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经济动荡,美国制裁火上浇油

政治乃至军事上的动荡,逼着土耳其经济来买单。来自美国的威胁一浪高过一浪,美国财政部部长姆奴钦也曾明确指出,“这将是非常有力的制裁,我们希望我们不必使用它们。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让土耳其经济停摆。”

“我已经准备好去摧毁土耳其的经济。”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句话,迎接土耳其的就是齐刷刷的股汇债三杀。对于本就挣扎在经济泥潭里的土耳其而言,50%的钢铁关税和1000亿美元贸易谈判化为泡影,无论哪一项都足够让脆弱的土耳其雪上加霜。显然,一周以前,出兵叙利亚的土耳其宛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去年的风暴大有卷土重来的趋势。

01制裁降临

特朗普出手了。当地时间14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授权美国政府部门对“破坏叙利亚东北部稳定”的土耳其官员及个人实施制裁。据了解,制裁的对象为土耳其国防部及其部长、能源和自然资源部及其部长和内政部长。他们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美国公民不得与其进行交易。

与此同时,美国将把土耳其输美钢铁关税重新上调至50%,并立即停止与土耳其价值1000亿美元的贸易谈判。“我已经做好准备摧毁土耳其经济,如果土耳其领导人不立即停止这一危险和破坏性的行径。”在声明的最后,特朗普不忘再次强调自己的立场。

消息一出,土耳其金融市场再度崩盘。股市首当其冲,土耳其伊斯坦布尔100指数跌超5%,处于6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下跌0.8%至5.9315,创5月4日以来新低。而在本月前两周,里拉兑美元已经累计下跌大约5%,成为全球表现最差的货币。此外,土耳其基准国债收益率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至15.18%,为连续6日上涨。

事实上,几天以前,特朗普就曾有过类似的威胁。10月7日,特朗普就曾在推特上警告土耳其,若采取过火行为,美国将彻底摧毁土耳其经济,特朗普不忘强调,“我以前就这么干过”。但持续的警告并没有发生作用,10月9日,土耳其军队开始向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发起“和平之泉”军事行动,而这正是如今制裁风波的起点。

眼下的土耳其丝毫不怂。就在特朗普宣布制裁的同一天,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卡尔还对媒体表示,土耳其武装部队已控制叙利亚北部边境城镇泰勒艾卜耶德和拉斯艾因,而土军针对叙北部的行动将持续进行。据了解,持续6天的战事已造成数十名平民伤亡,并致大量当地民众逃离家园。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声称不会与“恐怖分子”谈判,并回绝西方国家斡旋。他意有所指地称:“什么样的总理和什么样的国家元首会想在我们与恐怖组织之间斡旋?”

02风起叙利亚

要理解美国的这波制裁,还得从一个星期前的“和平之泉”说起。10月9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推特上宣布,“土耳其军队与‘叙利亚国民军’一起,发动了‘和平之泉’军事行动打击叙北库工党/人民保护部队和‘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我们的目的是阻止在南部边境形成恐怖走廊,并将和平带回该地区。”一时间,叙利亚硝烟四起。

在这之前有一个关键的节点。当地时间10月6日,美国白宫突然宣布美军将撤出叙利亚北部的“附近区域”,随后特朗普还提到,美国是时候推出“荒唐而无休止的战争”了。三天之后,土耳其军队就直逼叙利亚北部。特朗普的这一波操作立刻就被国会指责为“卖队友”,给土耳其“开绿灯”。就在土耳其开始军事行动后,特朗普也不过将其形容为是个“糟糕的主意”。

美国和土耳其的关系里,夹着的“队友”正是如今问题的关键所在。据了解,美国从奥巴马政府时期,就开始介入叙利亚内战,目标之一就是协助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军”对抗“伊斯兰国”,可以确定的是,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事中,库尔德武装被划进了美国合作伙伴的队伍里。

但在土耳其眼里,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则为恐怖组织。此前,库尔德工人党就一直遭受土耳其政府的打击,后期由于该党实现政治诉求的手段激进、暴力,被土耳其、美国和欧盟列为恐怖组织,而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就被土耳其视为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矛盾由此而来。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余国庆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美国把之前自己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控制区转让给土耳其,实际上就是默许土耳其的进入,但土耳其军队大规模进入之后造成了人员伤亡,就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反应,指责美国不顾后果,可以说美国的制裁也是为了消除国际社会对其进行的指责,这其中存在因果关系,同时也反映了美国跟土耳其关系的复杂性。

03土耳其经济遭殃

政治乃至军事上的动荡,逼着土耳其经济来买单。来自美国的威胁一浪高过一浪,美国财政部部长姆奴钦也曾明确指出,“这将是非常有力的制裁,我们希望我们不必使用它们。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让土耳其经济停摆。”

股汇债三杀的局面再一次在土耳其上演,投资者的恐慌情绪不言而喻。更让人后怕的是,这样的情景太过于似曾相识。去年8月,在美国的钢铝关税威胁之下,土耳其里拉兑美元狂泻近20%,而受里拉闪崩的影响,许多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都纷纷出现贬值,就连欧美股市也没能独善其身。由此,这个新兴经济体陷入了十年来的首次衰退。

好在今年一季度,土耳其终于摆脱了衰退,但埃尔多安执政的正发党在3月拒绝承认伊斯坦布尔市长竞选失败,却削弱了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如今,美土再次交恶,关税大棒又来,一切仿佛都在重蹈去年的覆辙。悲观的情绪显而易见,土耳其MacroviewConsulting首席经济学家InancSozer表示,鉴于风险因素影响,他认为今年零经济增长就是“成功”的。他同时表示,如果明年风险因素升温,土耳其将面临经济收缩,幅度可能将达到5%。

世界银行在10月9日发布的《欧洲和中亚经济最新消息》中预计,今年土耳其GDP增长幅度为零。在9月发布的新经济计划中,报告还提到,如果土耳其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能够阻止里拉进一步大幅下跌,企业债务重组能够帮助防范金融体系遭受重创,国内需求和净出口的逐步改善将支持预测范围内的增长。

而世界银行则在报告中指出,随着进口需求在下半年的复苏,土耳其今年将出现适度的经常账户赤字,预计今年经常账户赤字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0.8%。根据该行数据,这一差距将在2021年、2022年分别扩大至国民收入的3.1%和3.8%。此外,土耳其的通货膨胀率将在2019年底达到16.5%,预计明年降至11%。

不过对于此次美国的制裁,余国庆则分析称,特朗普宣布制裁的当天就已经给土耳其经济指标带来了压力,短期来看美国制裁阴影肯定会影响土耳其的经济稳定,但长期来看,土耳其经济抵抗制裁的能力还是相对较强的,不至于出现崩盘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