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怀心机,这对师徒的关系耐人寻味

讲座嘉宾 谭伯牛

主题:李鸿章的崛起

时间:2019年8月15日

地点:慢书房·苏州

嘉宾:谭伯牛 清史研究者、作家

苏州,我这是第二次来。第一次来是三年前的江苏书展期间,那次匆匆看了一下李秀成那个宅子,忠王府。忠王李秀成和李鸿章两个人,当时是最势均力敌的一对敌人,而且他们决战就在苏州。最终我们知道李鸿章赢了,李秀成死了,成王败寇,所以我们今天的人会知道李鸿章的大名。

梁启超写过《李鸿章传》,他那个写法非常有意思。他写李鸿章,但几乎每一件事情都用李秀成来跟他对比。你看完之后会觉得他并不是特别佩服李鸿章而来为之作传,反倒感觉他无时无刻不在批评李鸿章,无论做事情、做人、品格各方面,他倾向性是非常明显的。当然这个也是很多人喜欢梁启超的原因,因为笔锋常带感情。

我们有一段时间强调做历史研究尽量要客观,不要带入个人太多的情感。然而现在后现代史学界有一个新的认识,包括我自己的一个理解,我觉得我们实在没必要追求什么客观,而且我们根本做不到客观。那么只是有节制地、准确地把自己的一些感受放到研究和写作里面,可能会更好。

那同样的,我对李鸿章也有自己的认识。今天讲“李鸿章的崛起”,所谓“崛起”,就是讲在他出名之前的一些事情。很多时候,一个历史人物,特别是有名的那种,大家都会通过各种各样、不管是简单的还是比较厚的传记去了解他。像这样短短的讲座,复述那些事件我觉得并没有意义。我会拿几个点去谈谈对他这个人的感受。

当老师的为什么不肯把重担交给“门生长”

李鸿章以及淮军,他的人和他这个军队,跟曾国藩和湘军都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从他个人来说,他是曾国藩的学生。他这个学生还不像其他很多的人——投入到湘军作为一个文士,成为曾国藩的幕府,曾国藩就成为他的老板,他用秘书对老板的态度称曾国藩为老师。李鸿章还真不是。李鸿章少年跟他父亲在北京,那时候曾国藩就跟他父亲是朋友。所以十几岁的时候,李鸿章就曾经跟着曾国藩学作文,所以他这个学生是真正的学生。后期在曾国藩的幕府里面,大家也公认李鸿章,连他自己也自称“门生长”,其实就是类似我们今天的“班长”。大家都是同学,同学就是“门生”的意思,然后他是门生里面的“长”。这就是李鸿章跟曾国藩个人方面的一个关系。

最开始世上没有淮军。苏州被太平天国攻克之后,江苏的士绅就自筹资金到安庆找曾国藩,请他派兵。当时湘军的目标是南京,把南京打下来才能完成对太平军的作战,所以没有人愿意到苏州来,没有人去苏州作战。

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是湘军的指挥官。曾国藩就问他,去不去?第一,这个地方有一笔现金。第二,苏州这一带,是全中国最富有的地区。

为什么强调这个钱,并不是说曾国藩他们特别爱钱,倒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我们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军事战争它最关键的因素,不是要有名将或者一个好的统帅,它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你一定得有钱。一天没有钱都不行,时时刻刻要有。而且战争的开销还跟别的事情不一样,别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个预算,而战争是没有预算的。往往从一开始我们就不知道它哪天能结束。如果你知道哪一天能结束,你就不会去开战了。所以战争这个东西是需要巨大的资金的。

当时湘军的人很多,湘军要维持下去就需要很多钱。那么曾国藩的建议是暂缓对南京的攻击,先把苏州拿下来。

为什么拿下苏州就会有钱呢?因为湘军当时一个主要资金来源就是收过路费,任何商品从它的控制地区通过,要收货物价值1%到5%的一个过路费,这是它最大的一笔收入。你要取得这个收入就要占领这个地区,收复这个地区。湘军另外一个统帅胡林翼就讲“有土斯有财”,你有这个土地,你才能有钱。

但是曾国荃不同意。曾国荃觉得我不能去打苏州,我要打到南京。曾国荃是一个非常犟、非常执着、不能转弯的那种人,所以曾国藩也没有办法。后来他又问了两三个人,一直到最后都没有问到李鸿章。李鸿章当时很生气,毛遂自荐。

