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全国的昆明理工大学大二学生李心草死亡事件追踪结果

2019年9月9日,昆明理工大学大二学生李心草的生命,永远停在了18岁。

李心草的母亲陈美莲称,当天凌晨3点,接到昆明市盘龙区鼓楼派出所电话,“有4个小孩约着一起跳江,其中一个就是(你女儿)李心草。”挂断电话,眼前一黑,好端端的女儿,为什么会与人相约跳江,来不及多想,陈美莲急忙赶往派出所。到达派出所后,陈美莲被告知,女儿属“醉酒自杀”。

监控视频

可是看到事发前的监控录像后,陈美莲彻底崩溃了。遭到男子的“耳光”,更令陈美莲不解的是,平时和女儿关系很好的室友任某,不但没有帮助女儿摆脱男子的骚扰,甚至还拥抱了两名施暴男子。

“女儿与酒吧里这两名男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女儿的室友和这两名男子到底是什么关系?警方是依据什么得出我的女儿和别人‘相约跳江’这个结论的?”

10月12日,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发布情况通报称,盘龙公安高度重视,正在对此情况展开核实,将及时对外公布核查结果。

监控视频截图

疑团重重:

死前曾与闺蜜出现在酒吧,与两男子聚会时被打耳光

陈美莲回忆,女儿去世后,她曾经走访了女儿生前就读的学校,并见到了女儿寝室的室友,“从室友口中我得知,她们寝室里一共4个人,我女儿与任某的关系最好。”

恰巧就是这位闺蜜任某,成为了李心草死亡谜团中的关键人物。

根据陈美莲提供的事发当天一段酒吧内的监控视频,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李心草与闺蜜任某分别与两名男子坐在一起,视频中李心草仰卧在座椅上,一名男子压伏在李心草身上,疑似做出亲昵举动,整个过程中疑似传来李心草的哭诉声。

而更让陈美莲惊讶的是,视频中那名压伏在李心草身上的男子,忽然左手抬起李心草的脸,右手狠狠朝着李心草脸上打了两个耳光,视频中另外两人对此行为没有阻止。

陈美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从警方处得知,视频中另外两名男子系女儿闺蜜任某的朋友,其中一人为云南开放大学学生。

“我们被告知,李心草是与他们‘相约跳江’死亡的,但是当我第一时间赶到派出所时,却看到视频中另外三个人衣服是干的,没有下水的迹象。”“他们称李心草负能量爆棚,是自杀。”

家属:

不接受自杀说法,事发前女儿已买好车票回家

陈美莲表示,对于警方给出的“相约跳江”及“醉酒自杀”说法,她不能接受。陈美莲向红星新闻回忆,李心草的父亲在李心草仅9个月大时,就因为矿难离世,自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我没有再嫁,一手把女儿拉扯大,我们母女俩相依为命。”陈美莲说,女儿李心草就是她的骄傲,虽然家境困难,但女儿成绩优异,大一就考过了英语六级,并且立志读研。

更让陈美莲想不明白的是,就在事发当天上午,女儿还专门打电话来,称要回家与母亲一起过国庆。陈美莲称,事发后自己曾在女儿手机中看到,女儿确实买好了回程的车票。“如果她打算自杀,为什么还会买好车票回家呢?”

事后,陈美莲曾去女儿生前就读的学校走访,李心草的同班同学均称没有发现李心草在事发前有任何异样,也没有发现与其他同学有过矛盾。

网友发布:

针对云南网友@李心草妈妈 发文称其在昆明理工大学读大二的女儿李心草落水死亡真相不明一事,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盘龙警博 于10月12日14时许发布通报称,发现网民在新浪微博反映关于李心草在盘龙区桃源街落水身亡的帖文后,高度重视该事件,立即成立工作组对网民反映的情况开展核查,及时对外公布核查结果。

12日14时许,昆明鼓楼派出所告诉记者,派出所曾接到前述李心草落水死亡事件的报警。

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政治处一名工作人员称,前述案件正在调查中。

前述网友10月12日在微博上发布文章称,她的独生女儿李心草于9月9日落水死亡,事发前曾与两男一女接触。她认为女儿死亡可能并非“醉酒自杀”,希望查出真相。

据前述网友在微博公布的一段监控视频显示,9月9日1时44分许,有两男两女在疑似餐饮场所内,其中一男子俯身将疑似李心草的女子压在身下长达25秒;在视频2分34秒时,前述男子用右手扇打疑似李心草的女子两次。

昆明女大学生李心草溺亡一事仍在发酵。9月9日事发后的悲痛和沉寂,与10月12日微博发帖后的公愤与瞩目,形成了鲜明的比照,而事态的发展也在迅速“峰回路转”。10月12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区分局发布通报称,已成立工作组对此事进行核查。

当地警方核查并不等于立案,真正立案还需要等待进一步核查的结果。眼下,最亟待解决的,就是查明李心草之死,究竟是属于“自杀”,还是“他杀”。如果是后者,就证明有犯罪事实,当地警方就有必要根据《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立案侦查,启动刑事诉讼程序。

尽管目前当地警方尚未公布核查的有关信息,但从之前的报道情况,包括李心草母亲的陈述,以及视频画面来分析,李心草自杀的可能性并不太大。

尤其不容忽视的是,事发前,与李心草在一起的“一女两男”,也就是当地警方所称的“相约自杀者”,在这起“自杀溺亡”事件中充当重要角色,且蹊跷之处甚多。

从有关视频情况看,疑似处于醉酒状态的李心草,与“室友任某”以及两名男子在一处小酒吧,并为3人所控制;一名男子一度压在李心草身上,李有挣扎、哭泣的反应,如此似有强制猥亵之嫌;一名男子两次掌掴李心草,而李被“室友任某”抱住脖子不能动弹,似有殴打伤害之嫌。而就在李心草离开酒吧后不久,即发生落水溺亡事件。

