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东制药两年半营销花掉40亿 为何大股东却频频减持套现

两年半间,营销投入40亿,虽拉动了营收上涨,但利润空间却被挤耗殆尽。主要股东多次减持,累计套现已超8亿

《投资者攻略》王学斌

山西振东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振东制药,300158.SZ),2015年到2017年,经历了三年业绩高增长,之后,因“红花注射液事件”影响,2018年出现商誉减值1.46亿元,资产减值1.74亿元,归母净利润首度为负,亏损1.47亿。

存货周转天数逐年递增

根据振东制药财报数据,近三年来运营能力指标在逐年下降,主要表现在存货周转天数和应收款周转天数的逐年递增(如图1)

2018年,振东制药的存货周转天数为161.11天,相较2017年同期增加59.16天,较2016年同期增加80.5天,增加99.5%,周转期延长近一倍。同时,应收款周转天数也在逐年递增,由2016年的108.18天增加到2018年的151.67天,延长40.2%。

存货周转天数和应收款周转天数两项指标大幅增加的同时,另一项重要指标-----存货量,也在同步逐年递增:2016年为4.066亿元,2017年为4.813亿元,到2018年,增加到5.729亿元。

毛利率平均58% 净利率平均个位数

近年来,振东制药销售费用大幅增加,其主要原因为营销的会务费、市场运营费的巨幅支出(数据如下图)。会务费2017年花去1.27亿,2018年花去8.50亿,2019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已花去7.96亿。(如图2)

经统计,振东制药的销售支出近年来出现大幅上涨,自2017年至2019年中期,这两年半间,销售支出合计达40.72亿元,其中用于营销的会务费、市场运营费高达33.4亿元,占到销售支出的82.02%。巨额的营销投入,在推动营业收入上涨的同时,也消耗了利润空间,利润几乎被营销支出挤耗殆尽。

这一点也反映在两个指标上,毛利率和净利率巨大反差。

2016年至2018年,毛利率分别为44.41%、57.99%、65.56%;今年上半年毛利率也保持在64.46%。对应的净利率,却仅为5.88%、7.78%、-4.40%、5.01%。

不合格产品屡屡流向市场

2017年8月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监测发现,山西振东安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红花注射液(批号:20170404),在山东、新疆等地发生10例寒战、发热等不良反应。国家药监局要求所有医疗机构立即停止使用上述批号产品,责令立即召回上述批号产品,并责令生产企业停止上述产品的销售,并彻查药品质量问题原因,针对查明的原因进行整改。在未查明原因、未整改到位之前不得恢复销售。

“红花注射液”不合格,并非振东制药药品不合格首案,也非终案。

2010年12月中国质量新闻网披露,黑龙江省药监局当月17日发布2010年第1期药品质量公告中,山西安特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红花注射液(批号20090609)因注射液里有异物,被上黑榜;2012年5月25日山西省胶囊剂药品监督抽验情况通报中,山西安特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盐酸氟桂利嗪胶囊(批号20110501)铬含量超标;2015年7月20日山西省药监局公布2015年第1期《药品质量公告》,全省食品药品检验机构检验出不符合规定药品75个批次中,山西振东开元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芪蛭通络胶囊榜上有名;2019年5月17日,国家药监局网站发布《关于23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的通告》显示,经江西省药品检验检测研究院等4家药品检验机构检验,山西振东泰盛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紫杉醇注射液不符合规定,不符合规定项目为可见异物。

屡屡被有关部门查出产品的不合格现象,或许也是振东制药产品积压、存货递增的原因之一。

主要股东频频减持套现

主要股东(原康远制药实控人)李细海、李勋父子分别持有振东制药11.35%股权、2.66%股权,分别是第二、七大股东。2018年3月始,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李勋持股比例已经不足3%。今年5月,又合计减持了1034万股,持股占比降至不足2%;6月间又进行了7次减持,完成了清仓。此外,李细海在今年2月和3月份分别通过大宗交易和竞价交易的方式也进行了减持,持股比例降至1.51%。

粗略统计,通过上述减持,李细海父子累计套现约6.65亿元。

此外,振东制药控股股东振东集团去年也实施了一次减持,套现1.55亿元。今年3月,再次披露了不超过6%的减持计划,9月30日披露未实施。今年7月22日,另一名重要股东常州耀翔瑞天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也披露了清仓计划。

截至目前,振东制药主要股东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套现超过8亿元。

对于振东制药经营中的问题,《投资者攻略》发函后,一直未收到回复,多次致电该公司,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关于其后续经营状况,《投资者攻略》将持续关注。(投资者攻略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