你说大家都在一个总指挥部里面,曾国藩难道不知道李鸿章有这个能力吗?那为什么不找他呢?因为曾国藩对他有一个非常负面的看法。

“老师”做好了自杀的准备

同时也默默观察身边人的反应

当时这个事情发生在安徽的安庆。

在安庆之前,曾国藩第一次复出,第一战就率领湘军到了祁门。我们知道安庆是在长江的北岸,祁门在长江的南岸。严格说选择祁门那个地方作为总指挥部的驻地,确确实实是非常错误的一个举动。祁门四边都是山,类似于中间一块平地,四山合围,中间那块平地就是祁门。像这种地形,你驻扎在那儿,如果有人来围住,把守住重要的门口,这就叫“瓮中捉鳖”。稍微有一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不会去把自己的重要部队驻扎在这里。

可见曾国藩这个人,一直大家传说曾国藩书生带兵,好像他对军事对战略有很独特的研究,其实完全不是。到这会儿,咸丰末年,组建湘军已经五六年了,军队领导方面,他还是缺乏常识。他第一次率领湘军,就亲自指挥,让自己的军队全军崩溃,自己要跳江自杀。第二次出来又犯这样的错误。

当时是一个什么背景呢?太平军为什么突然到皖南这个地方呢?

那真是很精彩的一个战略。当时安庆被湘军围住,安庆是太平天国另外一位青年才俊英王陈玉成的大本营,苏州是李秀成的大本营,类似于他的势力范围。安庆被围得这么厉害,陈玉成就跟李秀成商量,咱们两个根本无法击溃围困安庆的军队,做不到,就不能解围。那么我们中国历史上往往运用在这个时候的成语——“围魏救赵”就开始了。

如何围魏救赵?当时湘军总司令部在湖北武昌。他们的思路是,你既然咬住安庆不放,我们就不救安庆。我们长江江北一支,江南一支,两支队伍到武昌去会合,我们把武昌你湘军的大本营打下来。那个时候看你到底要不要救武昌,你一定救武昌,我安庆的围自然就解掉了。

当然这种战略执行起来都需要几个月,只要太平军一动,湘军也能明白他们想干吗。当时湘军的领袖是胡林翼,他就下定了决心,哪怕武昌会被你们打下来,我也不会撤安庆这边。李秀成就从长江南岸率领军队由东往西,那么会经过祁门。他当时是真不知道曾国藩那个指挥部在祁门。可是呢,他听说有一支军队,那么他也就派了一队人去。反正有军队,派人攻击他们一下,准备围一下。

这一回曾国藩又把自杀的工具准备好了。他那个指挥部我还去过,祁门那个地方,现在叫洪家大屋。据说他日记里面记着,他把他的刀放在前面,跟门外亲兵说“到时候他们真的要来,你们也不需要非要拼命抵抗,给我一个通知,你们也可以跑”。幸亏运气好,最终还是被湘军当时负责游击的鲍超率领队伍赶来解了围。

那么在被围困的过程中就有很多人离开曾国藩。因为当时的情形,被太平军围困就只有一条死路,连曾国藩都公开跟大家讲,“幕府里面做文书工作的这些朋友,你们确实可以走,绝对不强留。每个人走只要跟我说一声,我把路费还给你们准备好”。

当然这种话充满了很多潜台词。大家同生共死的时候,你就走了,你说你还是个人吗?我还说我不在意,怎么会不在意呢?很多人听了他这个话就很难受,当然还是想走的,每个人都怕死。可是呢,如何优雅地,让别人觉得你不是因为怕死而走最重要。那么就发生了很多故事。

学生以何种妙计

冠冕堂皇地逃离老师

李鸿章采取了一个最聪明的方法。

当时,皖南附近还有湘军控制的一个城市叫徽州,是祁门的一个门户。如果徽州能抵挡下来,祁门不会受到猛烈的攻击,所以徽州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太平军攻打徽州,曾国藩就派了他的弟子李元度去守城。李元度也是文章写得非常好的一个人。曾国藩还跟他讲,虽然说自己不会打仗,但是毕竟前面经验也有一些,有一些将领总要交流,讲一些道理给他听。他说你千万不要出城去接,你就把这个城守好,多守三天,只要能守三天,接下来那个援军就来了。

