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京东公开PK“二选一”,谁代表商家利益?

近日,京东诉天猫“二选一”有了新进展。

2015年,京东将天猫诉至法院,称其借商户“二选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天猫方面主张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这个案件一度陷入法院管辖权之争。2017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审驳回天猫法院管辖权异议,天猫不服提出上诉。2019年10月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有管辖权。

借此,阿里、京东高通PK了一次“二选一”的观点。

首先发力的是阿里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腿好总被蚊子咬, 二选一本来就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也是良币驱逐劣币。平台为组织大促活动必须投入大量资源和成本,也就有充分的理由要求商家品牌在货品、价格等方面具有对等力度,以充分保障消费者利益。

京东副总裁宋旸在朋友圈发文表示,二选一受伤最深的根本不是京东,是那些没日没夜为生活奔波忙碌的商家,平台资源稀缺更应该鼓励商家多渠道、多平台发展,多销售一点是一点,而不是用各种手段威胁打压,涸泽而渔的结果是让天下的生意越来越难。

四年前“双11”的一个官司,到现在还没有开庭,但双方的竞争一直在持续,嘴仗也没有断过,“二选一”也一直是话题。

把“二选一”放大,“N选一”对不对,这问题好像更容易解决。比如,你建一个小米手机专卖店,厂家给予倾斜的政策,你店中就不应该有其他厂家的手机。这实际也是一个“N选一”的过程,你是做小米手机的专卖店,还是华为手机的,或者你做一个手机卖场(如苏宁、京东)谁家的手机都卖。你只能有一种选择,什么好处都想占,那并不现实。

不过,“N选一”也是可能构成垄断的,但判定的依据不是“N选一”本身,而是此行为是否构成了不当得利,或侵害了竞争对手的利益。尤其是对于已经处于垄断地位的公司或服务,如阿里巴巴的网购、腾讯的微信、百度的搜索、中国移动的移动通信,如果利用优势地位禁止合作伙伴与对手合作,那就违法了。

多平台发展,并不一定对商家有利,首先商家需要同时维护多个平台,这本身也会增加成本,其次由于多平台分流,可能导致每个平台销量都较小,因此得不到平台的倾斜政策支持。

也就是说,“二选一”、“N选一”这样的独家合作模式本身有存在的合理性,重要的是“二选一”背后,是否有基于垄断地位不当得利的明确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