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乐,被时光“留下”的人

作者 / 晨露

他来了,他带着今年第六部主演电影又来了!

算上10月12日上映的《犯罪现场》,古天乐今年已有六部电影在内地上映:从年初的《家和万事惊》,到系列电影《反贪风暴4》《追龙2》《扫毒2:天地对决》《使徒行者2:碟影行动》的轮番上映,“古仔”的面孔似乎从未在影院中“下线”,让人直呼“怎么又是他”。

其中《反贪风暴4》和《扫毒2:天地对决》还创下了系列电影中的最佳票房,今年着实是“古仔”票房大丰收的一年。

《犯罪现场》过后,古天乐手中还有多部已经拍摄完成或正在筹备中的电影,《风林火山》、《死亡通知单之暗黑者》《寻秦记》《明日战记》《风云天下3之断浪》《鸡蛋仔》《灭相》......

如此高的出片量,也就只有在香港电影最辉煌的八九十年代出现过,而放眼望去,如今电影圈无出其右。现在的观众,若看到港产犯罪警匪片中没有古天乐,估计要奇怪“怎么没有他”了。

如此高产的背后,扛过刘德华肩头“劳模”大旗的古天乐的身份,早已不只是演员那么简单。

从“白古”到“黑古”,

从电视到电影,从“花瓶”到影帝

“香港最后一个明星”,是导演杜琪峰对古天乐的评价。

观众对古天乐的熟知,多数是从95年版《神雕侠侣》中“公子世无双”的杨过开始的,剑眉星目、俊朗清秀、桀骜不驯,当时的奶油小生古天乐放在今天,也必定是顶级流量的小鲜肉了。

“一见杨过误终身”“古天乐之后再无杨过”,古往今来的迷妹总是相似的,对当时演技还略显青涩稚嫩的古天乐版杨过也丝毫不吝赞美之词。

但在成为杨过之前,古天乐的起点并不高,甚至有过一段“黑历史”。保安、服务员、搬运工、星探、模特、出演MV,甚至替朋友顶包坐牢,还上演过坐牢期间女朋友和最好哥们在一起的狗血戏码。

因为这段“黑历史”,古天乐对进演艺圈始终有迟疑,直到自己所在的模特公司倒闭,他才作为旁听生去上了两节TVB专业培训课,但这两节培训课和TVB出身的专业演员、导演相比,实在拿不出手。

于是古天乐从配角做起,在《餐餐有宋家》《啊sir早晨》《婚姻物语》等电视剧里跑跑龙套,还被周慧敏误当成杂工,吩咐他买咖啡。

不过跑龙套也遮不住古天乐的光芒。《神雕侠侣》还未出世的前一年,张国荣在做客吴君如的电台节目时被问到:“如果要你选一个张国荣接班人,你会选谁?”张国荣回答:“电影方面,你们可以留意一个人,现在还很新,新到不知道如何去形容他,那个人叫古天乐。”

白古的颜值巅峰出现在97年《圆月弯刀》中被龙套形容为“相貌平平无奇”的丁鹏,但伴随高颜值而来的,是外界对其“花瓶”戏路的质疑。

在此之后,为了拍戏时可以不化妆,摆脱奶油小生的设定,直男古天乐选择了把自己晒黑,变身“黑古”的古天乐也开启了自己的演技派之路。

先是凭《刑事侦缉档案》拿下TVB史上最年轻的视帝,后又在《寻秦记》中,自己加入了原剧本中没有的搞笑术语和想法,开拓出喜剧表演的新方向。

《寻秦记》也是古天乐留给小银幕的最后一部作品。此后他便转战电影圈。

2004年,古天乐与杜琪峰首次合作,出演《柔道龙虎榜》,把一个即将失明、师父过世的前柔道高手的丧演绎得淋漓尽致,并凭借司徒宝一角入围威尼斯电影节。

自此,古天乐又解锁了警匪片这一戏路,并延续至今。

与杜琪峰多次合作的《黑社会》系列、《毒战》、《铁三角》等,麦庄的《窃听风云》系列,还有《门徒》、《意外》、《导火线》,以及近年来的《扫毒》、《杀破狼》、《反贪风暴》系列。古天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警匪片大户”。

23岁出道至今26年,古天乐出了名的低调努力,不是在拍戏,就是在拍戏的路上。入行以来唯一的“黑料”,大概就是曾被评为“烂片之王”了。

在网易做过的一次统计中,古天乐以烂片数量多与口碑差的大比分优势高居榜首,艳压众星。连老搭档高圆圆也开玩笑说,“你是不是同时在拍8部戏?”