古人那个城墙是真有用的。不要说南京那样的城墙,就是稍微有个十几米的那种城墙,没有炮的情况下也很难攻得进城去。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挖地道,地道里面填入炸药。这个还很难,有的时候还不一定挖得正。而且那个地基,上面岩石层,地质条件恶劣点,你也没有今天做隧道、做地铁的机械,有的时候根本挖不动。所以让你守三天,你只要不主动把城门打开,你有这个高墙,高墙前面有一个壕沟,人家并不能直接来锤你的门,他不可能攻击你。

可是李元度这个人,所以诗人,尤其读过兵法的诗人不能让他去作战就是这个道理。古代战争不能让那帮读了兵书的人去作战。古代的名将,没有一个有文化的,他们的兵法来自《三国演义》或者《水浒传》之类的东西,反而有效。书读多了,脑子乱了,很多就出怪事。李元度他就不信,他说我们这个军队训练得这么好,我要出城去大杀四方。果然,一出城自己就崩溃了,那个徽州没有了。

徽州失守祁门就很危险。你想曾国藩是不是很生气?要写个奏折弹劾他。你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如果确实敌方太强,把你的城打下来,你失去了这座城池,你活着没有殉城跑掉了,可能我还能原谅你。你这个完全是不听我的命令,自己去瞎搞,把这个城给打没了,所以我一定要处罚你。

就要写个奏折弹劾他,这个奏折非常严重,有可能会导致要杀了李元度的头。刚才不是讲到曾国藩的秘书是李鸿章吗,重要的奏折就要他来起草。李鸿章说,万万不可。第一,他是您的学生。第二,他是我的兄弟,我们俩的关系很好。这个事情你绝对不能弹劾他,他虽然失掉城池,但是他罪不至死,要讲一点感情。曾国藩催了他几次,李鸿章就是不写。曾国藩说那你不写我写。这个时候李鸿章来了一句,你如果写,我就走。

那曾国藩也不能被他绑架——一个军队不负责的话会出很多事情,你出这么大的错误你不负责吗?而且李元度很恶劣,他跑到外面不敢回大营。最开始曾国藩还以为他殉城了,还给他申请了一个褒奖。李元度后来打听到安全了,偷偷溜回来。这种人一定得处罚。但是李鸿章,一个那么清醒、那么干练的人在这个事情上突然一下这么糊涂,然后还非常地冲动,因为曾国藩要惩罚李元度,他就离营出走了。

大家事后一想,这个李鸿章不是对李元度特别有感情,他是怕死。他知道现在很危险,他就借口跟曾国藩吵架跑掉了。从此之后,曾国藩就对他心有芥蒂,虽然跟他很亲近,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但觉得这个人心术真是太不正了,最亲近的一个人竟然想出这么一个招来调动自己的情绪,然后借机跑掉。

谁出面化解了

师生间说不出口的心结

所以这回一个肥差要去援助江苏,曾国藩就没考虑他。按道理怎么也得让李鸿章排在第二人选。曾国荃毕竟手里有大军,他确实最方便,换任何一个人,要不手里有军队,要么自己有一个兵源地,可以很快募集成一支新的部队。那么第二人选当然是李鸿章,因为李鸿章他们李家在合肥还是比较有实力的,合肥像刘铭传之类的,淮军那些人还在当地搞团练,安徽中部的民风也是比较彪悍的,所以李鸿章还是有这个有利的条件。可是曾国藩愣是没有考虑他,所以李鸿章就是毛遂自荐。

毛遂自荐了,曾国藩还思考了很久。当时包括胡林翼就来劝他,曾国藩死死咬住这个人不能共患难。这时候胡林翼就开导他。这一点上,胡林翼作为统帅的那个胸襟就体现出来了。

胡林翼我强调一下,可能有些朋友不太知道,总认为湘军的统帅是曾国藩。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湘军的真正统帅是胡林翼,湖南益阳人。他唯一的遗憾是50岁就逝世了,死得太早。安庆打下来之后,他就死掉了。前面几乎所有成功的湘军战役都是由他指挥,整个湘军也是由他来负责后勤维系。

所以人在历史上的名声,很多时候就是一种运气。死得早什么都没有了,连名字大家都不太记得。如果他不死得早的话,湘军一直归他指挥,那么我们今天可能就不知道曾国藩的名字了。而且如果他在的话,可能淮军跟湘军是另外一种故事。

最终经过胡林翼的调和,曾国藩就同意了李鸿章去建立淮军来打苏州。这就是李鸿章崛起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通过这件事情,他性格一些大的特点,我们大概知道了。

