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包“独立女性”的袁泉,却拒绝这个人设

号脉影像经络,洞悉文娱风潮

徐峥执导的电影《囧妈》早在今年年初开机之时就定档2020年春节档。影片讲述老板徐伊万缠身于家庭危机和商业纠纷中,阴错阳差与妈妈坐上开往俄罗斯的火车的故事。

尽管早就抢占春节档,除了故事发生在俄罗斯这个地理元素之外,徐峥的这部《囧妈》一直相当神秘。近日,刚在国庆档电影《中国机长》中大放异彩的袁泉,被公布为《囧妈》的女一号。

在官方发布的海报中,袁泉留着短发、手捧咖啡、穿着西装,一派职业女性模样。有人评价,这是属于袁泉的“招牌干练”,而她也是徐峥电影中甚少出现的“率性女性”形象。

在这个习惯贴标签的时代,大众已经把干练、知性、独立等词汇与袁泉划等号,而这些特质恰恰是当下观众最期待的荧屏女性形象。

混迹娱乐圈,拥有一个十分讨喜的人设是许多艺人期望的事情,但袁泉在接受采访时却说,“所谓的标签都是角色光环赋予的,我并不想有人设。”

袁泉干练的形象之所以深入人心和2017年播出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密不可分。

在剧中她饰演的唐晶,是一名投行经理,业务能力出众,气质精致干练,对闺蜜真诚义气,对爱情拿得起放得下,因而深受观众喜爱。袁泉在剧中“走路带风”的动图,至今还被拿出来当做演员扮演职场精英的范本。

到了2018年,袁泉其实还饰演过一个类似角色——电视剧《风再起时》里的何晓莺。这依然是个独立、有主见、在职场大显身手的女性角色,官方物料赫然写着“新时代独立女性”。

在《中国机长》中,袁泉饰演的乘务长毕男,沉着冷静,气场强大,令人过目不忘。在不少人看来,袁泉饰演的角色是全片最出彩的人物。甚至有观众评价,“是袁泉拯救了中规中矩的《中国机长》。”

在《我的前半生》之前,袁泉是娱乐圈低调的存在,鲜少在影视剧中出演主角,惊鸿一瞥的配角她倒是演了不少。该剧大火后,袁泉打开了一些资源缺口,气场强大的独立女性也成为袁泉一段时期内的荧屏形象。

即使这样,对于角色带来的“人设”,袁泉依然表示抗拒。她强调在《我的前半生》之前,没人说“高级”是她的标签,而她生活中也不是“有范儿”的那类女性。但就是这种毫不掩饰的拒绝,恰恰反映出袁泉与她的荧屏形象之间某种微妙的契合。

话剧导演田沁鑫曾评价道:“袁泉的力量,来自于内在的主见。”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袁泉的事业重心在话剧表演。她主演了包括《暗恋桃花源》《简·爱》《琥珀》《活着》《青蛇》在内的几百场话剧,《简·爱》还让她荣获了中国戏剧表演界的最高奖项——梅花奖。

袁泉曾在专栏《关于我的几件琐事》中透露,自己无比享受舞台上的感觉。她也曾说过,这么多年只要有挣钱的事和话剧产生冲突,她首选话剧。

袁泉也一直保护着自己的生活不被曝光。曾经有亲子综艺邀请夏雨父女参加,被袁泉拒绝,她表示“女儿和父亲的关系很好,不需要上综艺培养。”

袁泉是一个习惯独立思考、有内在坚持的人。她能敏锐地察觉到,演员被贴标签这件事是一种“游戏规则”。要去适应,同时也要排除干扰把自己的戏演好。

这么多年,在影视剧领域她也并不是高产的演员。她执拗地把时间投注于话剧舞台,做自己认为有价值和享受的事。

这么多年,袁泉给人留下的印象经常是电影中的某个“小角色”。《后会无期》中,她带着复杂而深刻的感情说出那句“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的台词时,也成为全片最有记忆点的一幕。

在周润发主演的电影《大上海》中,袁泉饰演的叶知秋,一个回眸,双眼噙泪、风华绝代,短短几秒钟的表演道尽人事哀愁。

在《罗曼蒂克消亡史》中,袁泉演的吴小姐,凌厉、优雅、清醒。

当“中年危机”成为娱乐圈的热门话题时,很多媒体都用此追问过袁泉。她的回答是,“当一个人准备拿演员做终身职业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在不同的阶段会遇到不同的角色,不管是主角还是客串,你选择这个角色是因为有共鸣,能够把角色准确、贴合地演绎出来就足够了。”

这种内在的坚持恰恰成就了她的“强”。余华曾这样评价袁泉在话剧版《活着》中的表演,“即使柔弱地站在那里,也比别人强大。”而这种强,正是她所塑造的诸多独立女性形象身上,不可或缺的内核。

用简单的“气场强大的独立女性”来形容袁泉所饰演过的角色,其实是片面的。一个成功的角色,应是因丰富而动人。

《中国机长》的一条热门评论曾形容袁泉,“她的眼里有种柔韧、硬净、清定的光。”

人设对于艺人和作品来说,是很好的宣传手段,但对于表演和艺术形象的塑造来说,未免太过肤浅。袁泉也并未将毕男和唐晶演绎成一个样子。

对于娱乐圈和表演事业这两者的区别,袁泉很清醒。而这种清醒,在这个浮躁的行业中,十分难得。

【文/薛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