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命最好”的小鲜肉,非他们三个莫属

应了那句“在中国票房最好的演员们,有些你都想不到”。这条新闻底下,一半人吃惊,一半人则在疑惑“怎么就轮到他了?”

厮杀到了今天,这个史上最强国庆档也算告一段落了。

在所有人意料之内,三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献礼片,共同砍下50亿票房;但横向对比下来,也有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果。

比如看似阵容最唬人的《攀登者》,吴京和章子怡恋爱都没能弥补剧情的硬伤,反倒成了票房垫底。

再比如,在一众实力派演员“神仙打架”中突出重围,成为中国第五位“百亿演员”的人,竟然是——杜江

“这仨人,命也太好了吧”

应了那句“在中国票房最好的演员们,有些你都想不到”。这条新闻底下,一半人吃惊,一半人则在疑惑“怎么就轮到他了?”

毕竟看到“百亿先生”名单里的其他名字,就能发现杜江出现的违和之处——

吴京,是两部电影就破百亿的“天选之子”;黄渤和沈腾,早就是稳定输出质量中上的商业片、并建立起个人口碑的票房保障;

邓超,虽然这两年经常被诟病演技油腻,但好歹有不少一番男主的代表作。

反观杜江呢?截止百亿节点,出演过票房前五的作品里,没有一部是绝对主演。甚至连配音作品都算了进去。

用网友调侃的话说:“按这样计算,横店群演怕不是每一个都是百亿演员了。”

但抛开不严谨的统计手段,回顾下杜江这两年的履历,倒是能解开观众“他演了什么,就100亿”的疑惑。

从2018年至今,杜江一共演了6部电影,5部都是主旋律,而且上映的时机都堪称完美。

以也门撤侨为背景的《红海行动》,是去年贺岁档的绝对王者。从那开始杜江就被贴上了“硬汉”的标签,并连续在三部国庆70周年的献礼片上刷了脸。

从左至右,分别为杜江在《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决胜时刻》中的剧照

换句话说,票房九成以上都是主旋律撑起来的。几部票房20亿+的好资源一摞,他就成了“电影圈上位最快的85生”。

同理,还有在中国男演员票房榜单里排在甄子丹、陈坤、葛优前面,高居第16位的欧豪

他的履历表和杜江高度重合,《我和我的祖国》里是黄渤的小跟班,《中国机长》里是半个身子被甩出飞机的副驾驶,《烈火英雄》里演消防员,《建军大业》里演叶挺将军……票房至今已经64亿。

《中国机长》欧豪剧照

再往前数,最被主旋律钟爱的小鲜肉当属黄景瑜了。

网剧出身的他,靠着《红海行动》里高大帅气的狙击手顾顺,一跃成为在女性观众中全年龄段通吃的“硬汉代表”。

献礼片《决胜时刻》里,他饰演毛主席的警卫员,戏份仅次于唐国强和刘劲老师;同时又在今年公安部大力宣传的电视剧《破冰行动》里,演了一位缉毒警,影视两开花。

《红海行动》黄景瑜剧照

不能否认,在群星荟萃的献礼片里,年轻演员想要出彩并非易事,角色也更多的是符号化的存在。

因此在普通观众眼里,和榜单里其他名号响当当的影帝级人物相比,三位的高票房都俨然有点儿“苟进天命圈”的意思,沾了题材的光,运气成分极大。

但至少在国民度层面,说它是年轻演员在2019年最快速的走红途径,依然不为过。这又是近几年来一条最可靠的走红途径。

“主旋律脸”的小鲜肉,难得

在小鲜肉一茬茬涌现的当今娱乐圈,年轻演员能像他们一样揽获如此多优质班底的主旋律资源,时间还如此集中,实属罕见。

也因此,三位也都曾被观众好奇过,或者说,质疑过:“凭什么他们资源那么好?

实际上,仅在两年之前,他们的影视资源还和如今有着天壤之别,走的也不是这种路线。

杜江自出道以来,知名度就远不如同班同学郑恺和陈赫,比起演员本行,他在《爸爸去哪儿》里的“大眼萌爸”称号更出名。和霍思燕也是娱乐圈女强男弱夫妻的典型,经常被说是“吃软饭”;

快男出身的欧豪,在选秀时走的就是豹纹外套大金链的狂野不羁路线。转型演员的代表作《左耳》里,演得也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小混混;

更别提,非科班出身、还是靠网剧《上瘾》出道的黄景瑜了。

谁都没料到,会一夜之间成为献礼片最爱的小鲜肉的,竟然会是这三位。

这背后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是:杜江、欧豪、黄景瑜全都是博纳影业或博纳系的艺人。而博纳从16年的《湄公河行动》开始,主攻的恰恰就是主旋律电影,因此找自家鲜肉也是顺理成章。

公司够硬是一方面,客观条件的不可替代性也是重要原因。毕竟这么大的公司也不傻,与电影格格不入的资源咖塞一部可以,连塞这么多部毁得可就是自己口碑了。

至少从观众的评价来看,这三位在主旋律片里都算得上是外形匹配度极高的存在。

主旋律需要长成什么样的小鲜肉呢?