那时候还没打下苏州,江苏巡抚的驻地基本上就在上海。在上海要跟洋人接触,临行曾国藩还叮嘱他,说“少荃(编者注:少荃是李鸿章的字),这次去那边你准备怎么跟洋人打交道?”李鸿章说“我跟他们打痞子腔”。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谓“痞子腔”不就这个东西吗?曾国藩就把脸一拉,“我认为做人只能有一个‘诚’字。”

接下来就出了著名的“苏州杀降”事件。

苏州,是当时中国几乎最富有的城市,它的城墙、防御工事非常坚固。淮军围攻苏州,没办法挖地道。苏州边上是河,地道得从河底挖过来,当时那个技术还达不到。所以只能依靠“常胜军”戈登,他们有西洋大炮,可以把城墙炸开一个洞。这是李鸿章这边的一个强项。

可是,炸了很久还是不行,苏州城墙打不烂,那就只好招降。守苏州的是谭绍光,另外还有八个人。谭绍光坚决不谈,不搭理,要死战到底。他们就联系上了另外那八个人,提出条件:你们把谭绍光干掉,把这个城让出来,我给你们每个人多少钱;你如果愿意继续从军,那就到我们淮军来,我给你一支部队;不愿意的,直接拿着钱回家也可以,发一笔横财。招降一般都是这样的一个方式。

引发巨大争议的事件

老师意外地挺了学生

这八个人最后是通过很隐秘的方式,派了代表跟程学启见面。程学启以前是安庆城里的太平军,所以他认识这些人,当然太平军也认识他。这个人的经历貌似是一个很好的典范——投降到湘军,湘军分出新的淮军,他又跟着到了淮军,也被升职了,升得很高,成为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昔日哥儿们看你今天过得还不错,由这个人跟我们谈,更有说服力。所以他们就答应了。

而且当时有一个保人,就是戈登。

谈好了之后,那一天果然,他们就把谭绍光杀害,把城门打开,淮军就进去了。李鸿章说跟大家见个面,跟八位太平军的将军,在城外帐篷摆了一桌酒菜。李鸿章说了什么事情,说了一句什么样的话,现在没有一个确切的证据,只有几种来源的记录,大意就说是不是可以修改一下我们前面定的条件。八个人没有同意。李鸿章在饭桌上露了一面转身就走了。他的背影刚消失在门口,就冲进来士兵,把这八个人全都当场给弄死了。这就是“苏州杀降”。

为什么要杀降?不是讲好要么保留军职要么拿钱回家,为什么要杀他们?你这不是不讲信用、不诚实,你老师不是让你做人要讲一个“诚”字吗?明明可以更简单处理,为什么要用这么复杂而且不荣誉的方式?戈登因此跟李鸿章绝交,每天找他要决斗单挑。他说“我来做保,你竟然这样毁约,那我的信誉何在?以后谁还相信我呢?”李鸿章有一段时间天天躲着他。

戈登这个人,有教科书上说是英国一员名将,英国近代史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他最后死在非洲,后来英国对他的评价非常高,给他一个很好的荣誉。苏州打下之后,他将中国皇帝给他的奖赏、勋章、赏金,统统拒绝了。他说“这个是不义的胜利,我不会领取这个奖赏”,还是要找李鸿章报仇。李鸿章那段时间不敢正常办公。

可是一直教导他要诚实的曾国藩老师听到这个消息是什么反应呢?他说最近这一阵心情都不太好,很多事情都不顺利,唯一让我这个心中特别快乐的就是这个苏州杀降事件。杀得好,就应该杀,跟这帮人不要讲什么信义。而且不仅日记里面讲,还跟各路人马讲。当时很多人对李鸿章这个行为持谴责的态度,曾国藩还要跟他们一一解说。

李鸿章就是这样在苏州崛起了,常州也被他攻克了,然后接下来他任江苏巡抚,就在苏州办公,再接下来协助曾国藩打下南京。

他成就的未来事业还有很多,中国的近代化他参与了;然后义和团战争,他负责善后;接下来甲午战争,其实也是负责善后,他负责去做汉奸被唾骂,完全就是为皇家为朝廷背了黑锅。在外交界李鸿章真的是声誉非常好,他去德国、去美国无论接受媒体采访,还是跟俾斯麦、跟美国总统格兰特将军会谈,大家对他的印象,于公于私都是非常好,包括到莫斯科。

整理/雨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