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终结的9.6分神剧,今天终于有了结局

今天全世界电影媒体最大的热闹肯定是四个字:

《绝命毒师》。

在全剧终之后,网飞上线了《绝命毒师》的电影版《续命之徒》,补上了所有粉丝们仅存的那个遗憾。

就像豆瓣网友@十万嬉皮 说的:

《续命之徒》是给小粉的结局一个交代,也是给广大毒师粉该系列终结的一个交代。

有一说一哈。

《续命之徒》的确粉丝向严重,肉叔就不凑这个热闹硬聊电影本身的质量了,毕竟确实一般,也没啥好非得尬吹的。

今天肉叔只想聊两个人的故事。

肉叔当年之所以没日没夜的追剧,都是因为这两个人——

老白(Walt White),小粉(Jesse Pinkman)。

故事,得从一次警方蹲守开始说起——

1师徒

老白不是闲着没事来围观警方蹲守毒窝的。

他需要钱,他快死了,刚被诊断出肺癌晚期。

挺悲哀的。

张爱玲说,中年人为什么会看起来特别疲惫?

是因为当中年人往四处望去,没有一个可以倚靠的人,反而四周都是要倚靠他的人。

老白就是。

自己快死了不说,家里还有一堆烂摊子——

欠着房贷卡债、老婆怀了二胎、还有个脑瘫儿子。

但老白还有机会。

身为化学老师,他知道怎么制冰毒。

而冰毒……

傻子都知道值大钱。

他只需要一个助手。

此时,警察冲进毒窝,没多会儿,一个光屁股的傻叉爬出窗户,被自个儿裤子给绊下屋顶,慌里慌张地开车逃命。

老白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乐了:这不我之前带过的倒霉学生小粉嘛!

老白第一次意识到:助手来了。

但他没意识到,在未来的几年中,他跟这个傻叉的关系,将会远远超越老板和助理、导师和门徒,甚至父亲和儿子,成为……

接着说老白挑助手,要的就是你蠢。

老白早就盘算明白了,助手就得是个毛手毛脚的蠢货。

既不会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还好控制。

当晚,老白就摸黑溜进小粉家,把合伙创业这事儿给谈下来。

老白花光了积蓄,买了辆房车,作为两人的流动制毒窝点。

他制毒,小粉贩毒,正式开搞。

这对年上年下的师生CP,还要共同打造毒品帝国,给劲不?

呵呵,给劲个P。

一个是学历远高于同类任教老师、曾在实验室工作的中年精英,一个是高中都没毕业、整天沉迷于嗑药打炮骂脏话的少年混混。

怼一块去,堪称灾难。

事实证明,如果蠢到缺乏基本常识的地步,后果……

他们解决掉对手,怎么无痕解决尸体?

老白提议,用氢氟酸溶解尸体。嘱咐小粉去找够大容量的塑料桶。

小粉找遍超市未果,上厕所时灵机一动:用浴缸装不是恰好嘛,费那么大劲干嘛。

你瞅瞅没文化有多可怕吧?

学渣小粉哪知道氢氟酸腐蚀不了塑料,却能腐蚀陶瓷噢,他寻思就找一容器呢。

就在老白回来那天。

在二楼的浴缸被整个腐蚀,带着天花板和尸体肉块,哗啦啦、血淋淋地砸了下来。

这边老白在骂骂咧咧地替小粉收拾残局,而小粉也早就对老白不满了。

与被嫌蠢相反,小粉觉得老白太会算计。

找中间商失败的经历让他们决定自己做老板,建立毒品网络。

一次分赃,老白发现应收赃款少了1/6。

小粉解释是一个手下被抢劫,并称这是不可避免的“损耗”。

老白却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边紧张边喋喋不休地教训小粉,纠正其为“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并让小粉去那户偷了货的人家,给他们点警告。

小粉不置可否,就这点钱,至于嘛。

两人看待事物的角度、对问题的敏感度、搞事业的理念完全不同——

每次一出现差池,彼此就像点炸了的爆竹,不是在吵架吵到扭打成一团,就是在互相甩锅。

但为啥俩人每次又都能迅速达成一致呢?

