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时节访华山 作者/史国君演播/淡然

“秋染华山”主题作品选粹

【总第275期】

传承北镇文明 弘扬医闾文化 打造地域精品

特约顾问

李清湖(北镇市平安协会会长)

王桂兰(北镇市平安协会副会长)

邵萍(北镇市平安协会副会长)

深秋时节访华山

作者/史国君

演播/淡然

﹏﹏﹏﹏﹏﹏﹏﹏﹏﹏﹏﹏﹏﹏﹏﹏﹏﹏﹏﹏

作者简介

史国君,男,1946年7月15日生,汉族,大学学历,中共党员,中学高级教师,锦州市先进教育工作者。1985年12月31日在吉林文学院结业。现为北镇市作家协会会员。

曾任中学语文教研组长、教务主任,多年担任初三语文教学工作,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编纂过《北宁学校史略》。

喜欢写作,散文《琴棋书画怡情悦性》发表在《中国教育报》上,收入《教师生活》。《峨眉行》、《回望长江》、《母亲河的呼唤》和《秦砖汉瓦大唐风》编入《大文学时代·2016卷》。出版了散文集《大山的呼唤》、《岁月流波》。。

住址:辽宁省锦州市沟帮子经济开发区清水湾B区4#3-401室;电话:13029334218

山山秋色,树树秋声。萧辰时节,我访问了华山。

看到我来,华山娇羞地藏了起来。漫天漫地的大雾像是一张网,把她遮盖得严严实实。在熹微的晨光中,车子好像漂浮在大海上的乌篷船,或行或泊,行如蜗牛,泊则娴雅。打开车窗,那带有山乡特有的馨甜味道随着一缕浓雾挤进车里来,让人爽目提神。车外,一缕缕白白柔柔的雾岚,似云非云,似纱非纱,紧贴着地面袅袅升起,缓缓地飘浮弥漫;倏然间,又渐渐地聚合成一道道乳白色曼妙的雾帘纱幕,虚虚实实,飘忽不定,铺挂在岩壁,腾挪在树梢上。

“小立船仓揭起篷,日升雾开迎西风。望它鸿雁一双去,过了峰峦千万重。”雾岚慢慢消散,该是揭开华山神秘面纱的时候了。

车子在天仙湖岸边稳稳停住,站在路边,隔着天仙湖向西望去,有一座孤绝耸立的山峰,很像是刺向天穹的利剑,在熟悉农耕生活的人们看来,更像是在田间劳作时使用的犁铧,故称其为铧子山。社会在不断发展,这里的人民摆脱了落后的农耕文化,淘汰了黄牛铁铧的耕作方式,渐渐地走向繁荣华焕的小康社会,“铧子山”逐渐演变为“华山”。神奇雄浑的华山,它是华山人的脊梁,是华山儿女的精神寄托,也是勤劳富庶的象征。

华山村是一个极具历史文化底蕴的古老村落,青山眉黛,绿水环合。

有人说,一个村庄有一把钥匙,只有这把钥匙才能打开村庄的金锁。那悠长弯曲的古巷就是那把钥匙,轻轻地推开厚重的时光之门,一股历史的幽韵便向我徐徐袭来。

华山村里的人家,多数集中在华山脚下沿河两岸的古村落里,萧萧古巷,芜没荆扉。

徜徉在历史久远的古巷,仿佛置身于光怪陆离的石头世界。古巷里,房子是用鹅卵石砌成的,围墙是用鹅卵石垒成的。石墙,它裸露的肌理是最自然的装饰,外墙上布满了藤蔓,是非常绿色的建筑。

古巷有多深,围墙就有多长。围墙是保家护业的象征,使每个家庭都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任凭风雨飘摇,守着一方净土,护着古巷安宁。月上西墙,风过树影,把墙内外的万紫千红,都写在了围墙上。

我生性喜爱典雅与凝重,喜爱古朴与精深。古巷里的老房子有梦,时至今日才苏醒。走进白发老妪徐桂琴家,好像走进了一座民俗风貌舘,我惊呆了。

老房子木制暗红的门,纹理清晰,因岁月久远慢慢剥蚀的皮层,摸上去有微刺的质感。跨过门槛,就是一个老式院落。台阶上零星地长出几株野草,几束野花,几只棕黄色的母鸡,咯咯地刨土觅食。一条慵懒的黑狗,躺在台阶稻草堆里不理人进人出。

这是一明两暗的砖瓦房,房檐下排满了燕窝,辣椒挂子,蘑菇串子,几筐山菜。靠西头的屋檐下,还横挂着一副犁杖,两副荆条编的驴驮子,整个屋檐透露着山乡农家的生活气息。精工细雕的套环窗户糊着毛头纸,窗棱上的油漆虽经日晒雨淋,还是那样鲜灵,那样古朴。

走进堂屋,红漆木的八仙桌摆在地中央,一边一把太师椅,八仙桌上摆着茶杯,斟满了绿茶,果盒里摆着时鲜梨果,足见主人热情好客。

在炕稍,一把手摇纺车吸引了我。手摇纺车据推测大约出现在战国时期,纺车一般是锭子在左,绳轮和手柄在右,中间用绳弦传动。同去的王丽光还坐在炕上摇动纺车纺起线来,只不过线条一嘎达粗,一嘎达细,咋也没有房主徐桂琴纺的匀净精美。

