唱会上五颜六色的灯牌

饭圈的混乱程度,其实是会影响到我对爱豆本人的喜欢的,因为追星就是为了快乐,每天乌烟瘴气追他干吗?

“自己家爱豆什么水平心里还没点数嘛”

黑名单·已工作·林彦俊&尤长靖CP粉(前)

《偶练》第一期我就开始看了,追到三四期的时候看了韩版101,觉得《偶练》整体实力不太行就弃了。但当时觉得尤长靖唱歌不错,决赛的时候搜了片段想看他出道没,看到他和林彦俊决赛拥抱,直接入坑。后来脱粉是我觉得他俩渐行渐远了。

但我粉他们之后,也没有因为滤镜觉得实力很好。追他们的时候去现场也去过,站子出的双人周边我也买过,代言只买我需要的。NPC的一专我也只买了一张,冲销量这回事,就跟抡博差不多,看着数字好看,又吸引不来路人,自己家爱豆什么水平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嘛。

大粉说的那一套这个会影响商业价值什么的,我信,但我不支持。这种都是泡沫,对于一个不是为了捞钱认认真真做音乐的人来说,一个人买十张和十个人买十张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如果真的粉了个图这种虚荣和表象的爱豆,那就换人好喽。

我知道可能现在市场就是这样,但是如果每个人都顺应市场,那不就永远没有改变的可能性了吗?这种逆风而上需要强大的资金背景和独立精神内核支撑的,娱乐圈有这种能力的不多,很多人连自己都没搞明白就被推到聚光灯下听各种赞美,指望这群人能做出改变,真的太难了。

我欣赏独立自我的人,追星不就是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吗,如果你不是,我就换一个人粉呗。

不是说我非要粉这个人,他身上有我欣赏喜欢的点我才会粉,如果这个点不存在了,那我为什么还要一直坚持呢?我后来去粉了《声入人心》的选手,看节目的时候会觉得这些人是有信仰的,有一直坚持热爱的东西,不管市场接不接受,而不是什么火什么赚钱去做什么。当然,国内也有真的热爱舞台的爱豆,只是可能国内确实没这个土壤培养他们的热爱。

Nine Percent解散演唱会(图片来源:微博@限定夢境丨NinePercent)

解散场我看了一眼,他们的唱功还是就那样,尤长靖比之前外向了很多。虽然脱粉了,但我觉得我在现场还是会哭。

“后悔没去一巡”

鱼鱼·21岁·Nine Percent团粉

我是比赛的时候一直打投的粉丝,当时是2pick,最后我投的两个人都出道了,成团的9个人也没有我不喜欢的人,就很自然地转成了团粉。

谁还没期待过这个团呢?全员条件又好,尤其是他们在LA时期,真的以为肯定会有什么大动作。团综啊,专辑啊,演唱会啊,别人有的我们也想有啊!!!

NPC洛杉矶集训合照

我特别后悔的就是一巡,抢到两次票,但是总是碰上特殊原因最后都没去成。当时我真的没想到,最后就什么都没了,只剩一个解散场了。

我唯一一次追的9人聚齐的现场是《中国音乐公告牌》。录制前一天我们晚上8点多还去踩点,想看他们彩排下班,不过太冷了,等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回去了,也没等到他们,但当时现场还是有很多站姐在那等。

第二天正式录制我们早上6点就起床了,7点多去排的队,现场已经有很多人了。因为是第一次追现场,没什么经验,我和我朋友就随缘站在场子最后面。一直到晚上七点左右结束,中间这段时间我们就一直在排队、站着,也没吃东西,但是看到他们的舞台的时候是感受不到累的,只会尖叫了。坐在回去的车上才发现自己腿在抽筋,嗓子也已经说不出话了,真的太累了。

《中国音乐公告牌》

大家都没想到这个团最后成了这样。

当然大家在各自的领域solo有不错的成绩,这是事实,但是我觉得这个团只会给个人增光添彩,不会拖后腿的,也不是说非要九个人无时无刻都给我聚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录一首团歌的时间都没有我真的不信……

一专刚出的时候觉得好像有点不好听,现在已经很满意了。二专出了之后真的很生气,一首团歌都没有,起码给我们一首团歌,我可能也会满足了。而且刚出的时候我觉得二专里单曲的质量也一般,不知道他们自己满意不满意。昨天演唱会看完我现在也觉得二专超好听,他们的歌上了舞台,好像都变了一个样子。

Nine Percent的二专成了成员的solo专

团聚不齐的原因有很多,我作为一个粉丝只能凭自己猜测,毕竟也没人给过我们一个解释,但我个人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当时签协议的时候留下太多能钻空子的地方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想不想聚齐,但我会希望他们可以在面对团的事情的时候可以强硬那么一点点,说不定有些东西就会发生改变。当然也可能他们做了这样的努力,但是碍于种种原因,确实没有办法。

这次解散演唱会是我最后一次去看他们了,想好好地和他们告个别,解散之后可能就不会追了,虽然我其他朋友都不相信我这么说哈哈哈。我现在还是看好他们发展的,未来就不确定了,之后希望他们顺顺利利,有歌唱,有戏演,有舞台。其实我也希望他们可以继续在舞台上发光发亮,但是内娱可能确实没有这个条件,还是看他们自己的选择吧。

解散演唱会不唱《eiei》其实我没有那么遗憾。因为其实对我来说,《eiei》是大厂(《偶练》录制地)的回忆,但是我很想要的是他们九个人的回忆。

“想要的是他们九个人的回忆”

可惜的是当时拍了几套图都没放出来,估计以后也不会放出来了。

“这瑰丽的梦别醒来”

解散演唱会的最后,九名成员谢幕,人从升降台退至舞台下,台上仅剩下9只空荡荡的立麦。

就像舞台上的人聚了又散一样,台下的粉丝们也在一年半的等待中,或坚持,或离开,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她们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无脑而幼稚,某种程度上,她们才是最冷酷最理智的那群人。NPC解散演唱会当天,《陈情令》演唱会南京场开票,汇集今年两大选秀男团的《超新星全运会》播出第一期,很多人已经投入到了为新爱豆的控评、求票工作之中。演唱会结束的当晚零点一过,也有刚刚为NPC感动的女孩子,切换微博号刷起了#朴智旻1013生日快乐#的话题。追星女孩们的目光所及之处,总会有新的偶像存在。

但廊坊冬天的雪已经化了,“我的少年百分九,锦绣花路一起走”这场“限定的记忆”,最终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