就拿片中的角色来说吧,给年轻男演员留下的身份,90%都是身穿制服的军人、升旗手、消防员等。

而这些全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的外形特质——正派,挺拔,有英气。换个妈妈辈审美的形容词,周正。

老一辈的周正小生代表人物,是年轻时候的濮存昕、唐国强。更曾让万千少女难以忘怀的,是《中南海保镖》里穿着军装的李连杰。浓眉大眼平头,配着一身过硬的武艺,满脸都写着“正气凛然”四个大字。

虽然这曾是20年前中国影视作品的男性标准审美,但在被花美男风、阴柔风、消瘦风席卷过的当下娱乐圈,想在20几岁的男演员里找到一个长得不日不韩、高大挺拔的硬汉形象,着实有点儿难。

《破冰行动》编剧陈育新评价黄景瑜的那句——“终于在小鲜肉里发现了主旋律脸”——正是此意。

身高足足187的黄景瑜,是典型的东北小伙长相;脸小但身材很壮实,肩宽撑起军装制服绰绰有余。

“一看就是好人”的外形,要让他演个阴险狡诈的毒贩才叫违和。

相比于黄景瑜,杜江的主旋律气质更在于后天的磨炼。因为眼睛和卧蚕都太大,皮肤白,杜江刚出道时走的还是奶油路线,也一直没有大红。

直到争取《红海行动》时,他每天把自己关在健身房里八个小时增肌;演升旗手时背着木架站军姿,演消防员时脸部开始沧桑和凹陷,才真正从“萌爸”变成了硬汉。

2010年的杜江,与2019年的杜江

但杜江的天然优势则在于他帅得很主流,帅得没有威胁感。

三年前,影评人韩松落曾评价其长相像中学英语课本里的李雷或者汤姆,“憨厚痴傻”, “端正普通”,“好看又不触目”。

或许不是最摄人眼球的一眼型帅哥,但正因为没那么多个性,放在主旋律电影里才不会抢走题材和历史事件本身的风头。

杜江与《我和我的祖国》中的原型,香港回归仪式上的升旗手本人对比

这个道理,用《建军大业》里欧豪曾引发过的争议就能反证。

饰演叶挺将军的他,因为一个在炮火连天中扯自己军装纽扣的动作,挨了不少骂。

虽然导演刘伟强解释这是“为了体现革命英雄不为人知一面”的故意为之,但对很多观众而言,带着一丝邪气和耍酷的他还是破坏了电影的整体氛围。

反倒是在《我和我的祖国》里剃短头发、收起锋芒的欧豪,在黄渤后面勤勤恳恳工作的欧豪,显得更加真挚和自然。

时代的顺风车

虽然三位的爆红都在这两年,但主旋律爱找高人气的年轻演员,其实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而小花小鲜肉们也都是从来不抗拒出演献礼片的,一是能结识不少主流影视圈资源,二也在群众基础最强的作品里刷一波存在感。

从2011年《建党伟业》里饰演小凤仙的Angelababy、饰演杨开慧的李沁;

到2017年被称为“除了吴亦凡,大家所有能想到的当红年轻演员都出演了”的《建军大业》,都曾走过“数星星”的路子。

《建军大业》剧照,左起李易峰饰演的何长工,关晓彤饰的邓颖超,张艺兴饰的卢德铭,鹿晗饰演的联络员

说起来,当年的《建军大业》就是博纳的片子,博纳总裁于冬曾明确表示是看中小鲜肉们在90后中的号召力:“他们背后都有几千万的粉丝,有很广泛的年轻观众到达率。”

当时正赶上流量经济在中国的鼎盛期,圈内圈外都对它给予厚望。但显然,票房结果却让“以人捧片”的计划落了空。

因此从今年的献礼片里,你也会发现导演们选角思路的变化:就算是找人气演员,也得首先考虑违不违和,而不是盲目追求流量。

比起“《中国机长》里关晓彤和Angelababy有多尬”的吐槽,同样镜头不多的李现得到的好评倒是更多。同理,还有《我和我的祖国》里的朱一龙、刘昊然,都算是在及格线上完成了任务。

而今年献礼片的另一个大变化,则是视角相对放低,从以刻画革命英雄为主,到关注大事件后的小人物、或直接跳出了历史故事的限制。

这同样给了更多非特型演员的年轻人机会,出彩的可能性也更大。

因此与其说杜江、黄景瑜与欧豪这两年的突然爆发是运气好,不如说他们是在影视行业的浪潮里,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航线。

对此,进入百亿票房俱乐部的杜江,其实 挺拎得清的。他把自己成就归功于——

“感谢好时代,坐了个时代的顺风车”

这辆车的出现,是他们的幸运。

回想三年以前,最能给年轻演员带来知名度的,还是话题度高的商业片;可如今随着大趋势的变化,又赶上有历史纪念意义的年头,主旋律电影里才是最容易出圈、也最稳妥的选择。

能搭上这辆车,倒也是他们的本事。

极高匹配度的外形,愿意吃苦锻炼的毅力,比不上老戏骨、可在同龄小鲜肉里过关的演技,覆盖年龄段更多的观众缘,都让他们成了主旋律电影最好的选择。

《烈火英雄》里杜江曾被称赞的哭戏

表面上,这警醒了依然陷在流量泡沫和簇拥光环里孤芳自赏的一批人,泡沫早就开始逐渐褪去;

提示了已经产生危机感的一批人,转型不能靠瞎糊弄,而是学会审时度势和良性积累。

但也正因为变化袭来的太猛,又难免掺杂了些运气成分,除了死死抓住这辆处在红利期的顺风车,我们也更希望看到正被主旋律宠爱着的他们,能把如今的履历视为一个足够高的跳板。

毕竟评价一个演员的含金量,永远不是看他们被时代的浪潮卷得多高,而是主动迈出的每一步扎得多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