在过梁底下,是一个古式炕琴柜,这是民国时期的产物,现在看来也算是古董了。炕琴柜分上下两部分。上部存放衣物,中间有两扇门。下部为四个抽屉,盛放针线,剪锥等物件。炕琴柜上面齐丫丫地折叠了十来双麻花被褥,很是讲究。要说最讲究的,还是中间的两扇门了。门芯左扇是满洲国时期的瓷砖“麒麟送子图”,右扇是宝石蓝底过桥狮子,甚为大气考究,。

靠北墙,是一溜的箱箱柜柜,柜面上摆着一对帽筒,帽筒里插着两把鸡毛掸子,主人就是用它拂尽箱柜桌椅的灰尘,显得极为洁净。

北墙上挂着一副柜戳,左联是“锦堂喜见双星朗”,右联是“绣幕欢开百子图”,横条是“耕读传家”。顶梁柱上贴的春条是“春山春水放春牛,春花开在春园里,春鸟落在春树头”。看来徐桂琴在过来的岁月里还是挺注意家庭文化的。

我发现,老房子的窗户、门梁、屏门等大都是用中国传统的木石雕刻工艺装饰,虽经岁月风霜的剥蚀,仍然完好如初。木雕石刻中镂刻着许多民间故事,笔画简练,线条清晰。如牌坊上的舜耕历山,大梁上的双凤朝阳,屏门上的四郎探母,窗户上的喜鹊梅花,栩栩如生,显示出一种浓浓的文化氛围。不知不觉中,我感觉到历史似乎离我们更远了,但似乎离我们更近了,当我离开老屋的时候,我的耳畔突然又有了一种源远流长的田园文化在呼唤……

正午的阳光洒在布满沧桑的屋脊上,在小巷的折角处,隐藏着一口古井,环状的井圈是用整块巨石雕凿而成的,石质的井沿边缘已被磨蚀得呈不规则的锯齿状,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绳索印迹,记录着悠悠岁月里多少代人使用的物证。河卵石垒成的井壁,井壁里的青苔和花草见缝就长,没有人为修饰的痕迹。往日的井台,是村庄最温情、最具人情味的地方。挑水的人们在井台相遇,就要停下来,说些家长里短,说庄稼收成。年轻后生遇到老年人,就帮助把水提上来。后生走远了,走了几十年那么远,仍感到背上落满了老人感激的目光。

村庄里,人们的眼神是这口井给的,清亮里漾着善意;人们的口音,是这井水给的,亲昵中带着关心;连脾气和心性也是这井水给的,胸襟能容纳天光地气。从村庄里进出的人,血脉里都循环着一股清泉水,浇灌着深深浅浅的日子。啊,这井水,浑身上下都是历史,这清清井水,在华山人的血脉里汩汩地流淌着。

走出古巷,我徜徉在天仙湖畔。天仙湖水就像一面明镜,水天一色,湖光潋滟。它如一块无瑕的翡翠,亮亮的,阳光一照,满湖碎金。湖面氤氲弥漫的湿度紧紧粘在浅滩的水草上,水草在逼仄的湾沟里任凭湖水摇动,在铅色沉重的云朵上,阳光兀自穿越了天空悠长的曲谱,把光一点点揉进湖水。倏忽间,对岸传来浣溪姑娘的歌声:“绿泉溅石银屏湿,黄鸟逢人玉笛休。天借烟霞装岛屿,春铺锦绣作汀州。”湖借歌声起波澜,人借湖水兴致高啊!

一个村庄,一个故事,一幅田园风景,一方村落文化。山水之韵,造就了山水之魂。走进华山古村落,时常会有一种穿梭在漫长时光遂道里的感觉,好似抿了几口杜康一样,醉意朦胧地迷恋着华山。临别时,我看见巍巍的华山倒映在天仙湖里,“华山真美呀!”站在湖边的年轻书记刘建国说:“华山是刚醒来的秋娘,我们华山人要用勤劳的双手,把她打扮得更加漂亮芬芳。”“好啊,明年秋日,我再拜秋娘。

淡然:爱好文学,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用声音传递情感。

共同学习 共同提高

【顾问简介】

汪毓铎,男,1960年8月生,1979年7月毕业于北镇高中。北京信息科技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教授,硕导。九三社员。大连理工大学通信与电子系统专业硕士毕业,主要从事通信与信息系统方面的教科研工作,任职以来,发表SCI、EI、中文核心期刊及国际会议等学术论文近30篇,教育教学改革论文10余篇,编写出版教材5部,主持完成或参加各类科研项目20余项。拥有专利两项。

刘兴龙,男,满族,1960年11月生,大学学历,文学学士学位,现任市委宣传部学习室主任。从事宣传工作近30年,爱好文学创作,许多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作品在锦州日报、关外文学、满族文学、中国妇女报等媒体发表。《中国船》、《亲情》等作品荣获锦州市国庆征文一等奖,全国青春文学征文、屈原杯征文优秀奖。现为北镇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锦州市作家协会会员。