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捧杀美团:“ATM”时代还很远

互联网时代,谁记得第三?

文 | 孙园

编辑 | 万德乾

图片来源 | 东方IC

零售老板内参独家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核心导读:

1.如何定义美团的核心和边界?

2.美团何以撑起5000亿市值?

3.成为“ATM”,美团还差啥?

2019对美团点评而言,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自去年9月20日于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第四个交易日便跌破发行价的美团点评,在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回血”之后,终于赶在上市一周年前的8月22日重回发行价。

而这只是阶段性胜利之一。8月23日,美团点评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及中期财报,宣布首次实现整体盈利。受此利好,美团点评股价持续上涨,并在国庆节后的10月10日达到历史最高点。截至收盘,美团点评报91.15港元,总市值达5287亿港元。

随着市值突破5000亿大关,美团点评继阿里巴巴、腾讯之后,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的地位基本稳固。

- 1 -

美团的核心与边界

从团购起家,到涉足外卖、酒旅、本地生活服务以及出行等诸多领域,美团的业务围绕“Food+Platform”战略,形成了以两大事业群(到家、到店)、两大事业部(快驴、小象)、两大平台(用户、LBS)为核心的组织架构。

反映到具体业务层面,可将其分为to B和to C两大版块,其中to B业务包含到店业务部下属的营销、RMS、聚合收单以及快驴事业部负责的供应链服务。

to C则可以分为:

以外卖业务为核心,包括配送、闪购以及买菜业务的到家服务;

以酒旅业务为核心,涵盖餐饮、民宿、本地生活、生鲜零售等业务的到店服务;

以LBS服务为核心,囊括网约车、共享单车等业务的交通出行服务。

而关于主营业务,美团将其分为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和新业务及其他三大部分。以美团点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所公示的数据来看,其中,占总收入56.6%的餐饮外卖是美团最为核心的业务,而到店、酒店及旅游以88.8%的毛利率成为集团的“现金奶牛”。

在外界看来,以用户在本地化生活中庞大而零散的消费需求为主导,正如每一个专注本地生活服务玩家的通病,美团如此广泛的业务涉猎,在聚合平台的外壳之下,内部逻辑上的相关性和业务协同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强。

更让人迷惑的是美团近年来在新业务拓展方面的手笔,无论是投入40亿推广美团打车,还是以37亿美元总价收购摩拜(含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共27亿美元实际作价+10亿美元债务),在财报的巨额亏损下,都曾引起对于业务逻辑性和回报性的大讨论。

美团的边界究竟在哪?在王兴与《财经》广为人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相对于边界,核心更加重要。对于美团而言,服务什么人,为人们提供怎样的服务,在这个基础上去做各个垂直行业更深层次的连接是主要意义。

从这个层面来看,餐饮、旅游、到店综合品类,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而美团有机会成为和A、T一个量级的公司。但同时王兴也坦诚,达到这一量级,需要的时间不短,至少五到十年。

- 2 -

美团,不打团?

根据富途证券研究团队统计,美团从事的生活服务行业包括食品消费、酒店预订、旅游相关服务、交通服务和其他服务等,行业规模达18.4万亿元,线上规模达2.7万亿元。

4.2亿年度交易用户和接近600万的活跃商家在平台上的生产、消费和交易共同撑起了美团超5000亿的市值。

外卖市场占率超60%,酒旅方面,间夜数也以单日破300万的体量超过携程系总和,主营业务增长稳定而强健的同时新业务扭亏,这样的美团让人们开始相信王兴所勾画的服务电商平台的蓝图。

然而,在美团扩充自己边界的同时,数量级增加的竞争对手也在快速成长和变化,美团,也并非常胜将军。

正如在美团近年来的新业务探索中,“止损”的出现频率远高于“创收”。2019Q2财报新业务及其他业务的毛利率转正,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网约车司机补贴削减、共享单车使用期限到期,不再产生任何折旧费用及尚未大量投放新车造成的折旧减少。

美团打车在2018年的高调之后,除在上海、南京等城市还维持着一定的热度外,再无激进的扩张行为。10月12日,美团打车法人变更,王慧文卸任。

单车方面,尽管耗走了ofo,阿里旗下的哈啰单车,与滴滴旗下的青桔和小蓝单车,仍是美团单车(摩拜)心头大患。

出行方面绕不过“劲敌”滴滴,与核心餐饮业务相关的生鲜方面,美团走得也并不顺畅。

在美团针对生鲜零售的业务尝试中,“止损”也是常态。今年4月份,小象生鲜关停除北京2家门店外所有其他店面,这标志着美团自2017年7月开始,对于类盒马形式的集生鲜、餐饮、电商和即时配送于一身、线上线下一体化的零售新物种的探索告一段落。

自此,美团在生鲜零售方面的业务尝试,向更轻量级的“自营前置仓+到家/自提”形式的美团买菜和“菜场代运营+到家”形式的菜大全转化。

然而,据了解,尽管美团在生鲜供应链方面有着运营多年的快驴事业部,但to C的生鲜零售业务由小象事业部负责,与to B的快驴并未产生连接,在到家配送方面,美团买菜更是独立于美团骑手系统,设立了单独的配送团队。

生鲜方面,与其说是美团内部孵化,小象事业部更类似于单打独斗。

这些年来,除了美团骑手资源的共享,和从外卖向to B商家服务方向的渗透,美团内部的生态协同,着实不算多。

- 3 -

从第三到“ATM”,美团还有多远?

尽管跻身互联网公司前三,以“服务电商平台”自居的美团,相较阿里巴巴和腾讯,都绝非同一量级,“ATM”未免为时过早。

作为生活服务领域的“超级APP”,以美团目前的业务形态,更类似一个聚合平台,并不具有腾讯在社交领域的不可替代性,也并不具有阿里在电商领域的庞大生态。

即使以“Food+Platform”作为核心,但中国4万亿的餐饮市场,又哪里是轻松可以整合的?

这让人不禁想起PC时代的58同城,而58同城至今不过73亿美元的市值,不及美团的1%。

且不说阿里、腾讯的市值几乎相当于美团的6倍有余,仅凭超过了第四、第五就被抬至A、T的级别,对于美团而言,过高的期望值未免不是捧杀。

在王兴看来,当美团的市场渗透率超过50%的时候,如果不犯愚蠢的错误,就很难被翻盘。但在美团除外卖、酒旅的核心业务之外,这个标准还很难企及。

而外卖、酒旅,加上探索中的新业务,是否能撑起美团的市值在5000亿后继续节节攀升?

在连续多日的增长之后,截至目前,美团的股价已经出现了轻微下跌。

【看热点】实地考察:家乐福和法国头部零售商是如何开店的?

END

- 交流、合作、转载 -

“在看”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