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4世纪,最宝贵的是什么?人才!

前两讲,聊了战国初期三十年的大事件。先简单回顾一下。

魏文侯改革,魏国崛起,为战国第一个区域性强国。到魏武侯死后,公子魏罃跟公中缓争立,失去区域性领导地位。

楚国吴起变法,人亡政息。但楚国,鉴于体量,国力依旧强大。

秦国秦献公嬴连即位,为儿子秦孝公的彻底变法奠定基础。

齐国,田氏代齐,三代传到齐威王田因齐,齐国崛起成为第二个区域性强国。

而这些事情发生之后,到《资治通鉴》第一卷结束的公元前369年,战国国际形势大概如下

秦国国力提升,开始和魏国角逐河西——黄河以西,洛河以东的平原。

魏国内乱,国力下降,压不住韩、赵二国,三晋开始兄弟阋墙,但大体上还是魏最强。

齐国崛起,东边是大海,于是开始向西挤压三晋、向北挤压燕国的生存空间。

楚一直强,燕一直弱,越国勾践不争气的子孙们浑浑噩噩。

再精简一下,旧霸主魏日薄西山,新霸主齐旭日生海上

本文,就谈谈魏与齐。时间线固定在公元前369年到公元前361年之间。

公元前369年。

安邑城内,魏国宫城政事堂,魏罃的支持者和公中缓的支持者正在谈判。

魏罃方:我们公子是长子。

公中缓方:城外韩军和赵军都支持我们公子。

魏罃方:安邑城内,东城、西城、南城都支持我们公子。

公中缓方:城外韩军和赵军都支持我们公子。

魏罃方:卖国贼!

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肯让一步。权力斗争,你死我活,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魏罃方很忌惮城外的外国军队。公中缓方也知道自己这边,不借助外部实力实在不经打。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政事堂大厅外,日晷的影子开始向东偏移。终于大殿的阴影遮蔽了整座王城,天黑了。

魏罃方的代表公叔痤提了个建议:我们比比谁能更长时间不眨眼吧,闲着也是闲着。

这个建议,赢得了双方的一致支持。他们一直玩到孟尝君手下的小毛贼学鸡叫的时刻。

忽然,政事堂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名魏军伍长跑进来,跟公叔痤悄悄说了一会儿,有十个弹指?

魏军伍长退出后,公叔痤叫停了瞪眼游戏。他等待双方都痛快眨了眨眼,咳嗽了一声,吸引了双方谈判人员的目光。

公叔痤开口了:“城外的韩军退了,赵军也退了。”

公中缓方的代表立刻瞪大了酸痛未消的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公叔痤大呼一声:“给我杀!”

政事堂的后庭,侧壁忽然涌出许多甲卒……

魏卒很英勇,魏矛很锋利,惨叫声不是很齐,但很短暂,很快政事堂就归于平静。

魏王宫,魏罃正和公中缓对弈,政事堂的动静他们都听到了。

公中缓下了最后一子。魏罃一摊手:“兄弟,你赢了!”

公中缓苦笑着,摇摇头:“不,你赢了!”

说完,公中缓起身,向魏罃揖了一礼,随后阔步走出大殿。

魏罃知道他要去哪里,城外的涑水河,河水有些凉,但并未结冰,不出意外,明天清晨,在上马潭就能找到一具尸体。

魏罃心里有些不忍,但他来不及再想许多,大殿外人声嘈杂,是公叔痤们拥立来了……

——以上文字,纯属虚构。

这一句是真的:公元前368年,魏纪元,魏惠王罃元年

魏国,从此是魏罃当家做主了。但这主人不好当。

从公元前368年,到公元前362年,7年间,魏国打了6仗。

齐国要西进,在黄河两岸,首当其冲就是魏国,于是,公元前368年,齐和魏在河北打了一仗,魏国丢了观津。

秦国要东出,在从关中到中原的交通要道上,魏国又成了钉子户,于是公元前366年、公元前364年、公元前362年,三次和秦国交战。

在抗秦方面,韩国和赵国,老哥俩,倒是还能跟魏国达成一致,但无济于事。

公元前366年,在洛阳,韩、魏一起送人头。公元前364年,在石门山,三晋一起送人头,一送就是6万!

公元前362年,在少梁,魏国单独出战,就更惨了。首席执政官公叔痤战败被俘!

话说,少梁之战,韩、赵怎么不帮魏国了呢?就在少梁之战前,魏国和韩、赵联军在浍水打了一仗——外部环境稍一好,哥仨就互掐!

7年间,魏国惟一一次主动出击是,公元前365年,魏伐宋。

基本上,此时的魏国,已经被秦国按着打,这还是商鞅变法前的秦国。单挑,勉强能赢韩、魏,但很难赢齐国了。

最值得注意的一件事儿,是魏国无将

我数一数,在魏罃统治的30余年里,公叔痤、公子卬,后来在马陵之战被俘的太子申,加上阴险小人庞涓,就是魏国全部的知名将领了。

其中,只有庞涓是异姓外来人才,公子卬、太子申、公叔痤全部是魏国贵族。

遥想当年,文武侯时,吴起、李悝、西门豹、乐羊、李克、翟璜、屈侯鲋、田子方、段干木、卜子夏,可有一个魏氏贵族?