这些证据都明确指向,“一女两男”对李心草的溺亡,发挥了直接或间接的作用,怎么说也逃脱不了责任。

诚然,从当地警方的表述,以及有关人员的陈述看,也有一些语焉不详的解释,比如,“与李心草相约自杀”,“扇耳光系为其醒酒”等。问题是,4人相约自杀,唯独一人溺亡,其他人并不能置身事外。

从法理上看,数人相约自杀,无论是“尚未行动的”,还是“侥幸生还的”,抑或“临时反悔的”,都有救援同伴的法律责任。事先相约自杀却“反悔”而不相救者,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在司法实践中,并不乏此类案例。

面对并不符合逻辑和常理的回答,侦查人员有必要深入调查“一女两男”及其与李心草的实际关系,以及出事当天凌晨的事实真相。即关于李心草的“溺亡”,“相约自杀”的“一女两男”究竟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而不是简单地电话通知,说“有四个孩子约一起跳江,其中一个就是李心草”,让亲属签字认领遗物潦草了事。

公民死生事大,真相云遮雾绕,不可不查。当地警方的核查工作,除了搜集酒吧视频等证据,重点应对“室友任某”及两名男子进行全面调查,尤其对“相约自杀”“事前聚会”等疑点,应“全面、客观地收集、调取”有关证据材料,逐一予以厘清,得出合理解释,扫除萦绕在公众心头的疑云。

相信看过那篇题为《一个母亲的血泪控诉:谁能告诉我一个真相?》的控诉信的人,都会被深深触动。正值青春的李心草原本就年幼丧父,如今一场突如其来的非正常死亡,让这个家庭更支离破碎。而更让人悲愤的是,李心草的母亲得到的,是一个充满疑点的死亡结果。

李心草母亲在网络上发布的求助帖。图片来自@李心草妈妈。

比如根据李心草母亲的说法,警方最初给出的结论是“醉酒自杀”。然而在死亡当天,李心草曾给母亲打电话,并已买票准备回家,自杀的说法很难站得住脚。

事发时的监控同样显示,李心草被室友带来的两个陌生男子扇耳光和疑似强制猥亵,并被长时间控制,呼喊“我要报警”依然未能脱身。凭常识来推断,落水前的种种致命细节,作为本案的关键线索,无疑指向了李心草之死的另一种可能真相。

网民“李心草妈妈”发布的监控视频内容中,一名黑衣男子对着女生扇耳光2次。监控视频截图。

然而据其母讲述,由于“看视频资料是跳跃着看的”,该线索最初竟然被警方忽略了。这一细节如果属实,那就意味着警方出现了失职。这同样是一种让人不可接受的结果。

当然,到目前为止,此事依旧缺少详细调查,信源主要来自李心草母亲。不积极打捞搜救、不认真调查取证、不及时验尸查疑、不立案侦查,四项控诉成为此次舆论发酵的焦点,不管是不是悲痛情绪下其母放大误解的结果,它都给李心草的死亡,蒙上了一层悬疑色彩。

在人命关天的案件上,缺少严谨、公正和透明的调查,难免会触发有特权为作恶者撑腰的灰色想象。比如,李心草母亲提到,涉案两男子曾威胁警察,“今天你把我弄进监狱里,明天我就能把你弄进去”。

李心草母女的不公正遭遇背后,是否牵涉更深层次的保护伞,依旧值得刨根究底。这关乎警方的公信,也关乎法治公平正义。

目前,当地警方已经成立了专案调查组,李心草之死离真相又近了一步。是醉酒自杀还是被暴力猥亵间接逼死,警方办案有没有失职渎职,涉案男子有没有过硬的“背景”,相信这些谜题都会慢慢揭开。只是我们常常将“正义会迟到,不会缺席”挂在嘴边,但对李心草母亲这样身处个案中的受害者而言,正义迟到的代价实在过于沉重。

一个让人五味杂陈的细节是,本案发生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有余。在这段无比煎熬的时间,李心草的母亲走街串巷,调取监控,找到了当时路过的出租车司机和看门大爷,试图以一己之力还原真相。然而到头来,还是得通过网络发帖控诉,用吸引舆论关注的超常规手段,寻求更高层级的调查介入,来换得更加公正的处理。

对一个丧夫又丧女的母亲来说,这是一条偶然性极高且艰难无比的道路,让人心痛,也让人愤懑。因为原本搅动人心,甚至让外界对公平正义产生怀疑的疑点,完全可以在死亡发生的那一天,被严谨、公正的调查从容化解。

警方:

尚未立案 案情正在核查中

距离女儿的死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陈美莲说,直到现在她尚未收到警方的立案通知书。

10月12日,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发布情况通报称,盘龙公安高度重视,正在对此情况展开核实,将及时对外公布核查结果。

昆明理工大学宣传处一名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证实,任某与李心草确系同学关系,任某为该校在校学生,目前学校正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不方便做出更多回应。

随后,昆明市公安局宣传处一名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确认,李心草死因确系“溺水身亡”,但对于陈美莲自称被警方告知是“相约跳江”这一说法,该工作人员予以否认。该工作人员称,稍晚警方会公布更详细的案情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