被人评价如此不爱惜羽毛的背后,是他对香港电影从未熄灭的热爱与期冀。

爱情、喜剧、警匪、文艺,杜琪峰、林岭东、黄百鸣、陈木胜,彭浩翔、谷德昭、关信辉,古天乐出演电影类型、合作新老导演之广泛,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对香港电影不遗余力、力所能及的支持。

而他在一次采访中的回答也印证了他不挑戏也不挑人的初衷,“现在香港影坛远未走出低谷,我现在还有戏拍,应该好自珍惜。况且,港片要走出低谷,产量是要上来的,我们中生代演员要是不拍,那就更惨了。”

“烂片之王”的称号并不构成人们对古天乐演技的否定。

无论是《黑社会2》中身不由己的黑社会老大,《门徒》中演技逼真到被人怀疑是否真的去吸了毒的瘾君子,还是《毒战》中一心求生的大毒枭,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古天乐却偏偏要靠实力,更是被成龙钦点做自己的接班人,被尔东升称赞“前途不可限量”,被王晶评价“周星驰之后最会演喜剧的人”。

终于,在出道25年之际,古天乐凭借在电影《杀破.狼贪狼》中的警察父亲李忠志一角,在2018年拿到了自己的首个金像奖影帝。陪跑路之漫长,夺帝路之艰辛,“港版莱昂纳多”的称号,也算是实至名归。

即便如此,拿下影帝也绝不是古天乐的人生巅峰,因为最近这几年,在兢兢业业的好演员和“香港最后一个影帝”的身份之外,古天乐还多了一个更加重要的头衔,古老板。

撑起香港电影半边天的“天下一”

“古天乐是新一代电影大亨”,黄秋生在金像奖上这样说。

在2019年古天乐已经上映的六部电影和待映的多部电影中,我们都能看到一家公司的身影,那就是古天乐于2014年创立的天下一电影制作有限公司。

古天乐成立“天下一”,自然是想更好地帮助日渐式微的香港电影。这里有一件趣事,1991年,在古天乐尚未进入娱乐圈,还在娱乐公司做助理时,曾被吴君如叫去买奶茶,23年后,他创立的“天下一”,反过来出资支持吴君如开拍了《金鸡SSS》和《12金鸭》,当起了吴君如的老板。

除了吴君如,古天乐还先后投资了杨千嬅主演的《五个小孩的校长》、林岭东执导的《迷城》和《杀破狼II》,张家辉自导自演的《陀地驱魔人》等。

天下一出品的电影不乏大制作。2017年开拍的科幻电影《明日战记》,由陈木胜导演,古天乐和刘青云主演,仅古天乐一个人的投资就高达3亿人民币,且特效全部由天下一旗下特效公司承制。古天乐也期望透过影片证实香港的电影特效已经不亚于国际水平。

另外,古天乐还买下了《寻秦记》的电影版权,总投资达1.5亿,其中古天乐投资8000万,于今年香港国际影视展官宣全阵容回归,让不少电视剧粉翘首以盼。而曾是一代人回忆的《风云》系列电影《风云天下III之断浪》,版权也已被古天乐买下。

除了商业大制作,天下一也扶持了不少本土小制作港片。《死开啲啦》《同班同学》启用了来自香港本土的全新面孔主演,《翠丝》《逆流大叔》分别获得多项金像奖提名,此外还有多部新人导演的电影。

“只要戏不是太差我就拍吧,能帮一点是一点吧。其实我就是想为香港电影做点事。”

电影投资之外,古天乐还赞助了位于湾仔的香港艺术中心地库影院,并命名为“古天乐电影院”。对于赞助原因,古天乐说:“在电影圈多年,见过很多本地诚意之作,但却苦无上映机会,我也一直在想,究竟有什么办法将这些电影推上大银幕呢?机缘巧合下跟香港艺术中心促成了这次合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香港好电影。”