所以,魏国的人才选拔制度一定除了问题。问题出在哪?

几件事儿。

1、庶族代表吴起出奔。

吴起是被排挤走的。排挤他的人,没有名字,只有称号:公叔。按照时间推算,这个公叔,有可能是公叔痤,《史记》的注解里有提到。

是公叔痤,那他战败被俘是咎由自取,我们多一个鄙视他的理由。

不是公叔痤,也能说明问题:魏武侯上台之后,变法派显然受到了贵族的排挤

当你的人才选拔,有所偏好时,自然就容易错过优秀人才。

2、魏惠王这个人毫无人才意识。

卫鞅当时是公叔痤的门客。公叔痤临死,给魏惠王推荐卫鞅,并郑重告诉魏惠王,要么用,要么杀。

结果呢,魏惠王只当他是老糊涂了。最起码,你找卫鞅过来聊聊天啊!你看看人家刘大耳怎么做的。哦,忘了,魏罃不可能知道刘大耳。

这里我们再吐槽下公叔痤。这老头子,快死了才举荐卫鞅,早干嘛去了?

诛心而论,公叔痤这是害怕卫鞅受重用,自己就遭冷落了啊!

有如此嫉贤妒能的首席执政官,也难怪魏国人才凋零。

吐槽完毕,我们继续吐槽魏罃。

这哥们,后来有一次和齐威王聚会,吹牛皮。

惠王问齐王:“你们国家有什么宝贝呀?”

齐威王说:“没有。”

惠王看看这个土鳖,淡淡一笑,略带傲慢地说:“我们家有几颗夜明珠,比刘大脑袋都大,比苍老师都圆,我那几辆劳斯莱斯,每辆前边挂两个,夜间行车,堪比远光灯,绝对晃得对向睁不开眼。”

齐威王臊得啊,就像看着一个大金链子大金表的纹身男人,他不是自个儿臊,是替魏惠王臊——你是贵族,你不是十八线小县城的混混装土豪!

于是齐威王说了:“夜明珠我家是没有。但是——

吾臣有檀子者,使守南城,则楚人不敢为寇,泗上十二诸侯皆来朝;

吾臣有盼子者,使守高唐,则赵人不敢东渔于河;

吾吏有黔夫者,使守徐州,则燕人祭北门,赵人祭西门,徙而从者七千馀家;

吾臣有种首者,使备盗贼,则道不拾遗。

此四臣者,将照千里,岂特十二乘哉!

掷地有声,恕我不敢戏说!

公元前4世纪,最贵的是什么?人才!魏罃他没这个意识。

顺便,一个贪婪、冒失、闭目塞听的魏惠王都在这两个故事里了。

跑个题

《大秦帝国》已经拍摄的三部剧里,有两个角色让我觉得,就像是真实角色从历史里走到我面前似的,其中一位就是李立群老师饰演的这个梁惠王!

还有一位,是富大龙老师饰演的秦惠王!

好了,我们终于提到齐威王了。

齐威王是公元前379年继位的,但他继位后有长达9年的时间,默默无闻。

在公元前370年,他忽然干了一件事儿。

他招来即墨大夫,厚加赏赐,又招来阿大夫,烹杀。

据他观察,人人都来说即墨大夫的坏话,但即墨百姓却安居乐业;人人都来说阿大夫的好话,阿地区的百姓却民不聊生。

所以,齐威王认为,即墨大夫是踏踏实实干实事的,阿大夫却是投机钻营之辈。

颇有点楚庄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意思。

显然,齐威王有识人之明。沉默的9年,他没闲着,他在摸底齐国,熟悉齐国。即墨大夫和阿大夫只是冰山一角,他已经搞清楚了谁可以倚重,谁必须罢黜。

但单单有识人之明是不够的,还得有开放的思想,不拘一格延揽人才。

齐国,自(田氏)齐桓公时就开设稷下学宫,由齐国出资吸引人才讲学,这就是一个人才培养基地,源头活水。

虽然说,稷下学宫到齐宣王时才达到全盛,但齐威王时期,齐国也从中受益。

如果说,稷下学宫还是齐国的制度优势的话,孙膑获得重用,就是齐威王自己用人风格的体现了。

拜庞涓所赐,孙膑成了残疾人。但当田忌向齐威王推荐之后,齐威王是什么反应呢?“威王问兵法,遂以为师。

按我国古代评价帝王的标准——王道求师,霸道求友——齐威王有王道风范啊!

一个孙膑,得与失之间,就是战国霸主的权力更迭!得人才者得天下,诚不虚言

不过,历史没有给齐国一家独大的机会,因为公元前361年,卫鞅一路向西,到了咸阳,和秦孝公相遇了!

这一段君臣际遇,完全改变了后来一百多年的天下大势。

下一讲,商鞅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