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阁翁:南格古风点滴,至今铭记在心…

微北格 关注小店南发展

己亥夏秋,回太原小住两月,恰逢网传晋源槐树底村孤爷庙、交城孤爷山等地为纪念春秋晋国以来流传2600多年的孤突“忠"文化活动恢复,想到儿时在老家南格亲历的“抬孤爷"、“背棍"、“背河”等潇河两岸的古文化现象,使占天时地利人和的南格村以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文化村底蕴,成为潇河岸边独家拥有过“两背一抬"的三项传统古文化的村庄。还有幸的是如今已过古稀的我在儿时都亲身经历了这些古风点滴,至今铭记在心。

记的最后一次“抬孤爷",当后生们把孤爷,红、黑龙王抬到村东北菩萨庙安顿下来的第二天,村干部们在上午开开庙门,没有进行以往的抬神祈雨,而是把给孤爷的贡品点心都分给我们这些前来围观的孩子们吃了就关上庙门,这样孤爷三聖就留下来了,听大人们有孤奶奶是南格人的传说,也就是说孤爷到了丈人村里不願走了。我至今还记得孤爷木雕神像是能活动的,若用力一按膝盖処,神像就会站起来爬在按膝人后背,等待换衣裳了,还真吓人一跳。那时不懂为啥,现在想来应该是反封建迷信,信人不信神吧,随之而来是国家大力兴修水利,在潇河上修敦化堰拦河大闸,人的抗旱能为越来越强,靠孤爷祈雨就此被人遗忘了。

“背河”是解放前北方季节性河流岸边特有的古文化现象,在北方一些无桥无船的季节性河流一到洪水季节,背河就成了交通要道上渡河的唯一办法。儿时一到夏秋,我们这些孩子拿镰刀去割羊草时,就常常跑到小河边看那些光屁股的大人们背着男男女女过河。南格地処从太原府到西安府古官道和潇河交叉的金三角交通要道,自1900年农历八月初八(公历10月1日)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西逃,从太原出发沿古官道到徐沟县要渡过潇河,就是南格的背河后生们把太后、皇帝的轿子抬过河的,这样南格的背河后生们便出了名。新中国成立后,背河文化随着国家大力兴修水利改善交通,1957年敦化堰建成后背河就成历史了。

“背铁棍”是从祈雨祀神遂步到民间地面空间舞蹈,背铁棍古风起源于是太原盆地中部潇河之南的古徐沟县。古徐沟是太原盆地中唯一没有山区的平川县,南格距离徐沟不到10公里,潇河自明代中期以来七次改道,南格从北到南,从南回北几多变化,到清道光间固定在北岸,有文化传统的南格人见古文化情有独钟,当村址迁徙在潇河南的年代中,学习传承了背铁棍中的背棍文化,把背棍文化从潇河南带到潇河北,成为上世记五十年代太原民间文艺佼佼者,儿时我也曾被绑在铁架试上过背棍,但因恐高害怕作罢。到60代中期背棍文化也随才子佳人文化的熄灭消失了。想着儿时亲历的这些潇河古风,不由举笔吟诗记之,以至在潇河沿岸村变城之后,还能回味当年潇河流域的古风和传统历史。

背 棍

背棍铁棍四百年,

南格背棍一枝鲜。

两小玉女悬采桑,

五旬老翁独身担。

进府上京多演绎,

潇河文化扬名天。

婉惜销声已半世,

祈愿传统再重现。

背 河

儿时常在小河边,

放羊割草耍水玩。

潇河汛期最热闹,

裸体背河好壮观。

后生蹲圈听招喚,

光腚背扛女或男。

太后皇上曾此渡,

可否交过买路钱?

抬 孤 爷

孤突文化源潇汾,

天旱祈雨抬孤神。

孤爷东巡四十里,

后生西去请三聖。

起程西山槐树底,

黑红龙王齐陪同。

沿途村村摆香案,

来家户户结彩灯。

此行古传遇新风,

姑爷留中泰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