香港艺术中心更联同天下一电影筹划了一系列“香港好电影”的放映活动,当中放映的电影由新一代本土导演、台前幕后及制作人等亲自拣选,其范畴既包括最期待抢先观看的新导演作品,也有希望再次于大银幕上欣赏的电影经典。

古天乐的天下一还在多领域布局,旗下娱乐公司“天加一”,不仅有林峰、宣萱、佘诗曼等知名艺人,还签下了吴肇轩、姚明明等新人;成立公关公司,取名“滚动工作室”,专接艺人、电影等或doing宣传事宜;还收购后期制作、数码特效、特效化妆和广告公司,另外又进军饮食、美容、发型屋和名牌服装代理,投资十分多元化。从内容的投资制作,到多疆域拓展,古天乐身体力行,将对香港电影的支持做到了极限。

香港电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电影世界里,古天乐在不同年龄、身份、职业间随时切换,闪光灯之外,古天乐更像一个按下时间暂停键的“古人”,在浮华的名利场外默默耕耘着自己的一番天地。

今年49岁的古天乐至今未婚,稳坐香港娱乐圈钻石王老五的第一把交椅,只是不知道平日里和父母住在一起,不拍戏时就回家陪父母的孝顺古仔,是否也有被催婚的烦恼?

其实入行二十多年,古天乐都鲜少绯闻,唯一承认过的女友,是陪伴他走过人生最低谷的黄纪莹。即便最终两人没能走过“七年之痒”,逆境中不离不弃、彼此搀扶的情谊他始终没忘,更是在对方经商受挫时默默援助。

黄纪莹在分手后也曾评价他,“他是个好男人,你用心看,会发现他真的很善良。”

“天朝第一狗仔”卓伟显然对古天乐的好男人形象并不买单,跟拍三天拍坏三台摄影机,仍然蹲不出黑料,只有默默捐建希望学校的善举。

无奈的卓伟连连发出“我认为娱乐界全部明星中,最虚伪的人就是古天乐”,“古天乐身上完全没有黑点,也就只有太阳能黑他”的抱怨。

早在14年,尔冬升导演便在微博上晒出过一份古天乐捐建学校的统计表,“古校长”的称号由此而来。截止到16年,这个名单上的学校已经接近100所,直到今天,“烂片之王”马不停蹄接拍新戏的同时,还继续做着他的“捐校狂魔”,以至于每每“古校长”有新片上映,观众都会调侃,这是又缺钱盖学校了。

默默做慈善之外,古天乐也是对朋友重情重义的热心肠。在张家辉的眼中,古天乐是一位在和朋友交往中不会计较太多,心地很好的人。朋友吴志雄曾经因为赌博欠下不少债务,最后都是古天乐帮忙还上,后来吴志雄想要还钱,古天乐一直不肯要。

每年正月初三,古天乐会去拜访老演员罗兰。罗兰终生未婚,没有子女。两人仅仅是拍摄《神雕侠侣》相识,古天乐却像对待自己的父母般,自觉地照顾着这位独居老人。

尽管对朋友、对慈善出手大方、慷慨解囊,连续多年蝉联港星收入榜冠军的古天乐对自己日常消费等级的定位却很迷,17年出席活动时被网友发现用的还是滑盖古董手机。

滑盖手机并不是古天乐唯一的古董。为了信守当年对粉丝的承诺,他从09年开始便不间断地更新博客。

是的,是博客,不是微博。十年过去,在人们被扑面而来的社交媒体浪潮吞没的今天,你甚至会怀疑新浪博客是否还真实地存在着。打开古天乐的博客,这里更像是独立于喧嚣之外的,专属于“宠粉狂魔”古天乐和粉丝的秘密基地。

古天乐的“古派”作风,也继承了传统香港电影人的特质:务实、敬业、勤奋,演艺行业和其它行业一样,首先是一项谋生的职业。

在多数香港大导演、演员北上,相继以动作片、合拍片,甚至主旋律影片在内地电影市场占据一席之地,或者远渡重洋,进军好莱坞的今天,古天乐依旧十年如一日地守在香港,拍着一部又一部港产片,导致他的港普也和“渣渣辉”一样,徘徊在香港当红演员的最低线,吃瓜群众对此倒是喜闻乐见、乐此不疲。