比如这次。

小粉提着把枪去了人家家里,要回欠款。

老白打了无数通电话,提心吊胆着小粉的安危。

有两个问题需要解释。

对老白,天底下蠢货多了去了,为什么非小粉不行?

以至于老白宁可开掉最强化学家助手也要留下他,甚至替他挡子弹。

对小粉,满街烦人的也多了去了,为啥非老白不行?

以至于有人要杀老白时,小粉会说“要杀白老师,先杀我”。

挨个说。

2父子

老白不是没遇到过更好的,对他言听事从的天才科学家,办事麻利口风还严的助手……

一开始老白确实仅仅是觉得小粉好使唤,可后来不知不觉地在小粉身上倾注了感情。

就是小粉去偷货人家讨债的事,让老白对他的情感开始转变——

在那个都不能算家的毒窝里,小粉发现有个脏兮兮的小孩。

瘦弱,而且孤独。

小粉突然心软了。

陪着小孩一起吃饭、看着只有一个台的闭路电视。

当偷货的瘾君子、小孩的父母意外死亡时,小粉又替他报了警,临走前叮嘱他:

这一切都只是场游戏,你闭上眼数数,等来人了再睁眼。

本质上,小粉跟那些毒贩毒虫儿们不一样。

他有一颗液体水晶般柔软且透亮的心。

只不过,老白是唯一发现它的人。

要知道,小粉跟着老白混,并不是为了钱——

有一次,老白不想给人家封口费,小粉为平息事端,主动要求从自己的那份儿里出。

几百万美元直接扔路边。

就连看着被同伙杀死的受害者的家属,小粉也会愧疚到不行,自己到手的500万美元,500万,还是美元噢,他还是让律师转交给了家属们。

也不是为了刺激。

大获成功,狠狠赚了一票,小粉让几十号人在家里24小时不停息开party,酒精、毒品、美女。

但。

周围的嘈杂仿佛跟小粉无关,他就是那么坐在沙发里,行尸走肉一般看着他们。

最后,拉起一个女孩到楼上的卧室,打游戏。

他追随老白什么?

小粉后来被女友带着沉迷上海洛因,经常注射到昏迷不醒。

有一幕肉叔印象特别深,从小粉家离开后的老白,跟失了魂似的,坐在旁边一酒吧喝闷酒。

他一个理性至上、略显寡言的人,在被旁边的陌生人搭话后,突然打开了话匣子:

我有个外甥,虽然是成年人了但仍有不愉快事发生……

我很了解他该做什么,可说再多他也不听……

期间老白不停地摸着头,眉头紧皱,说到激动时咬牙切齿,可倾诉到最后,眼里全是忧虑。

别忘了,老白有个脑瘫的儿子。

老白倾注什么,都没有反馈。

但小粉不同。

尽管嘴上对小粉仍然嫌这嫌那,连带着小粉的生活也开始唠叨起来,但老白可能早就意识到了:

本性善良的小粉,可以继承自己骄傲的手艺、可以按照自己的设计成为体面人、可以成为自己……

心目中的儿子。

刚好,在小粉的成长轨迹中,也始终少了一位能指引他的父兄长辈(小粉那个森严的精英家庭咱就不吐槽了)。

老白填补了空白。

老白既能是专业知识过硬的老师,用一门化学走天下:用化学实验炼毒,自制毒药杀人……反正试瓶在手,天下我有。

又能是严加管教的爹,当小粉放任自己被外界吹着走时,老白就像扎在他这张风筝上的线,牢牢地拉着。

互补?

不止。

要让肉叔说,老白和小粉之所以会这么依赖对方,根本就是——

他俩是同一种人。

都有着不圆满的家庭,找不到存在的价值。

他们就像两列在同一轨道上冲着对方开的列车,不受控制地被对方吸引,但彼此的巨大能量注定会在最后的碰撞中惨烈地消亡。

只是有些碎片仍旧以必须仔细留意才能发现的形式,留存下来——

在全剧中,小粉只喊过老白两次Walt,其他时候一直坚持着称呼为Mr.White。

而老白一直珍重地戴着那块,自己糟糕透了时小粉送的手表,直到最后预感即将身死,才摘下来。

3软肋

回答最开始的问题:肉叔说他俩的关系,超脱了老板和助理、导师和门徒,甚至父亲和儿子,成为了什么?

