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欣趣谈琴戏情缘

王建欣与孩子们合影

活动现场,古琴爱好者表演 日前,由北京青年报主办的“谈艺说戏话北京”北京戏曲文化分享会携手中山公园音乐堂,在北青报文化版组和副刊“青睐”的共同合作下,举办了“琴戏人生——中国传统戏曲与古琴”活动。天津音乐学院教授王建欣老师在现场与近200名戏曲和古琴爱好者分享了戏曲与古琴的“情缘”,分析了二者所共同代表的中国传统美学精神和意境。他深入浅出、幽默风趣的谈吐,深深地打动了现场的观众。

《空城计》弹的什么琴?

《三国演义》第80集是“诸葛弹琴退仲达”,《空城计》就出自于此。这个故事很精彩,把中国军事思想用到了极致。中国军事思想的极致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而武装的武也是止戈为武的武,把武器放地上才是“武”的最高境界。

唱老生的没有不熟悉这段的:“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论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联东吴灭曹魏鼎足三分。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东西征南北剿博古通今。周文王访姜尚周室大振,汉诸葛怎比得前辈的先生。闲无事在敌楼我亮一亮琴音,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

这种淡定,城下的司马懿不相信,想从诸葛亮的神色里看能不能捕捉一丝丝慌张。司马懿的唱词里有一句说“听他弹琴一点不乱”,但是十万大兵压境,诸葛亮表现得从容淡定。

诸葛亮弹的就是七弦琴,人们常提及的琴棋书画中的琴就是这个琴。为什么其他的胡琴等也叫琴,那是因为其重要性,汉代典籍中有一句话:琴者乐之统眼。只要提到音乐就是它,就是琴。孔夫子的礼、乐、射、御、书、数六门技艺,这个“乐”就是教学生弹琴唱歌。孔夫子到哪里都是弦歌之声不绝,读书人以此当做修身养性,须臾不可离。

《高山流水》怎么结知音?

古人所谓的知音是什么?是听懂我音乐的人,这传递了一个信息:古人对音乐的重视;古人对交友的定义略有不同:听得懂我的音乐才叫朋友。

中小学语文课本里还留着关于春秋时期俞伯牙和钟子期的一篇文章——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子期死,伯牙谓世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弹古筝的人知道有首《高山流水》,但是跟古琴曲不一样。古筝中有好几首《高山流水》,现在有点像词牌名,类似“西江月”或“水调歌头”一类,但跟词的内容无关。这类音乐叫非标题音乐,有题目但跟音乐内容不相关。但古琴曲的《流水》是在模拟浩瀚的水声,如小溪一类的;也有听不出流水的,那是一种心智的升华。

因此,用《高山流水》结知音是在中国甚至在国际上都有名的一个典故。最典型的就是旅行者号探测器的故事:美国NASA曾发布消息称,旅行者二号太空探测器1977年发射时就不断地传回信息,人们还希望它能冲出太阳系,尽管难度很大,没想到旅行者号后来真的飞出了太阳系,而且还在不断发回脉冲信号,其中就包括古琴曲《流水》在内的27首乐曲。

《玉簪记》讲究在哪里?

再说到昆曲《玉簪记》,这是明代高濂写的出家人陈妙常与书生潘必正的爱情故事。陈妙常靖康之乱时随母流落金陵城外,皈依佛堂;书生潘必正因考科举借住在这里,与陈妙常相爱后结为连理。

为什么叫《玉簪记》?因为中间的经历颇为曲折。人们今天熟悉的川剧《秋江》就是故事中的一段:陈妙常与潘必正的事情被潘必正家人知道后不同意,非要让他继续赶考求取功名,潘必正不辞而别,陈妙常追到秋江。

熟悉昆曲的人会知道有出戏叫《琴挑》,这出戏原来叫《寄弄》,指的是以音乐为寄托,后来改成了更加文雅的名字——《琴挑》。这出戏中唱道:“月明云淡露华浓,倚枕愁听四壁蛩。伤秋宋玉赋西风。落叶惊残梦,闲步芳尘数落红。”赋是兴盛于汉代的一种文体,这种文体的最大特点就是铺张、排比,写得富丽堂皇。

《玉簪记》的历史背景定格在北宋末年,陈妙常弹的《潇湘水云》也发生在宋代。高濂写的这个剧本,宋代的剧中人要弹琴,选择的曲目是宋代的《潇湘水云》,细节上很讲究。陈妙常连日抄写经书时唱了一句:“粉墙花影自重重,帘卷残荷水殿风。”描绘的是特别美妙的夜晚的境界,最后唱的一句“人在蓬莱第几宫”太美了。

“凄凄楚楚那声中,谁家夜月琴三弄”。过去很多乐曲叫“弄”,只不过都失传了,但是弄这个字却保留了下来。就像司马懿听出诸葛亮的琴声一点也不乱一样,这个作者也听出陈妙常的曲子里有“细数离情曲未终”的离情。因此,《礼记》中有一句话:“唯乐不可以为伪。”所有东西都能通过乐声表达出来。

昆曲为何叫“水磨调”?

过去只要是读书人,基本修养是琴棋书画。琴是读书人在一起时讨论的重要话题之一,欣赏完古玩字画,然后就是弹琴、论琴。《玉簪记》中“小生孤枕无眠,步月闲吟”,于是就有了男女主角坐在一起的机会。

陈妙常说:“欲乘此兴,请教一曲如何?”潘必正回答说:“小生略知一二,弄斧班门,休笑休笑。”然后二人换了个地方,潘必正弹了一曲《秦歌》,边弹边唱,就像孔夫子弦歌之声不绝。陈妙常说“好”,接着评论:此曲乃《雉朝飞》也,然后问潘必正:“君方盛年,何故弹此无妻之曲?”她认为这首曲子不应该潘必正弹。潘必正则说:“小生实未有妻。”随即表示想让陈妙常面教一曲,陈妙常坐下弹了一曲《广寒游》。一来二去,两人就通过音乐谈情说爱起来。

昆曲用几个字来概括:悠扬、婉转、一唱三。昆曲也被称作是水磨调,意思是昆曲的调子唱出来像水磨的,悠长而细腻。古人讲究取名字雅致,而昆曲的最高境界就是水磨调。概而言之,昆曲的一大特点就是唱得很慢,《窦娥冤》中,四句话能唱20分钟,这就是艺术。

生活在战国时代的宋玉写过一篇著名的《风赋》——伤宋玉赋西风,落叶惊残梦。掉个树叶都能把梦给惊醒,古代文人细致的心思就在这里,感知事物的敏锐度是一个人生活丰富多彩的体现,把各种东西的类别都分得很清楚则是一个人生活品位的体现。

口述/王建欣

整理/本报记者 郭佳 实习生 王冉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统筹/满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