被问到为何不去内地发展,古天乐也回应道,“做事需要专心,目前香港还有很多的电影要拍,我无法分心再去大陆拍戏,也怕去到大陆发展,那些需要我帮助人的钱,被一些黑心商家给坑了,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古天乐的这番话,也道出了如今香港电影的尴尬局面。

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香港电影行业便一蹶不振,与此同时,香港的回归和内地电影市场的崛起,以及内地电影产业对香港的开放政策,也让许多香港导演、演员选择离开香港,纷纷北上。香港电影的年产量自此便一路下跌,从辉煌时代的400多部,到2018年的不到50部。

而即便只有不到50部的产量,年近五十,出道26年的古天乐依旧还有很多戏要拍。

事实上,不只古天乐,放眼望去现在的香港电影圈,活跃在荧幕前的,仍然是二三十年前的老面孔,周润发、刘德华、郭富城、张家辉、吴镇宇、黄秋生、刘青云……活跃在幕后的,也仍是曾经一手缔造出香港“东方好莱坞”盛世的大导们,叫得出名字的新人演员和导演屈指可数。

香港电影人才的断层,与人才培育机制的缺失不无关系。

曾是香港演艺界造星摇篮的TVB艺员培训班,向香港电影输送了包括古天乐在内的大量人才,内地观众首先认识他们也都是通过TVB和亚视的电视剧和电视节目,很多都成为如今香港电影的中流砥柱,刘德华、周润发、周星驰、刘青云、梁家辉、吴君如、吴镇宇......

从TVB中走出的香港演员们

而随着TVB、亚视和培训班的没落,无法再为新人带来当时的关注度与影响力。反观内地,既有中戏、上戏、北影等专业艺术学院的雄厚师资,更有民间诸如综艺、网大、网剧等类型丰富多元的展示平台,香港新人从诞生之时起,便不再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

香港新人无法独当一面,导致投资方在启用新人方面愈发谨慎,出于市场考虑,他们更愿意选择具备票房号召力的中年戏骨、影帝们,如此恶性循环,新人更无出头之日。

当然,觉察到香港电影如此困境的不只古天乐一个。

意识到香港人才干涸的香港政府,于2007年成立了香港电影发展局,并通过投资、补贴和举办新人“首部长片计划”评选比赛的方法,将15亿元的电影发展基金用到香港本土低成本电影的拍摄上。

杜琪峰导演和香港艺术发展局共同发起的“鲜浪潮” 短片竞赛及国际短片展,是香港最早期的致力推动本土电影创作、挖掘年轻电影人的项目。刘德华曾推出“亚洲新星导”计划,投拍《疯狂的石头》让宁浩一炮而红,而近年的《桃姐》《打擂台》、《我的少女时代》等都离不开他的提携。曾志伟投资郭子健的《野·良犬》,彭浩翔的《大丈夫》,黄精甫的《江湖》,更是拍出了《烈日当空》《前度》《花椒之味》的年轻女导演、编剧麦曦茵的伯乐。

在政府和香港电影人的共同努力下,近年来香港涌现出一批低成本佳作,《一念无明》《狂舞派》《踏血寻梅》《哪一天我们会飞》《黄金花》……虽然这些电影的票房成绩并不突出,但每部影片幕后台前的新面孔足够令人惊喜,也让观众意识到,港片不死,港片还在顽强生长。

谈及如何再创港片辉煌,古天乐回答,“还是要不断创新,永远做下去,成绩好不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每一步都用自己的努力做好它。”

从奶油小生到古老板,香港电影为古天乐带来了无尽的荣耀,古天乐也持续地用自己的光和热回馈着这份荣耀。

相比如今娱乐圈愈演愈烈的争C位,争头条,争一番的风气,古天乐对待工作的拼命和对待名利的“佛系”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而正如刘德华帮助下的宁浩导演在站稳脚跟后,又推出“坏猴子计划”,扶持出路阳、文牧野等青年导演一样,古天乐和他的天下一也绝不会是香港电影最后的希望。

相反,正是因为众多热爱香港电影,关心其前景和命运的“古天乐们”的存在与付出,才有了香港电影蜕变后的新生。

这个被时光“留下”的人,想要继续推着香港电影,朝时光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