互相映照着心底所有不能言说的阴暗面的……镜子。

有一幕让人动容——

老白不想小粉沉沦,“杀”了小粉女友。

却引发蝴蝶效应:女友的爸爸悲痛欲绝,在他的错误指挥下,造成一起飞机相撞的事故。

老白间接害死了几百号人。

但他不愿承认是自己的问题,找了各种理由逃避:飞机事故不算严重……

而误以为是自己害死女友的小粉,却坦诚地向老白自白:

要不逃避,要不面对,我接受是谁,我是坏蛋。

你看老白的反应:

小粉直面自我的无畏,清清楚楚地照出老白的怯懦。

向来理性到冷酷的老白,因为这句话,连建设毒品帝国的脚步都停滞了一会。

等下。

作为烂番茄评分5季全部满分、全宇宙最挑剔的评分网站Metacritic给出99分、以“世界上最高评分电视剧集”名头写进吉尼斯纪录大全、席卷那几年颁奖季各大奖项、剧终3年后还获“人民最受怀念剧集奖”的超级神剧。

《绝命毒师》到底好在哪?

IMDb上126万人给出9.5,豆瓣最低评分9.0

西部风格浓重的黄色滤镜、黑色幽默十足的天降浴缸、绑炸弹的乌龟?

还是波澜起伏、首尾呼应、永远猜不到最后十分钟的剧情?

都不是。

其实就是一个个被映照出自己软弱面的人物:

剧中唯一保持真善美的汉克警察、一把硬骨头的老墨西哥黑帮头目叮叮叔、临死都整理衣冠重礼仪的炸鸡叔……

说到底:

最好的故事永远是人的故事,准确地说,是找到一个人真正软弱的故事。

把角色越逼到自己软弱的死角越好。

从没主动杀过人的老白和小粉,分别遇到了对他们自己来说,必须要杀人才能解决的事情。

小粉要干掉两个指使小孩贩毒的混球,老白要杀死即将取代自己的盖尔。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找对方求助:

意料之中。

各自拒绝:

老白:要是我这次答应了,我就该进监狱了,或者更糟,搞不好把我们都搭进去。

小粉:我下不了手,怀特老师。

可他们被逼到了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断崖口——

不帮忙,对方就会死。

是违背良心,还是救赎同伴?

两人的选择又一次重合,并且一步到位。

老白抢在小粉动手前,开车撞死了两个混球;小粉在老白即将被处决时,先一枪崩死了盖尔。

他们打破了此前从未逾越,甚至没靠近一步的最重要的底线。

小粉天性善良,混到现在还没杀过人。可盖尔,是个天真无邪的科学呆子,为人单纯,没沾过鲜血,是纯粹的好人。

老白虽然已杀人无数,但他每次动手的动机,都是被威胁到生命后的被迫还击。那两个混球根本没威胁到自己的生命,犯不着杀人。

你看,这两个传统意义上的、也是他们自己承认的“坏蛋”,为啥能受这么多人欢迎?

就是这次他们被逼到自己软弱面的死角之后,强行让自己做出的抉择。

在交织着毒品与枪火、利益与犯罪、商业与人情味的大环境,让人性在种种势力下被拉扯、变奏、重塑,最后突破常规的外壳,长出畸变的花来。

也正是因为土壤的肮脏,才让这朵花变得这么美,这朵花就叫——

我的软肋,只有你。

有了它,老白和小粉的故事,才变得如此动人绵长。

写到这,肉叔突然想起来一幕,就是今天的封面——

新墨西哥州的夕阳,带着最后的余温穿越过即将冰冷下来的空气,柔和地打在铺满了碎石的戈壁。

两条再普通不过的折叠椅,坐着一老一少,一个弹着烟屁股,一个叼着洋葱圈。

他俩没说话。

风替他抽了半根,戈壁替他吃了半边。

时间就像是落日一样一点点沉没。

真他妈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